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杀心

“那个老道在飞!”

“胡说,他在跳,踩着树跳上房顶的!”

“他是我见过跳的最高的人!”

“不是,他跳的不算高,但是动作很快,一丈高的房顶他跳三次才能攀着房顶上到顶上。”

苏轼说一句,云二就反驳一句。

云峥不理睬两个小人,叫过仆役让他去苏家禀报一声,就说苏轼被云峥留下来考校学问,蓝蓝却被夫人留下来一起商量缫丝作坊的事情,今晚就不会去了。

陆轻盈明白丈夫的意思,苏轼和他一样都喝了那里的姜汤,如果有事就在今晚,如果今晚没事,到了明天早上,自然会真相大白。

“夫君,您觉得会有危险?”陆轻盈担忧的问云峥。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和小轼现在就要催吐,你给我们找些皂角水来,必须尽快将胃里的东西吐掉才好。”

陆轻盈连忙吩咐下去,不一会桌子上就放了两大碗皂角水,苏轼绿着脸眼看着云峥一口喝干了皂角水,自己也只好跟着往下喝。

苏轼只喝了一半,胃里面顿时就开始翻江倒海,一张嘴都是泡泡,趴着花园的矮墙上和云峥一起狂吐了起来,直到呕干净胃里所有的东西之后,才算是好受一点,很快的,又有两碗皂角水端了上来,脸色煞白的云峥,继续往下喝,苏轼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说笑的时候,也端着皂角水接着喝,这一回吐得更加的猛烈,肥皂泡泡从鼻子里,嘴巴里,往外冒,苏轼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睛也快要冒泡泡了,这一回呕吐出来的水变成了纯粹的皂角水。

一连喝了三遍之后,又呕吐了三遍之后,云峥和苏轼就脸色蜡黄的躺在软榻上,周边为了一大群人,看着他们两个无力的抽搐着从嘴里吐出好多的泡泡。

这一夜,不论是苏轼,还是云峥不管吃什么都会吐,喝粥都能喝出一股子皂角水的味道来。

“少爷,您和小轼的呕吐物里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用银针试过,没有变黑,把呕吐物强行喂给狗,也没有发现不妥,看样子您喝的姜汤没有什么大问题。”

听了老廖的汇报,云峥艰难的点了一下头,就担忧的看着小脸苍白的就像一张白纸的苏轼,这孩子今天遭的罪很大。没想到苏轼却在笑,无力的拍着双手道:“太精彩了。铮哥哥,这是我从小到大过的最诡异的一天,也是最过瘾的一天,我们明天去吧那个稻香源找出来可好?”

云峥勉强笑了一下说:“小轼,你试着想想他们的破绽,没有人能把一件事情做的滴水不漏的,所以,只要做事,就会露出马脚,你试着找找,给你一点提示,比如时间。”

苏轼无力的摇摇头道:“我现在肚子里烧的难受,什么都不愿意想。”

云二接口道:“我忽然发现,我们有办法找到他们,太阳虽然被云层遮住了,但是不能说他就不存在,时间是关键,只要我们算准时间,就能确定一个大概的位置,这里是成都府,他们没有办法躲藏很久的……”

陆轻盈也笑着说:”其实只要在地图上把那片地方按照你们走的路程粉成若干个小格子,然后一个个的去找,这虽然是个笨办法,但是一定会找到的。”

这样的讨论进行了不大工夫,备受折腾的云峥和苏轼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云峥被生生的饿醒过来,走到前厅就看见苏轼早就趴在桌子上狼吞虎咽的吃东西,一整个油条,在他的牙齿飞快的动作中很快就消失了,云峥走到桌子边上,苏轼朝他嘿嘿笑了一下,又开始大口的喝着米粥。

就在云峥吃掉四根油条,正打算朝第五根油条进攻的时候,精疲力竭的寒林道士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在猴子的边上,从桌子上拿了一根油条,咬了一口,就端起不知道是谁的米粥狂喝起来。

“你徒弟哪里去了,他年纪幼小你不要过于折磨他了。”云峥好整以暇的对寒林说。

“清风回老鸦观去了,我让他去吧笑林喊过来,这一次的事情很麻烦,不是我一个人能解决的,笑林来了人手也不一定够,云大,帮我一把。”

寒林这一次说话的时候非常的郑重。”不帮,没办法帮你,孟昶已经死了,国家已经灭亡百年之久了,他老婆都被我们的太宗皇帝给勒死了,有什么样的仇恨你还放不下?这是在造孽,所以我不干,我劝你也别干,会被雷劈死的,你真的不担心世上有天罚?”

寒林惊骇的看着云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只过了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云峥居然能猜出自己目标的名字。

“别吃惊,其实很好猜的,成都府需要躲起来的家族不太多,有能力置办那么一块地的家族也不太多,看了那里规模我确定,只有几十年前被剿灭的悍匪李顺家族,但是看那片地方遍植木芙蓉,好些树苗至少超越了百年光阴,这样一来,李顺家族显然不可能,唯一合适的就是早就被灭族的孟昶家族了,这个并不难猜,毕竟他们家人很喜欢木芙蓉不是?你现在给我多透露一点你们老鸦观的信息,我很想知道你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笑林不说,还是你告诉我老鸦观这样一个名字。又说只有三个老道,你们的样子很像柴家的“孩儿军”啊。

你们当年誓死不降,太祖不是也没有对你们怎么样嘛,这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甚至该是你们祖辈的事情,怎么到现在你们还在征战不休啊,有这些内斗的功夫,幽云十六州都早被你们拿下来了,现在还干这样鬼鬼祟祟的事情,你就算是把孟昶的后代全部杀光那又如何?无非是大地上多了几座新坟,这都是在干什么啊。”

“孩儿军”的事情你是从何得知的?”寒林的汗水小溪一样的往下淌。

“史书啊,太祖当年黄袍加身的时候,对你们这些余孽都放了一马,你就不能对人家孟昶的后人也放一马?”云峥越说越清楚,从一个突破口一下子就扯开一个大洞,将所有人都赤裸裸的放在大太阳底下曝晒。

见寒林抓着桌子的手青筋乱蹦,陆轻盈立刻就抱着云二拖着苏轼快快的离开,把现场留给云峥和亡魂大冒的寒林。

“算了吧,不要想着动手,只要你一动手,老鸦观就算是彻底的毁了,你不觉的云家的饭食好吃的过分吗?

告诉你,其实不是你想吃,而是你肚子里的蛊虫想吃,所以不管我做什么饭菜你都会觉得非常可口,从你进入云家的第一天,吃了第一口包子,也就顺便把蛊虫吃了下去,然后那些蛊虫会钻进你的血脉里寄生,知道什么是寄生吗?就是在你的身体里慢慢的成熟,长大,当然,养料就是你的血肉,你没有发现云家其实干净的过分吗?其实我们都是在检查到底有没有蛊虫外泄而已。”

云峥慢条斯理的说着话,一边把第五根油条撕开,泡进豆浆里慢慢的吃。见寒林不动筷子,又把一个很油条放到他的盘子里说:“快吃吧,一会就凉了,刚才说的话都是骗你的,没有蛊虫,更没有什么控制人的办法。”

寒林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云峥说:“我听说过苗疆的旧事,也听说过黑巫术,百年不成器,一旦成器就是大恐怖!最近老鸦观里什么事都不对劲,笑林居然会喜欢上一个娼妇,清风也不愿意再回到老鸦观,你恐怕不知道,清风被我驱赶了两回才怏怏不乐的回老鸦观去了,你能告诉我是什么缘故吗?”

寒林的胆子不小,但是面对云峥他实在是对自己没有半点的信心,一个能把“五雷天心正法”当游戏的人,一个能干出堪比天罚的人,放眼当世,谁敢小觑半分豪?

南诏的人善于使用蛊术,这东西据说从蚩尤时代就出现了,和排教也有密不可分的纠结。排教的始祖是唐朝时的法师陈四龙,传说他祖籍湘阴,非僧非道,法术自成一家,赶尸一道诡秘无比,如果云峥来自这些地方,那就太恐怖了,所以不管云峥说什么,他都不会小看。

想到最后,寒林松开桌子,拿起油条开始吃早饭,不管将来要面对什么样的结果,现在吃饱饭还是非常重要的。”其实你如果想杀孟昶的后人,我不会去阻拦的,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你杀我,我杀你的,反正要死,死在谁的手里有什么关系,你不用告诉我杀人的理由,不管是谁,只要是杀人者,总有理由,我也杀了很多人,没资格对你们品头论足,不过我以后会尽量不杀人,杀人让我不快活,这双手还要搂抱娇妻,怀抱幼子,怎么能总是血淋淋的。”

云峥吃饱之后,擦擦嘴就把寒林一人留在餐桌上,准备去书房,开始教导苏轼如何从纷乱的线索中理出头绪,这是学习算学的一个新方法。(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