第十二章 吕家的不传之秘

日子过得熙熙攘攘的,总有人登门,彭蠡先生三两天就过来一趟检查一下云峥的课业,听说云二拜在苏洵的门下也大为满意,总说自己没有时间,如果时间足够,会亲自教导云二,不让良才美玉蒙尘。

当苏轼,苏辙,以及苏景先过来的时候,老先生在考校云二的时候,随意的考校了苏轼苏辙几句之后大惊!派家里的老仆火速回家,拿来了一个密封的信封,从已经泛黄的外皮上就能得知这东西不一般。

“以前老夫和吕家老翁吕坦夫曾经制作过一套试题,里面的内容包括了君子德,小人智,山川颂,以及礼乐歌,就是为了测评一下吕家小儿的智慧。晦叔得乙,已是难得,却不知这三子能否进入甲评。”

云峥非常的好奇,想要观看一下,被彭蠡先生斥责道:“此乃吕家不传之秘,老夫观之已是过份,如何能被你知晓人家的绝密?”

骂完云峥又对三个孩子说:“你们今日只许答题,题目的内容不得外泄,可曾明白?”三个小的连连点头,彭蠡先生将云峥和苏景先撵出书房之后,就开始考校三个孩子。还把门窗关的紧紧地。

云峥对苏景先说:“你今年已经十四岁了,不适用这套题,等到日后我也弄出一套题目出来,你也跟着作一下,算不得难事。所谓的考校智力,无非就是用大量的题海湮没考生,在单位时间里看他们能够答上多少。以及他们回答的哪一类题目准确率最高,来判断这个孩子最擅长的学问,从而做到有针对性的教育,说起来啊,这样的成材率确实比较高,不过也有很大的失误,比如云二的智慧彭蠡先生是测不出来的。”

苏景先听了云峥的话,一扫刚才的羞愧,奇怪的问云大:“为何?难道小钺的智慧异于常人不成?”

“不是这样的,主要是云二的学识比较杂。眼界比较宽。这一点小轼,小辙拍马都赶不上,所以这场考试,是测不出云二的真实水平的。”

夏日的成都府闷热的如同蒸笼一般。而彭蠡先生还把门窗紧闭。书房里这个时候一定闷热不堪。一个老头子,三个小孩子不知道能不能熬得住。

云峥将丫鬟喊过来,让她给书房里送去一些酸梅汤。就拿水井里面冰镇的那些,至于陆轻盈和蓝蓝,腊肉回来想喝,现在再去放下去几罐子还是来的及的。

云峥找了一块阴凉的地方,把躺椅拖过来,躺在上面,摇着蒲扇慢慢的等候考试结果,苏景先不太喜欢和云峥说话,也躺在花园的矮墙上,只是目光一直盯着大门看,他之所以忍着委屈到云家来,就是为了想多看看蓝蓝。

少年人总是有烦恼的,云峥深切的知道这一点,不管是**,还是爱情,都是他们极度向往的,而大宋从不缺少那些描写美丽情爱的画本书,云峥早就发现苏景先最喜欢的就是山野怪谈,和描述男女之情的坊间小册子。比如香艳的《绿珠坠楼》,描述自由恋爱的《红拂夜奔》就在浣花溪的书坊,就有《名妓薛涛传》,里面充斥着大量的性描写,几乎和《天地阴阳交征大悲赋》专门教导青年男女房事的功能一样,至于,那些淫秽的《房中术》更是多如牛毛,凡是大户人家嫁女儿,在女儿的首饰匣子里都会放一本春宫图,陆轻盈的嫁妆里就有,到现在,陆轻盈背着云峥都会偷偷的观看,只要被云峥抓住,就会羞臊的无地自容。

除了这些,还有好多描写山精鬼怪的笔记式小说,开山的代表作就是《柳毅传》,不过文人大多猥琐,总要把自己的幻想描写的美轮美奂,于是,故事的**就不可避免。云峥在成都坊市上见过,有人和龙相爱的,有人和狐狸相爱的,至于人和田螺怎么相爱,云峥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悄悄地问过陆轻盈,被人家唾骂为下流!

苏景先就是装了一肚子这些东西,他有时候也会自己写一些故事,云峥偷偷的看过,写的不太好,但是少年人的冲动倒是被表现了一个十足十。

现在这家伙躺在矮墙上,眼色迷离,面红耳赤的,不用说再一次陷进自己的幻想中不可自拔,也不知这一次他幻想的是狐狸还是田螺?

日头偏西,陆轻盈她们还在作坊里忙碌,现在的云家很奇怪,男人躲在家里睡大觉,出门办事,养家糊口的全是女人的工作,蓝蓝混在云家的女人堆里忙碌的很是开心,也不知道陆轻盈会不会给蓝蓝工钱,但是已经托花娘给蓝蓝找一个贴身的侍女,这个侍女可是要更随蓝蓝一生的,所以她们非常的挑剔。

书房里的三个孩子猛地冲了出来,在彭蠡先生的监视下,匆匆的进了茅厕,稀里哗啦的尿完之后又满头大汗的走进屋子,而彭蠡先生脱得也只剩下中单,手里的蒲扇摇晃的非常勤快。

考试在继续,这已经过了快两个时辰了,也不知道那里面还有多少难题,让三个孩子如临大敌。苏景先睡的香甜,梦作的也和美,口水流的老长,没必要打扰这孩子最美妙的时光,听到外面有贩卖瓜果的声音,就推开后门,准备去看看。

看到卖果子的,云峥就叹了口气,就算是来打探的,你也装的像一点啊,谁家一头驴车上就装着成都府能见到的所有水果?

莴苣笋、甜瓜,白桃、南京金桃、水鹅梨、金杏、小瑶李子、红菱沙角儿、药木瓜、水木瓜、熟林檎等。南方来的有荔枝、龙眼、花瓜、芭蕉干,花瓜指的是柑橘类的香橼,味道不太好。

陆轻盈家里的桃子现在还是绿的,没办法吃,但是这家伙能有办法弄来这么多的水果,本事绝对不小。

“卖瓜的,你把所有的瓜果都留下吧,去前面问管事的去要钱。”云峥打算把他的水果全部买完,就不信他还能有什么借口留在云家门前不走。

寒林都已经放弃查访孟昶后人的打算了,他们还自己找上门来,总是围着云家在转悠,寒林早就尾随着他们弄清楚了九曲溪的地形,如果不来什么都好好地,这就是不相信人的下场,云峥对那个老翁过于谨慎的做法,很不满。

自己可没有告诉寒林九曲溪在那里,是你自己的家人不小心暴露了行踪,这就怨不得云家了,自己做的事情,那就由你自己去承担。

卖瓜的还有些不情愿,见了鬼了,有人不讲价一口气把你的果子全部买完,你竟然会不同意?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与世隔绝的久了,变成了傻子。

在云峥诡异的目光下,那个卖果子的这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连忙点头哈腰的将果子全部弄进云家,眼看着这家伙拿着钱在云家东瞅西瞅的,云峥叹了口气对他说:“你回去告诉孟老头,让他放心,云家没打算把他的藏身地告诉别人,倒是你这两天已经把外人引进九曲溪了,好在那个家伙被我劝住了,不想杀你们了,所以你们是安全的,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好,没必要这样谨小慎微,反正你们迟早会被发现的。”

卖果子的家伙眼睛的绿光才升起来,云峥就后退两步道:“别想着杀人灭口,你也杀不了,现在就有四把猎弓正对着你,你回去告诉孟老头,就说云家主人说了,拿混了**药的姜汤待客,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告诉孟老头,有空到云家做客,我不会在茶里放药粉的,叫他放心。”

卖果子的小心的往前走了一步,他不相信云家会有弓弩,一只黑羽箭,夺的一声就钉在他的脚下,卖果子的头上的汗水瀑布一样的往下淌,但是嘴合的很严实,一言不发。

苍耳从树背后走了出来,连踢带踹的把这个卖果子的踹出家门,咣当一声,就合上了大门,这样的家伙留在云家,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云大,刚才这家伙确实是动了杀心了,不如我赶上前去,把他结果掉算了。”云铮无奈的看着苍耳,这个昔日淳朴的山里人,和自己不过是在红尘里打了一个滚,就变成了杀人如麻的恶棍,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耳叔,您就行行好,咱家现在不杀人,老族长的来信里说得清楚,要您好好地在云家待着,不要闯祸,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就捞一把,没有这样的机会,就权当这次出来是来长见识的。老人家不允许婶婶他们过来,说我们的根都在豆沙寨,将来死了都要埋回去。”

苍耳吧嗒两下嘴说:“闲的无聊,八十几亩桑田,十六个人照看,能有多少活计给我们干,你还月月给钱,大家总觉得臊得慌。”

云峥摆摆手说:“咱们是一家人,那可不是工钱,是例份,拿着钱就攒着点,多了以后就让梁家帮着捎回去,现在你们不太去窑子里瞎胡混了。”

苍耳瞅着云峥背后的果子,上前拎起俩筐边走边说:“没意思,不值!”(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