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釜底抽薪

云峥见不得人家母子抱头痛哭的场景,所以早早的就躲到后院去了,不过最后还是被浩二找到,神色变化了无数次才对云峥说她母亲和妹子要过来磕头。

“算了吧,我最受不了别人给我磕头,尤其是老人家,浩二,知道你非常的恨我,但是不要把这种恨意带到明面上,说实话,这一次真的是我心软了,否则,你不会有命活着出来,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不是要你感恩,只是要你记住,人说到底不能背离大道太远,否则就会死。”

“那些人都死了!九个人,全部,大牢里着火了……”

“你很怀念他们?”

“我只是说说,没有情义纠葛了,大堂上那些人指认我是罪魁的时候,就没情义了。”浩二说完话,就匆匆的走了,他想带着老娘和妹子趁着夜间回家一趟,不是为了收拾细软,只是为了远远地看一眼,以后就再也没机会回到浣花溪了。

一家三口走了,云峥并不担心浩哥会反复,笑林和花娘看着,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相信花娘会慢慢地将浩哥调教成为一个合格的青楼打手。

黑夜掩盖了无数的罪恶,也掩盖了无数的美丽,救一个人弄死九个人,也不知道这笔账是怎么算得,云峥摇摇头就去睡觉了,半个月过后就要上学去,现在需要好好地静下心来读书了。

浣花溪一年到头其实只有春天才会流花,其余的时间里不过是一条清澈的溪水,如今正是春蚕下市的时间,家家户户都在煮茧抽丝。

腊肉看得羡慕极了,她今年没有蚕茧可煮。看到人家都在春忙,只有自己游手好闲,就觉得已经变成了懒婆娘,摇着云大的衣摆非要弄些蚕茧过来煮。

这一点都不好笑,腊肉是做惯农活的人。春天是每个农家播种希望的季节,如果没有春天的播种,那么等到冬天就会被活活的饿死。所以春耕,夏耘,秋收,冬藏每一个环节都不敢疏漏。对劳动,云峥从来都是持着尊敬的态度,而且不管什么样的劳动。

“腊肉,想要有蚕,咱家就必须有桑田,可是咱家在成都府没有地。就算是现在买地,你想养蚕也要等到种植了桑树以后才成。”

腊肉眼睛里含着泪水,不论云峥怎么说就是不松开云峥的衣襟,在她的眼里春蚕已经养不成了,但是还能养夏蚕啊,至于麻烦,少爷就是解决麻烦的。

“好吧。少爷去给你弄桑田,你去购买蚕种,等你的小蚕孵化出来,少爷就给你把桑田弄回来了。”拗不过腊肉,云峥只好放下书本去琢磨买地的事情。

身在乡下,满眼望去却没有一块田地是自己的,云峥也觉得不太合适,自己也喜欢农耕,或者说喜欢看着别人农耕,这必须弄一块地回来才成。

“少爷。桑田那是祖业,没人肯卖的,尤其是蜀中,好多人家就靠着养蚕缫丝过活,更加的不会轻易的出手自家的桑田。更何况您要的还是上面有桑树的桑田,那是宝贝,没人肯卖的。”

老廖一听到云峥的要求,一张脸就缩成了一团,败家子才会出售家里的祖业,会被族人痛骂,严重的会浸猪笼,把人弄死了官府都不管。

“败家子?”云峥笑了起来,这世上有一种抱着崇高理想的败家子,有了这个崇高的目标,不管如何的败家,那也只会招来别人的尊敬,绝对不会有一个人说半个不字,反而会有乡农挑着拇指夸这人有毅力。

“老廖,你去找牙行,请他们去那些家境贫穷的读书人中间去问问有没有要卖田地的,如果有,最好就在浣花溪,我不喜欢家里的地离家太远。”

老廖重重的在自己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自己怎么就把这些败家子给忘了?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云峥慢慢的念着这首狗屁不通的诗,心中感慨良多,一个皇帝骗起人来真是效果惊人,自从这首诗出现之后,宋朝武人的脊梁就彻底的被打断了,再加上韩琦那句著名的东华门唱名的方为好汉的论断,天下的读书人就多得如同过江之鲫。

明明人高马大满脸络腮胡子,手一伸立刻就有千斤之力的好汉硬是被从小管束成弱不经风的读书郎,满脸的络腮胡子依旧,软绵绵的念着“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然后伤感的嚎啕大哭……

这样的汉子就该当响马,当强盗,做军官,杀人如麻,要嘛战死,要嘛被官府千辛万苦的抓住之后砍头才对,文绉绉的抱着拳头自称晚生拜见承奉郎算怎么回事。

云峥看着面前的大汉,身高足有八尺,只是瘦的厉害,竹竿一样的挑着一件宽大的带着这补丁的儒袍文绉绉的见礼。

既然人家以礼相见,云峥作为上位者,只好问道:“读书郎现在读的什么书?可有文字见世,不知在那家书院进学?”

大汉黝黑的脸膛变成了紫色,嗫喏半晌才拱手说:“学生八岁就学,至今一事无成,如今痛下决心,发愤图强,幸得先生推荐,准备变卖祖田,入龙山书院就读。”

云峥翻看了大汉递过来的几篇文章,长叹一声道:“龙山书院乃是私家书院,向来认钱不认人,你家世不够,十亩桑田又能供你几年所需?

看你的文章,鄙陋甚多,对圣人的微言大义也有多处曲解,可见你并没有遇到名师教导,这样仓促的断你后路,家中妻儿如何生活?”

“顾不了许多,颜回分粥,桑维翰铁砚磨穿,有先贤在前,霍雄焉能落于人后,承奉郎认为霍雄的文章有几分火候?”

云峥四处看看,老廖也在看霍雄的文章,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精彩,云峥不好和他谈论文采这种他根本就没有的东西,如果这家伙现在投笔从戎,云峥绝对会大力的支持,现在这家伙想要去读书,还是算了吧,他家的桑田也不能买,要是买下来,云峥就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个东西。

“承奉郎为何爽约?我们已经说好了价格,为何出尔反尔?如果您觉得价格高了,可以再商量吗,不过我家中的十亩桑田乃是最上等的好田地,全家五口日夜照料从无差池,如今只采了春叶,夏叶正是肥硕之时,买来之后立刻就能喂蚕,是真正的好桑田啊。”

云峥起身对牙行的人说:“是我毁约了,你看看我应该赔偿多少,按照规矩来,他家的桑田我要是买下来,走路都要小心,被雷劈了那就太不划算了。”

牙行的老人苦笑着回答说:“承奉郎好心定会有好报,只是此人已经被猪油蒙住了心窍,无论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他上有父母,下有妻子,家中能卖的都被他卖光了,最近被一个不知哪里的先生举荐到了龙山书院,那里其实就是一个富家子玩耍的地方,他一介措大过去哪里能落到好处,到哪里读书?都是笑话。

不过以老汉只见,您还是将这十亩地买下来,这样至少他还能多拿几个钱,要是被他抵押给龙山书院,不要说钱了,他全家没了蚕丝会立刻饿死。”

彭蠡先生不知何时站在窗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刚才云峥说出毁约的话,老先生满意的点点头,趁人之危不是君子的德行,本来想进去,没想到这件事情又出了变化,牙人的话其实也有道理,云峥出高价买下确实也不算是失德。

云峥站到椅子上,看着霍雄的眼睛说:“你不是读书的料,天生就不合适,我不知道你哪根筋不对了选择了读书这条路,你现在已经识字,以你的身板现在去投效军伍必然能做百夫长,古人也说过,宁做百夫长,胜作一书生嘛,在军中厮混几年,当一个武官不一样可以光宗耀祖?”

“汝何以辱我之甚也!”霍雄勃然大怒,脸上的青筋暴跳,握紧了拳头真正的是须发虬张的神威骇人之极。

云峥啧啧两下,这样的好汉子不去军伍确实是糟蹋了,伸出手狠狠地一记耳光就抽了出去,霍雄猝不及防之下,重重的挨了一记。

“读书读得连孝义二字都忘了,我恨不得一巴掌扇死你,就你那些狗屁不通的文章,居然还是你从百十篇文章里搜检出来的上品,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知不知道,不孝不悌者不得入龙门,你为了一己之私,不顾老迈的父母,嗷嗷待哺的幼子的性命,一意求学,你打算用他们的尸骨来铺就你的前程?

你的桑田我买下了,但是我会检举你的恶行,让你此生不得入龙门。”

这就是釜底抽薪了,霍雄大怒,冲上来就要和云峥拼命,却被笑林生生的制住,彭蠡先生拍着手走进来,对霍雄说:“你德行有亏,云峥此举并无不妥,不孝不悌者不入龙门这是朝廷的纲纪,不容违背,老夫也会检举你,现在,你家的桑田还卖是不卖?”

PS:第二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