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尘埃落定

新婚时期的男人和女人总是慵懒的,食髓知味的少年男女对房事这样的事情总是乐此不疲,只要有一点时间两个人就会腻在一起,直到有一天被彭蠡先生训斥之后,才有所收敛。

“少年人戒之在色!”不管是彭蠡先生和鲁清源都有这样的告诫,虽然云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色中饿鬼,但是只要想到陆轻盈美妙的身体,浑身就忍不住发烫。

作为主妇的陆轻盈是一个学过《女书》的,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里坐着马车回了娘家,她发现自己没有办法拒绝云峥的要求,只好釜底抽薪。

“云二,你最近很懒散啊,《风》《雅》《颂》背完了没有?现在就背一遍《卫风》给我听听。”云大看到云二整天牵着云三拖着看家蛇到处闲逛的不务正业,就有些恼火。

云二回头看一眼云大,鄙视的撇撇嘴,然后就跑了,这个时候的云大是标准的欲求不满,所以才会迁怒于人,用不着理会。

不光是云二躲着云大,就连老廖有事情都是匆匆的言简意赅的说完,听到了回音,也是立刻就离开,绝对不会在云大的房间里多停留片刻。

腊肉更是紧张,见到云大就往别处跑,似乎生怕云大糟蹋她。

“站住,跑什么跑,抱着胸口干什么?你有那东西吗?”

还以为腊肉会像以前一样低着头不言语,没想到腊肉把胸膛挺了起来,赌气地说:“当然有,我不是带鱼。”

云大瞟了一眼,笑了起来,带鱼的说法一定是云二告诉她的,指指旁边的椅子对腊肉说:“坐下,有事情和你商量,其实就是说说你的蚕,现在又到了吐丝的时候了吧?我听老廖说你今年养了很多的蚕?”

腊肉骄傲的伸出一只巴掌,五根指头岔的很开,这是腊肉的习惯,五根手指头代表的可不是五笸箩蚕,而是五间屋子那么多。

自从上一回死了一笸箩蚕之后,腊肉从不允许云大,云二靠近自己的蚕室,说他们兄弟俩是蚕宝宝的克星,比陆轻盈的命格还要可怕,为此她特意请了蚕婆婆在自家的蚕房里跳了大神才算是安了心。

家里既然有了这么多的蚕,那就不能像普通人家那样卖蚕丝,或者卖大茧,想要把利润最大化,必须要把蚕丝纺成丝线,这才是大户人家要干的事情。

“少爷,咱家的蚕丝多,卖给别人不划算,不如咱们自己家把蚕丝统统纺成线,然后卖给丝绸作坊,这样能多两成利。”只要和腊肉说起桑蚕,这个傻姑娘就会立刻变得精明起来,拥有无数的桑蚕,是腊肉这辈子最大的梦想。

“好啊,只要你喜欢就成,我估计,你现在只想着纺成线,以后就会想着开作坊,最后腊肉就会成为大名鼎鼎的丝绸商人,好啊,少爷支持你,喜欢就去做,不过你要先把这些大茧变成丝线才成。”

腊肉用力的点点头,想要习惯性的抱着少爷的胳膊撒一下娇,却觉得不妥,吐吐舌头就跑了出去。

云峥一个人在书房里看书,不知不觉的就到了下午,老廖来报说捕快断鸿求见,云峥想了一下才让老廖将断鸿请进家门。

断鸿还是那副很有礼貌的样子,不过今天是短打扮,没有穿衙役的衣服,满脸的尘土似乎刚刚从工地上回来。见了云峥,一连喝了三杯茶才放下杯子说:“乘烟观彻底的毁了,死的人就不说了,这件事我正在查,我总是不相信雷公打雷这回事,所以这件事必定是人祸而非天灾。

现在整个成都府都说你是福星而不是什么灾星,陆轻盈那样的命格对你都没有丝毫的影响,云峥,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云峥笑着给断鸿的茶杯子添满了水说:“你是亲眼看到天罚出现的,我自己也被雷公掀了一个大跟头差点没命,这些事情我知道的并不比你多。”

断鸿叹了一口气说:“知道你会这样回答,我还是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来问你,就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云峥,人在做,天在看,张吉死有余辜,但是别的道士却不一定是该死的,其中有几位乃是德高望重,修桥补路,为周边的乡民看病从不收一文钱的好人,现在他们不但死了,还需要背上一个恶人的名头,受大家唾骂,你真的忍心吗?”

云峥奇怪的看着断鸿说:“如果我跳出来说这件事是我干的,你觉得有谁会信?就算是大家相信了,把我拉过去五马分尸,这件事对我有什么好处?你傻了,还是我傻了?”

断鸿又喝了一杯茶说:“难道君子就不该坦荡荡吗?我查了很多的地方,很多条线索,最后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了你,我几乎可以肯定的说这件事情是你做的。

灵犀阁的打手头子是一个死人的弟弟名字叫做浩二,乘烟观修补门窗的活计是他用重金从牙行转包过来的,帮着干活的那些匠人没人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其中一个身形最高大的人,好像是你家的护卫头子。

如果是普通的凶杀案,我们就能立刻缉捕你,三木之下,不由得你不招,但是……”

云峥笑吟吟的看着断鸿说:“但是没人信是不是?你的捕头不相信你,你的上官也不相信你,其实你自己也是非常犹豫的是不是?毕竟天罚那样大的威势,不是人力能够演化出来的,所以你就想从我这里得到答案。

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你猜啊——”

断鸿苦笑一声道:“你是人尖子,所以你干出来的事情往往会出乎所有人预料,我就算是从你嘴里得到确实的答案,也不能把你怎么样,我知道我是一个卑微的捕快,现在的你就能轻易的置我于死地,只要过上几年,等你去了东京汴梁城扬名之后,我想要拜访你都不可能。”

“你也觉得我在东华门唱名没问题?”

“那座门就是给你准备的,别的我不知道,对你我还是很清楚的,你就算不能考出功名,但是一定有法子成为进士,我从不怀疑这一点。这次来就是告诉你,乘烟观的案子已经作为天罚上报刑部了,听说用不了多久,朝廷就会派出新的道官来到乘烟观,那些死去的人他们的冤仇注定无法昭雪。不要杀人了,大宋不喜欢凶手,收手吧,至少不要这么激烈。”

疲惫的断鸿在云家喝了五杯茶,然后就走了,走的很坦然,这是一个努力过后依然失败的人才有的一种坦然,虽然失败让人不舒服,但是对自己已经有了一个交代。

云峥发现大宋人不一定都是猥琐的,也确实有一些仁人志士的,比如五沟,比如笑林,亦或这个断鸿,他们都有自己非常明确的人生信条,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难道说大宋的脊梁居然是这些人不成?

“夫君啊,您的这片《节赋》写的是极好的,其中这两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堪称绝妙,但是您还用了包希仁的名句,仓充鼠雀喜,难道您打算学学”关节不到,有阎罗老包”不成?按妾身愚见,您的性子可做不了包希仁那样的官,您聪明绝顶,又喜爱享受,心智也不坚强,天性又懒散,断然做不到铁面无私的。”

云峥黑着脸说:“知道是愚见,还说出来,按照你说的,你夫君奸懒馋滑占遍了,这样的人不赶快装到猪笼沉塘还等什么?”

陆轻盈嘻嘻的一笑,把身子偎进云峥的怀里仰着头说:“奸懒馋滑的云峥才是我的夫君,清正廉明的云峥可做不了陆轻盈的夫君。”

“你倒好,跑回家整整三天,也不知道回来,如果我今天不接你回家,你是不是还不愿意回来?对了,后院里怎么那么多的妇人?那个板着我的脑袋当西瓜敲的女人是谁啊?”

说起这事,陆轻盈眼睛就笑的弯弯的,搂着云峥的脖子说:“都是三家的女眷,敲你脑袋的是我大娘,她的性子最是豪迈,告诉你,大娘可是去峨眉山练过武的,我大伯经常被大娘打伤,为这件事,老祖宗不止一次的训斥过大娘,现在性子好了很多。

妾身这次是最有面子的,您毁了乘烟观,那三家人个个都对您感恩戴德,所以妾身收到了好多的礼物。”

“又胡说,乘烟观是被雷公劈倒掉的,那些人也是雷公杀的,关你夫君什么事。老太爷不是也说是道士们胡作非为,遭了天谴吗?”

陆轻盈瞪大了眼睛拿额头撞了一下云峥的下巴生气的说:“您以为陆家人都是傻瓜?老祖宗从你走出乘烟观的那一刻起,就知道是你干的,所以才会当街趴在地上感谢神灵,要不然你以为能像现在这样悠闲自在?”

云峥呵呵一笑,把手从陆轻盈的衣服底下抽出来笑着说:“果然骗不过明眼人,昨天还有一个捕快上门请我以后莫要多造杀孽,他都能看得出来,估计彭蠡先生,鲁清源先生,甚至咱们的知府也都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只不过为了把大事化小这才做出这样的论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