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女人的奋斗

苏老泉的老婆是眉山的巨富程文应的女儿,早年见丈夫只喜欢到处游逛,于是就把满腔的希望寄托在三个儿子的身上。

苏老泉从峨眉山游玩回家,发现妻子对家中的孩子管教的非常严格,就好奇的问了一句,知道答案后就羞愧的无地自容,于是发奋读书最终成为一代名家。

三字经里面,苏老泉,二十七,始奋发,说的就是苏轼的老爹苏洵,他写的《六国论》堪称一代名篇,“六国破灭,非兵不利,战不善,弊在赂秦”,开篇的这句话就点破了当年六国之所以被强秦灭国的原因,当然,苏老泉写的这篇文章其实是一篇时文,说的是大宋不断地给辽国和西夏岁币,就是在贿赂人家,大宋最后避免不了会丧师辱国。

云二有这样的一位老师,应该足够了吧?看不起老婆彪呼呼地傻样子,成都府能有什么人才,彭蠡先生是大家,不会教导幼童,鲁清源人家是官员,高攀不起,像苏洵这种半成品的大师才是最好的启蒙老师。

至少可以让云二从大处着眼,从小处着手,苏洵算不得聪慧,唯一可以称道的就算是勤勉,他又和大熊不同,懂得从学过的知识里提炼自己的学问,这就算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读书人了。

云二和苏轼交谈的很开心,一起坐在秋千架上拿着热包子猛吃,俩人的外形年龄差了一倍,却没有半点的隔阂,主要他们讨论的是如何用猪尿泡做出一个合适的皮球来。

“大哥,咱家杀猪吧!”云二拿着半个包子走到云峥面前央求道。

“不成吧,咱家的猪才养了三个月,腊肉不会同意的,等到年底再杀!”

“苏轼说猪肉是贱肉,很难吃,咱家做一顿猪肉让他尝尝,他还不相信咱家的包子馅是猪肉做的,非说猪肉不可能这么好吃。”

云峥看了一眼苏轼,发现这小子在偷笑,于是叹了口气说:“蓝蓝是吃过咱家做的猪肉的,一定告诉过苏轼,他是想吃咱家的猪肉,故意在激你,也罢,就让他得逞一次,想吃猪肉用不着杀咱家的猪,让老廖去集市上买上一大块回来做就是了,我估计蓝蓝马上就要到了,故人相逢总要招待一下。”

云二听了云大的话,直接走到苏轼面前说:“我大哥教我待人一定要真诚,别人第一次欺骗我是别人的不对,第二次被欺骗就是我的不对的,所以,以后你如果再敢欺骗我,后果自负。”

苏轼原本非常得意的表情一下子就没有了,恭敬的对云二作揖道:“这次是小兄我的不是,苏轼保证没有下一次了。”

云二面色古怪的说:“我这么说的目的不是要你道歉,而是在警告我自己,所以你下一次尽管来骗我,没关系的。”

“为什么?”苏轼被云二奇怪的理论弄得有些发愣!

“小轼,你还没有听明白吗,他是故意在找你的茬,你这一次小小的骗了他一次,他下一次就有借口狠狠地骗你一次,然后会告诉你两不相欠,云家兄弟就是这个样子的,以后小心些,莫要上了大当,还不自知!”

云二愠怒的转头向门口望去,只见蓝蓝俏生生的出现在大门口,头上虽然还戴着白花,但是整个人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和豆沙关那种伤心欲死的样子有了很大了不同。

云大慌忙披上短褂子,在女子面前光着上身总不是太好,被蓝蓝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看来家里门房的素质还有待提高。

“豆沙关一别,少有问候,蓝蓝一向可好?”云大起身向蓝蓝行礼。

蓝蓝蹲身还礼道:“蓝蓝陋安,世兄一向可好?”

“还不错,过几日打算去锦江书院就读,也算是得偿所愿,蓝蓝妹子精神焕发,与豆沙关大是不同,眉山之行,蓝蓝妹子必有所得,可喜可贺啊!”

苏轼眼看着两人非常有礼貌的一问一答,插嘴道:“蓝蓝姐姐,他已经成亲了!”

一句话将蓝蓝羞臊的满脸通红,刚刚还能和云大执礼想问,现在只想找个老鼠洞一头钻进去,只盼着云大莫要误会自己。

“哈哈哈,确实如此,拙荆出门去了,等一会就会回来,到时候再和你相见,你我故人重逢理当饮酒一殇,知道你是一个能喝酒的,等一会少饮了可不成!”

云大向来对女孩子心慈手软,见不得女子身陷窘境,连忙出言打圆场,苏轼和云二正是鸡嫌狗不爱的岁数,看得出来,苏景先似乎对蓝蓝有点别的想法,所以苏轼才会急急地出言帮自己的哥哥说话。

蓝蓝狠狠的瞪了苏轼一眼,就随着腊肉的引导去云家的客厅,苏景先就跟在后面,也有点尴尬,不过还是和云峥并肩进了客厅。

苏轼看着身边的云二说:“我刚才是不是说错了话?”

云二摇头道:“没有,我们是小孩子说什么话都没关系,没听过那句童言无忌的话吗?不过你想多了,我大哥要是想娶蓝蓝在豆沙县就能下手,不可能把她好好地留给你大哥,所以你放心,只要你大哥不算太差,总是有机会的。”

“我大哥非常好。”提起这事,苏轼立刻就有不同的意见。

“这是废话一句,自己大哥不好难道别人家的大哥好?你要是有本事把蓝蓝身上的衣衫剥光然后把她丢进你大哥的房间,她想不成为你嫂嫂都难!”

苏轼惊恐的看着云二说:“难道你已经这么干过?你大嫂……”

云二不以为然的说:“都是假正经,既然喜欢一个人那就用最干脆的法子得手就是了,非要唧唧歪歪的说一大堆的话,我大哥乃是人中豪杰,根本就用不着我帮忙,自己就能把我嫂子弄回家,还让我嫂子家里倒贴了很多的嫁妆。”

苏轼这才感到平和一点,要是云二真的这么干了,他就没有办法和云二做朋友了,老爹的家教里面从没有说过可以这样讨媳妇的。

就在他们俩个人在讨论如何在不用剥光女子衣衫的情形下给自己弄回一个嫂嫂的时候,蓝蓝和苏景先已经坐在云家的客厅里用茶,蓝蓝喝过云峥炒出来的茶叶,所以并不惊奇,苏景先头一回喝到这样的茶叶,大是惊奇,一连喝了两杯嘴里才有回甘,不由得点头称赞。

苏家也是富贵人家,对茶叶并不陌生,苏景先自从踏进云家就感到这家人和大宋的其他人家非常的不一样。

两个丫鬟坐在阴凉的地方正在闲扯也没有人去训斥,有一个仆役还把凉席扑在后花园的假山底下呼呼大睡也没有人去训斥。主人家脱掉了上衣躺在椅子上像泼皮多过像士子,这家人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啊,他非常的好奇。

蓝蓝见怪不怪,云家的丫鬟腊肉比别人家的大小姐都长气,她是见识过的,所以张口就问五沟和尚和笑林道长是否安好。

“五沟和尚骗了我大笔的钱财去修整寺庙,现在估计正躺在松树底下拍着肚皮唱歌纳凉,笑林道士喜欢上了一个女人,为情所困,跑的不见踪影,我从豆沙县走了以后,梁琪正在大展拳脚,估计豆沙县的财富洪水一样的正在往她家流淌,说实话,这些故人里面就数你混的最差,寄居在别人家,你就不能自己去做点事情吗?总是依靠长辈庇护这不是长久之计啊。”

苏景先的嘴巴张的老大,云家的下人怪异一些也就是了,怎么主人说话也是这么没有遮拦,不由得出声解释道:“苏家对蓝蓝从无亏欠!”

云峥笑着向苏景先拱拱手说:“我当然知道,尊翁大人是一位极为方正的长辈,令堂大人也是一位慈善的长辈,蓝蓝身遭罹难,去你家安身自然是极好的,哪里会有什么不公的待遇。

我说的是个人意志的成长,就因为令尊令堂对蓝蓝百般的垂爱,所以才会让蓝蓝丧失了进取的心思,时日一久,也就没了进取心。”

蓝蓝正色道:“苏伯伯对蓝蓝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这一点不用再谈,只是蓝蓝很好奇,一个女子也可以如你一般的大刀阔斧的征伐出自己的世界来么?”

云峥摇着扇子说:“有什么不可以的?远的不说,我们就说近的,梁琪你是了解的,她如今是豆沙县最大的商人,到了现在,估计豆沙县的县令都要看她的脸色活人。

还有一位奇女子名叫花娘,她出身与元山,虽然身陷贼巢却自强不息,不但在元山和盗匪周旋,还和吐蕃人大战一场,最后一把火烧了元山的储存物资的地方,让吐蕃雄鹰部落损兵折将之后空手而返,这一战为这个吐蕃大族埋下了身死族灭的种子,自己还能全身而退。

来到成都也就一年时间,现在成都府最大的青楼就属于她,这样的女子谁敢小看?反正我是不敢的,揪我耳朵我都只有忍着的份。”

蓝蓝被云峥的一番话说的神思驰往迷茫的问云峥:“我们女子还能这样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