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灼灼其华

彭蠡先生的家就在锦江书院的边上,房子不大,却极为雅致,院子里全是一些不知名的野花开的极为繁盛,一株大伞一样的松树就立在庭院的中央,亭亭玉立的极为好看,可是从风水学上将却非常的不合时宜,所谓四四方当一个院,中间有棵树,就是一个大大的困字。

彭蠡先生认为这是扯淡的话,没了树木光剩下人了,岂不是就成囚了?形而上学的东西在他老先生面前显摆,就是找死。

“杏花,烟雨,江南原本就是人间盛景,不必赋诗已经美到极致了,多了一些狗屁不通的诗文,反而坏了老夫春游的心境,之所以会大病一场,不是因为旅途劳顿所致,生生的被那些污浊不堪的诗文恶心到了,才会生病。”

老先生清癯了很多,但是精神却依然健旺,谈吐风趣,见云峥来访,就命老家人将云峥领到床榻前,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大一串关于杏花诗会的笑话,一个劲的哀叹蜀中没人才。

“弟子恐怕在诗文一道上也帮不了先生的大忙,您主攻的是《春秋》,学生自然是要继承先生衣钵的,所以对您只懂得鉴赏诗词,弟子也决定做一个鉴赏的行家就好,寻章摘句的事情让那些傻子去做,我们师徒只要通晓微言大义就好。”

老师面前,自然要装的非常狗腿,上辈子在教授面前装扮好学生早就习惯了,现在用起来简直就是驾轻就熟,拍马屁的功夫随着古文功底的增长而增长。

“呵呵,就你会说话,也罢,杏花诗会不参加也罢了,桃花会不参加就有些遗憾了,西门边上就有陆翁家的三里桃花,待明**我师徒一同去观摩一下。”

彭蠡先生笑的极为开心,可见这位陆翁大是不简单,在最好的土地上种了三里桃花用来观赏,也不知道是何等人家才有这样的大手笔。不过一想到那个提着裤子的小丫鬟,云峥就觉得有些头疼,脸上不由得抽搐两下。

“怎么,还真的不愿意去参加诗会?陆翁乃是蜀中大族,德高望重,当年李顺进成都都对陆翁恭敬有加,不敢有丝毫的冒犯,皆因陆翁家中乃是世代的良善,修桥补路,赈济孤老从不人后,李顺叛乱之后,成都府十室九空,饿殍遍野,陆翁倾尽家财四处购买粮食赈济灾民,整整持续了一年啊,如果说别人这样做有邀买人心之嫌,陆翁可没有这样的心思,赈济期间,他们一家老少也以稀粥度日,那一年,陆翁的老祖病逝,老父病逝,其实都是因为身体虚弱之故,所以就连最苛刻的史书上,也对其赞颂有加,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这样的人家难道就不值得你去看看?”

彭蠡先生越说,云峥的脸色就越苦,到了最后差点没哭出来,天知道那个桃园是陆家的,天知道陆家是蜀中的道德领袖,天知道那个小丫鬟为什么要在桃林里小解,被这样的人家给自己安上一个yin贼的名头,这还洗的清么?

彭蠡先生终于发现了云烨脸色不对劲,立刻就板起脸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可是你对陆翁有所不敬?从实道来。”

“其实也没什么,弟子前日自城内访友归来,路过了一片桃花林,当时春雨霏霏,那片含苞待放的桃林景致实在是美,弟子被美景所惑就不由自主的进入桃林欣赏。”

彭蠡先生说道:“那也算不得什么,陆翁向来豁达,那片桃林之所以没有用篱笆围墙隔开,就是给人看的,你进去欣赏没有告知主人家虽然失礼,想来陆翁也不会怪罪。”

“弟子不知不觉走进了桃林深处,看到一枝桃花高高的挑在半空中,疏密有致,映衬在天空下铁钩银画,又有一丝柔媚,于是就起了贪心……”

“不告而取谓之贼也,不过这也算是雅趣,向主人家告罪一声也就是了,不算大事……”

“树底下还有一个正在小解的小丫鬟……”

“我打死你这个登徒子……”

老仆人和厨娘正在院子里说话,忽然听见大厅里传来噼里啪啦的揍人的声音,还有自家先生的咆哮,不由得对视一眼,先生向来和蔼可亲,弟子学生满天下,从来没有动手打人的经历,最严重的时候,不过是训斥几声就是了,这个能把先生气的暴跳如雷的弟子还真是没见过。

彭蠡先生气冲冲的把戒尺扔掉,云峥的两只手已经红的发紫。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此乃君子之道也,君子渴死不饮盗泉之水,你为了一枝花树,全然不顾君子之道,可恼啊,可恼!”

云峥拿手背搓着腿呲牙咧嘴的问先生:“您看这件事还有救么?”

“哼哼哼,明日随我去陆翁府上致歉,你还真是老夫的好学生,好弟子,才来成都几天啊,yin贼的名声就已经背上了。”

“要不然弟子稍微装扮一下,那个小丫鬟就认不出弟子到底是谁了。”

“君子之心可昭日月……”

门外的老家人叹口气指指屋子对厨娘说:“又开始打了……”

云峥从彭蠡先生家出来以后,浑身都火辣辣的疼,虽然被揍了一顿,不过收获还是有的,彭蠡先生终于松口了,要云峥自己搞定这件事,总之不能用龌龊手段,必须漂漂亮亮的把这件事办好,尤其不许改头换面,失了君子之风。

简单,一个小丫鬟而已,明日还不一定会碰到,这样的小姑娘最好哄骗了,一个个傻乎乎的,脾气还非常的坏,后世见多了,满学校都是,跟鸭子一样吵得人脑仁疼,只要稍微用点脑子这样的傻姑娘其实非常的好对付。

她们心地善良,极富同情心,做事非常的鲁莽,而且还没有持之以恒的毅力,做任何事情很容易半途而废,云峥不认为隔了上千年,她们会有多大的变化。这样的小姑娘要是都对付不了自己也白当这些年的老师了。

因为要表演茶道,这是彭蠡先生安排的任务,人很多,就需要有四个仆役帮忙,于是天亮的时候,院子里就站着四个梳马尾,穿青衣的少年仆人,身形和云峥差不多,从背后看几乎没有差别,这可是老廖连夜从梁家借来的四个少年仆役,借口就是自家的仆人长得不好看。

在家门口等彭蠡先生过来,不大工夫,先生就坐着牛车过来,看到云峥除了换了一声宝蓝色的儒衫,再没有任何的改动,不由得点点头,这样才是一个正确的认错心思,总是走歪门邪道不是一个读书人的做派。

桃花林里来了很多人,最多的就是少年男女,陆家的丫鬟仆人在一旁殷情的伺候,游园的士子有看到满意的花枝,就会有仆人帮着裁下来,三三两两的仕女怀抱花束谈笑风生显得极为惬意。

彭蠡先生到来,自然有主人家亲自过来迎接,一个中年文士远远地就躬身道:“彭蠡先生身子可否痊愈?少有探望,是陆槐的不是了。”

“文仲何出此言,老夫身子骨坚硬着呢,如果没有这些不肖子弟牵累,还能多活几年。”彭蠡先生和陆槐陆文仲谈着话,一边还不忘瞪云峥一眼。

陆文仲也是场面上的人精,从彭蠡先生不经意的举动中就立刻清楚云峥在彭蠡先生心中的地为了,不是入室弟子不会带来桃园,不是非常疼爱的子侄辈不会在惹他生气后再带到桃园来,从云峥给他施礼的手上就知道这小子昨日受的惩罚不轻。

等云峥见礼完毕后就呵呵笑着说:“高人高弟,气度果然不凡,只是双手未免肥大了些。哈哈哈哈……少兄自便就好,你先生自有陆家照顾。“说完就带着彭蠡先生说笑着走了。

“不错的人家!”云峥自言自语道,前面有几个衣衫陈旧的士子一样获得了陆家热情的招待,那些仆人脸上没有丝毫的不屑和怠慢。

现在是游园时间,三天的时间里桃花已经被暖阳催开,满树的桃花开的富丽堂皇,但是云峥总觉得不如那天雨中看桃花。少了意境,也少了心情。

四个仆人带着一种恶趣味总是往有丫鬟的地方钻,当云峥给他们讲述了那个有趣的事情之后,四个少年人就觉得非常的有意思,很想检验一下,云家少爷说的是不是真的。

云峥认为道歉这种事情有时候反而会把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弄糟,所以就打算换一种法子,在玩笑中化解此事,至于那个下丫鬟,谁让她随地大小便来着。

正在欣赏桃花的云峥果然有听到了那声熟悉的登徒子的喊声,微微一笑,就转身离开。人群都往那里走,只有云峥笑着离开,那个小丫鬟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摘下一朵桃花,放在鼻端轻嗅,很奇怪啊,桃花是清新的淡香.它整株的时候,你站在它旁边就能很清楚的闻到它的味道,可你想再闻仔细点,把鼻子凑近花朵闻的时候,又感觉好象什么味道都没有了,是真真的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那里的喧闹已经散去了,那个小丫鬟认错人了,已经给梁家的那个仆役道了歉,刚刚获得道歉的仆人走到云峥的旁边,笑的气都喘不上来。

云峥已经看到那个小丫鬟了,她端着一个盘子蹑手蹑脚的跟在梁家的另一个仆人身后,总想绕到前面去看看这个人的脸,却总是不能如愿,那个仆人的肩膀已经在抖动了,看样子已经快要笑死了,但是他还是坚持自言自语的说:“那天好像就是在这里看到那束花的。”

于是尖叫声再起,这是一个彪悍的小丫鬟,主人家对她好像也非常的宽容,等到所有人都围上去之后,小丫鬟也再一次看清楚了仆役的脸,只好再一次道歉。

这只是桃花林里发生的一件小事情,主人家在忙着待客,少年人在桃花林里悠游,这样的小纠葛总是不断地在上演,当小姑娘一连认错了四个人之后,她幼小的心灵已经被打击的不轻,这时候她不官看谁,都像是那天那个偷看自己小解的yin贼。

可惜这样羞人的话没法说出来,只能一口一个登徒子的咒骂。

云峥觉得自己现在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去了,这个时候小丫头小小的脑袋里必定是一片混乱,自己就算是站在她的面前,她也认不出来。

“公子这样戏弄小虫,就不觉得过份么?”一个女子在云峥的背后轻轻的说,声音好听极了,云峥转过身,看到花树中间黄衣女子,周围的花树立刻黯淡无光,没有别的缘故,只因人比花娇!(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