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灵乌赋

因为没茶,所以云峥与苏洵喝的就是酒,大清早的一大碗酒灌下去,肚子里就翻江倒海一般,好一阵子才平复下来,云峥笑得很开心,自己想给苏洵一个下马威,没想到老苏也是这么想的,谁家大清早的就拿出玉冻春来待客?这是最烈的一种酒,颜色碧绿也不知道埋在地下多少年,酒汁子粘稠的都能扯出丝线来,价值绝对不菲。

云峥放下酒碗擦擦嘴道:“先生这是答应收云钺为弟子了?”

苏洵点点头说:“确实如此,云家的算学让老夫无限向往,景先昨日拿回来的册子,老夫研读了一宿,能理解者只有三成,好些符号老夫闻所未闻,以前老夫还总是想找些艰险怪涩的难题来考校一下自己的心力,谁知道,昨日拿来的那本小册子竟然让老夫百爪挠心无从下手,只是一道放水,灌水题,就消耗了老夫三个时辰,使用了算筹这才解开,虽然解出来了,却让老夫汗颜无地,这是取巧啊。”

云峥又喝了一碗酒对苏洵说:“同样啊,先生的文章在下读了不止一遍,每读一次就会有新的领悟,与其说是您在贪慕云家的算学,不如说是云峥对您的学识垂涎不已,学问一道本就该博取所长,兼容并蓄才对,精通一家一室的学问算不得大家。”

苏洵大笑道:“难得你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见解,老夫认为学问一旦牵扯到道统,被冠上某家某人的名字就落了下乘。苏洵的学问,就是从苦读中得来的,世兄既然不嫌弃苏洵的学问鄙陋,云钺这个学生我就收下来,至于能不能学到东西,就看这孩子的造化了,老夫非常反感说某一个孩子是什么天纵之才,那样对孩子没有半点好处,世兄当要戒之。”

“这是自然,晚生今日这样说就是为了增加一点说话的力度。平日里我也没有这样说过。这孩子性格早熟,还希望能在先生座下受教,这是他的荣幸和造化。

先生您看是不是这样,平日里就由先生教授。这些孩子诗书礼仪。每三天空出一天来由晚生教导他们算学。算学一道晦涩难懂,尤其是我们这一脉的算学,想要学好。需要极高的悟性,最好从幼年时期就开始,所以苏轼,苏辙过来学习,景先虽然也是一个好孩子,但是他的年纪大了,从头开始学习算学,对他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怎么会这样,老夫也是从二十七岁才开始认真读书的,算学难道就特殊一些?”苏洵有些不满意云峥的说法。

云峥笑着说:“好办,您可以让景先过来听课,我会用心教的。”

苏洵狐疑的瞅瞅云峥,也不在说什么,自己就是通过苦学才成材的,没理由景先成不了才,这孩子性格坚毅沉稳,是苏轼和苏辙根本就不能比拟的,老天爷从来都不负苦心人,所以他下定了主意一定要景先尝试一下。

说完正事,苏洵忽然问云峥:“乘烟观惨事,世兄知否?”

云峥一时不明白他的想法,迷惑的点头说:“自然知道,此事的根苗其实还在我的身上,天罚降临的时候,我就在乘烟观,差点没命。”

“天罚赫赫否?”苏洵仿佛对这事非常的感兴趣,听到云峥自称是当事人,立刻追问。

“一击之下,大殿损毁,糜烂十丈,亡百口!”

苏洵抚掌大笑道:“果然天理昭昭,临来成都之时曾与友人论及乘烟观之事,不论如何测算发现都非人力所能及,曾公亮断言,人世间绝无此犀利之器,老夫虽然对鬼神敬而远之,也希望这一次是真正的天罚,世人愚昧,骄奢淫逸者众,大宋如今没有了建国之初的锋锐之气,处处歌舞升平,但愿大宋这样的惊雷能再多一些,至少还能警醒世人。”

云峥一听苏洵的话,后脊背的汗珠子就下来了,不敢想象自己背着炸弹满世界流窜的情形,勉强笑着接口说:“这种事有一两次已经是骇人听闻了,再多一些,官家恐怕就要去祭天,下罪己诏了吧,我们还是安稳的过日子为好。”

苏洵多半喝高了,斜着眼睛看了云峥一眼说:“少年人怎么就满身的暮气,吾辈生于天地间自当虎视鹰扬,万里纵横方不负大好的年华,何能如同鸡雀蜷伏于屋檐之下,得三两条肥虫就引吭高歌,如今大宋看起来歌舞升平,实际上已经是危如累卵。

外有契丹,发贼对我大宋虎视眈眈,内有痹症层出不穷,范公所言十事,择长官,厚农桑,修武备,均公田那一条不是切中痹症的良药,只可惜庆历新政,只有一年而已,若有十年之功,大宋必将焕然一新矣!”

云峥总算知道苏轼的大嘴巴的毛病从哪来的了,没有错,就是从他老子身上得来的遗传,很多时候管不住自己的一张嘴,这才把一辈子活得凄惨无比,这方面以后要对他加强一下教育。

云峥不过初见苏洵,居然能从他的嘴里得知他的政治主张,如果是车轱辘话当然无所谓,你这样旗帜鲜明的支持老范真的没有问题吗?

如今老范被贬官到了邓州,富弼已贬至青州,欧阳修贬去滁州,滕宗谅贬在岳州,尹洙则流窜筠州,这些改革的中坚力量都已经被人家夏竦利用一个小小的丫鬟就打的落花流水,忠臣其实是非常脆弱的,远没有奸臣活的自在,也没有人家有无数的手段可以利用,这个时候还怎么往他们身上贴?你不是官员,可以胡说八道,张方平有你这样的幕僚恐怕是他最大的不幸。

云峥不由自主的把身子往外挪一下,因为老苏现在喝一口酒就大骂一句章得象和贾昌朝,这两个是什么人?是出了名的小心眼的奸佞之徒,但是人家现在是宰相。

苏洵骂的极为痛快,云峥只好命下人送上笔墨,思考了一会就把梅尧臣写给范仲淹的《灵乌赋》中的一段话抄写下来放在桌子上,眼见苏洵躺在席子上依旧痛斥不绝,云峥的头就疼得厉害,年纪这么大了,怎么脾气反而越发的暴烈了?

云峥告辞回家,陆轻盈和云二已经和蓝蓝,苏家兄弟出门去游玩了,院子里静悄悄的,程夫人忧愁的目送云峥离开,匆匆的走到前厅,发现丈夫已经彻底醉倒了,安顿好丈夫之后,才拿起桌案上的那片纸仔细的诵读:“凤不时而鸣,乌哑哑兮招唾骂于时闾。乌兮,事将乖而献忠,人反谓尔多凶,胡不若凤之时鸣,人不怪兮不惊!乌兮,尔可,今语汝,庶或我听。结尔舌兮钤尔喙,尔饮舌兮尔自遂,同翱翔兮**子,勿噪啼兮勿睥睨,往来城头无尔累。”程夫人因为担心丈夫不免声音大了一些。就听丈夫在床帏间大呼小叫的说:“梅尧臣乃是无胆鼠辈,范公的《灵乌赋》才是雄文,彩凤不作鸦雀鸣,若是口不应心,文不应心,老夫宁愿去死。”说完之后就鼾声如雷。

程夫人将那张纸折了起来,塞进了袖筒,沉默良久之后,才提笔给云峥写了一封信,让仆人送到云家。

云峥回家的时候,陆轻盈他们也回来了,在后面和程夫人谈话的时候她就知道云二已经被苏洵收录了,至于自家丈夫和苏先生的交锋,陆轻盈是不管的,现在她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蓝蓝的身上,因为云二在说起蓝蓝的时候,样子非常的诡异。

这是什么缘故?难道夫君和蓝蓝有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不成,不过看到云二四处乱转的眼珠子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差点中计,所以也就默不作声,旁敲侧击的从蓝蓝那里知道实情之后,就当着苏家三兄弟的面,在云二的屁股上狠狠地抽了两巴掌作为惩罚。

云峥回来了,但是脸色却不大好,自己一心想要避开和范仲淹这些人见面,就是担心自己会被这些人强烈的人格魅力所感染,蠢了吧唧的掺合到他们的斗争里,要知道这样的斗争只要打上你是某一派的标签,这辈子想清洗那是在做梦。

“夫君莫非出师不利?”陆轻盈走过来问道。

“原本就不会有争论,何来胜负之说,只是我前面把事情想的有点简单,和苏家打上关系对咱家来说不一定是好事,今天才知道苏洵原来是一个性格非常激烈的人,而且倔强的可怕,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是他做事的方法,不讲究策略,只喜欢光明正大,大鸣大放,这样看不清形势的人很快就会招祸,到时候我们帮是不帮?我抄录了梅尧臣的《灵乌赋》给他,但愿能让他闭上嘴好好地教育子弟,准备参加科考才是。”

陆轻盈也懒洋洋的坐到云峥的身边说:“程夫人倒是一个有主见的人,不妨请程夫人和苏先生说说,蜀中现在也在清算庆历老臣,张方平接受蜀中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按理说张方平有自己的立场,苏先生无论如何也需要和张方平站在同一个立场上才是,怎么会像夫君说的有那么大的差别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