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自作自受的困兽

陆轻盈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已经有两天了,向来疼爱自己的老祖宗这一次问都不问自己的意见就匆匆的为自己订下了婚事。

这让陆轻盈感受到了极大地羞辱,母亲就坐在自己地身边垂泪,却没有任何能力改变已经发生的任何事,只能小声的哀求陆轻盈接受现实,三个月之后嫁入云家。

没有人告诉她关于小原和小崽的事情,所以让陆轻盈觉得全世界的人都已经背叛了她,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深深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全家人的负担。

低着头默默地修饰着自己的嫁衣,这样也好,嫁过去就能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不管面对自己的是一个怎样的后果,都无所谓了,如果这一次云峥真的死了,自己也跟着死就是了,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既然自己要找死,也随他去了……

“女儿啊,你不要怨老祖宗,他也是没有法子,你自己也知道你的命格……”

“母亲,我知晓,只要有男人愿意要我,已经是我的福气了,女儿没事,我会好好地嫁过去,不会给家里添乱的。”

杨氏看着脸色冷漠的女儿叹了口气就出了闺房,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她很想去找夫君说一说,不要让轻盈出嫁,家里其实也不少女儿的那口吃的。

可是看到丈夫铁一般凝重的脸,却一句话都不敢说,自己没有生出儿子,生了一个女儿偏偏还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孩子,在家里实在是不敢多说一句话,只能坐在床头暗自垂泪。

“小姐,您真的要嫁给那个登徒子?”

小虫坐在地上帮着小姐托着嫁衣,嫁衣上的金线是小姐和自己废了好大的劲才绣上去的。现在小姐却把已经绣好的金线一点点的拆了下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难道说不嫁了?

“我是一个灾星,还是不要用金线。这样太招摇,素素的嫁过去,说不定就能瞒过老天爷,给云峥一个活命的机会,小虫,以后不要再说登徒子的话,三个月后你就要称他做姑爷了。莫要让他不喜欢你。”

陆轻盈用丝线在拆下金线的地方绣了一朵蓝色的花,就收起了嫁衣,开始整理自己的首饰,这些年老祖宗赏赐了自己很多的首饰,有一些价值不菲,这些都需要带上。如果云峥和自己出了意外,这些东西也能让云峥幼小的弟弟花用很长的时间……

云家的人都在等大少爷说出一个必须要娶陆轻盈的理由,不管大少爷信不信,现在他们将要成婚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成都城。

说什么的都有,大部分的人就是抱着一种残忍的看热闹的心情准备眼看着这位攀附豪门的小子死于意外,好赌的成都人甚至开出了盘口,赌云峥能活到几时。

“其实娶老婆这种事情我并不是很热衷。只是因为需要罢了,云家需要一个女主人,我也需要一个妻子来建立一个稳定的家。

其实对于我和云二来说,最紧迫的事情就是建立一个家,建立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人孤独的时间久了,就想要一个家,我一切的努力就是为了这个目标。

苍耳叔。从今天起我就不出门了,所有都说陆家小姐是个丧门星,其实丧门星另有其人,我很担心有人会在晚上的时候过来找我,所以,在咱们家的院子里您只要发现不是属于咱们家的人,你们就杀了他。尤其是道士。”

云峥笑着解释完,就拿起书本继续看,本来想着用最快的速度进入书院就读的,现在看起来并不合适。纳影潜行这种事情根本就没办法做,蜀中不是一个适合隐士存在的地方,这里的民风偏于彪悍,人们对于拳头的认知要比对道理的认知要深刻的多。

一个士子首先需要的就是诺大的名声,而学问都在其次,如果说唐人的精神面貌是昂扬的,那么宋人的面貌在很大程度上是猥琐的。

做强盗都能做的威震千里的时代,唯有大宋。

苍耳点点头就去准备了,他准备把云家变成一个狩猎场,

云二没有走,抱着云大的腿仰头看着他说:“我不想让你死,我们安静的过日子好不好?”

云峥笑着摸摸云二的脑袋,又把目光关注在了书本上。有些道理没有必要现在就讲给云二听,他不能解释自己心里的强烈的不安,只能把他换成另外一种形式发泄出来。

这一次和龙虎山的交锋,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可以绕开的,但是云峥想看看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神仙,如果有,无疑,龙虎山是最接近神仙的存在。

从那个时代来到大宋,那扇诡异的门到现在都不能让云峥释怀,怎么就推开了一扇门之后,自己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龙虎山乃是道家的祖庭,绝对不是一个能轻易招惹的存在。据说,张道陵和弟子王长一起修炼龙虎大丹,一年有红光照室,两年有青龙白虎来保护丹鼎,三年丹成,他也就成了真人。不久他又遇到神人指点,修成了最高的道术。他能飞行天上,能听见极远的声音,又能分身隐形,比如他能一面在池上划船,同时又在堂上吟诗,变化万千、神奇莫测。

古人喜欢夸大其词,喜欢用美丽壮阔的词汇描述一件事情,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将自己不理解的事情经过夸大,修饰,然后让更多的人去上当。

无论如何,张道陵作为隐士是一个合格的隐士,汉明帝时期,张道陵拒绝了皇帝的封赏,他说:”人生在世,不过百岁,光阴荏苒,转瞬便逝。父母隆恩,妻不厚爱,也随时而消失。君臣之恩,谁见长久?请转告圣上,只要清静寡欲,无为而治,天下自然大定,我有何用?我志在青山中!”为了避开京都近郊的俗务嘈杂和骚扰,张道陵决心离开云游名山大川、访求仙术去了。

汉安二年(公元143年)七月,张道陵带着弟子王长和法具,到了青城山,建立了天师道,外人因为需要上交五斗米才能成为教众,又称之为“五斗米教”

而后发生的事情就很有趣了,张道陵精修千日,炼成了种种降魔的法术。不久八部鬼帅各领鬼兵共亿万数为害人间,他们带来各种瘟疫疾病、残害众生。

张道陵于是在青城山上设下道坛,鸣钟扣罄,呼风唤雨指挥神兵和这些恶鬼大战。张道陵站立在琉璃座上,任何刀箭一接近他就立刻变成了莲花。鬼众又放火来烧,真人用手一指,火焰又烧了回去。鬼帅一怒又招来千军万马重重包围,不料真人用丹笔一画,所有鬼兵和八大鬼士都纷纷叩头求饶。

但是他们口服心不服,回去后又请来六大魔王,率领鬼兵百万围攻青城山。张道陵神闲气定,不为所动,他只用丹笔轻轻一画,所有的鬼都死光了,只剩下六人魔王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只好叩头求饶。张道陵再用大笔一挥,一座山分成两半把六个魔王困在里面,动弹不得。于是魔王只得答应永世不再为害人间。

云峥不知道那些天魔和鬼怪到底存不存在,但是但是张家一脉在蜀中的势力非常的大,大到了几乎可以让人盲从的地步。

而张吉就是张道陵一脉的传人,虽然只是分支,却也不容小觑。

这就是一个以卵击石的事情,张道陵千年的余威还不是云峥能消受得了的,想要把自己的名声建立在张吉的身上,无疑是一种痴心妄想。

云峥拿书本敲着栏杆,想来想去,这件事情都属于自己找死,看来被一瞬间产生的那种感情蒙蔽了灵智。

不过却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云峥就打算痛痛快快的活一回,不再让自己受到任何的委屈,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活的痛快,活的自在,活的意气风发……

如今的大宋朝廷,对于道教并没有太多的好感,给历朝历代的皇帝加封尊号,那是以后的事情,云峥唯一能依仗的就是现在好歹还有一个算得上清明的官府。

本来依仗官府这是普通小民的想法,现在自己也出现了这样的想法,云峥心里就感到一阵阵的惭愧。

这些天闲着的时候,云峥就自己拿起刻刀,用了三天的时间雕刻了一尊小木人,不大只有一寸多高,是香木的配饰,不过那个小人却是云峥按照自己的样子刻出来的,样子非常的粗陋。

偏执狂就是云峥的样子,三天的时间里总共刻出了不下十个小木人,这一个算是最好的一个,既然自己已经对陆轻盈动了感情,那就必须要真挚的面对了。

当小木人被打磨好拴上丝线被送到陆轻盈那里的时候,陆轻盈没有拒绝,而是很自然的将小人挂在自己的脖子上,对于一个用命来向自己证明爱意的男子,陆轻盈同样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随着时间慢慢的流逝,陆轻盈这种待宰羔羊的感觉越发的清晰,她反对将自己的婚事办得惊天动地,陆家不为所动,依旧在有条不紊的筹办她的婚礼,场面之大,闻所未闻。

PS:今日游览了张家界,这是一个绝美的世界,烟雾缭绕间的孑与就像落汤鸡,但是心情之甘美无法言传,回到酒店坐下来码字,从那些云雾间的山峰,遥想到一代天师张道陵,感慨之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