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繁华人间的

花娘今天打扮的很朴素,一身的不带刺绣的洒金裙,头面上也没有佩戴多少首饰,就一根黄灿灿的簪子,那就不是金子的,是黄铜的,脚下踩着一双边角已经起毛的绣花鞋,总是在云峥的眼前晃啊晃的,一个女人家把脚翘的比头都高,真不知道笑林是怎能忍受的。

云峥叹息着从怀里拿出三百贯的交子放在桌子上对花娘说:“我这个冤大头股东不知道能当到什么时候,这是三百贯,拿去用吧,故意穿着一双破鞋子来问我要钱,怪难为你的。”

花娘咯咯大笑起来,竟然站起来从后背抱了一下云峥,然后重新坐回去贪婪的数着手里厚厚的一叠交子,那里还有半分的优雅可言。

“也就是你认的是花娘这个名字,而不是这个漂亮的皮囊,也只有从你手里拿钱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花娘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她的动作可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数完的交子塞进袖笼里,一口喝干了茶水,就要走。

“吃完饭再走吧,让那些臭男人多等片刻也无妨,你这样苦熬,别青楼起来了,你的身子也累垮了,到时候别指望我会去给你当*公茶壶招呼客人。”

花娘僵了一下,就笑着说:“鸡蛋面片,一大碗,我就是喜欢那个!”

云家吃饭很壮观,一张老大的桌子上爬满了人,厨娘和丫鬟非常的忙,她们要照顾的可不是主家的俩个人,而是整个大桌子上的人。

添汤,转菜盘子,要酱醋的,热闹之极,至于云峥当然是要蒜瓣,吃面片子没有蒜瓣怎么吃,花娘离云峥远远地,云二也离云峥远远地,只有他一个人一口面,一口蒜瓣,再来一口大葱,吃的畅快之极,成都府的红皮蒜吃起来嘎嘣脆,最有味道。

大家都忙着吃饭,一路上早就习惯这样吃饭了,至于憨牛喜欢用盆子纯属个人爱好,美女吃饭也没人多看一眼,都是在往嘴里塞东西,难道美女塞得就不同于常人?

云峥吃饱了饭,瞅瞅拼起来的桌子很不满意,吩咐刚刚吃完饭的老廖,要他赶紧做一张真正的大桌子,这样拼桌子实在是不方便,最主要的是大桌子底下一定要有横档,这样把腿搁在上面踩着吃才有力道。

花娘笑的快不成了,这也是官宦之家?从八品的承奉郎虽然是虚职,可是在成都府从八品的官也不会太多,恐怕一百个都没有,这样的人家都讲究诗礼传家,一行一动皆有规矩,不像云家干活一窝蜂,吃饭还是一窝蜂,家主吃什么,仆人们就吃什么,这还有没有规矩了。

“少来,你少把青楼里的那些嫖客的观念带到云家,这里的人都是干净人,吃饭就是吃饭,就是为了填饱肚子,你那些满肚子诗书礼仪,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家伙和云家可比不了。”云铮嘴里嚼着茶叶清口,一面对花娘说。

“你还真的对青楼充满了怨念,其实没你想的那么糟,就是一个诗唱酬和的清雅地方,让事情变得有情趣一些,没你想的那么龌龊。”花娘跺着脚解释。

“情趣?情欲吧?一面聊着诗书,一面想着对面的红阿姑今晚是不是有空,这样的人能说出什么高雅的语句来,就算是有一两首好听的词曲,也不过钻红阿姑被窝的利器。

欺负我没见过高雅的聚会?彭蠡先生和五沟和尚的聚会我就在一旁伺候,白云缭绕间,两人高谈阔论,从三皇五帝说到檀渊之盟,说到激昂出弹剑作歌,说到悲伤处痛哭流涕,颂《九歌》则云卷云舒,论观音则落英缤纷,佛门禅唱与儒家妙音,让我如痴如醉,这些大道岂是那些总是觊觎女子腰间之物的yin贼能比拟的。”

花娘说不过云峥,恶狠狠地拿自己穿着破鞋子的脚踩了云峥一下,就气急败坏的出了门,走到门口又转回来对云峥说:“有本事你就不要登“灵犀阁”的门,告诉你,我找到了一个绝世美女,叫做糖糖,人长得和蜜糖一样甜,等我调教好了,定然是成都府的花魁,到时候你不要求着我帮你引见。”

“嗤!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就像一颗青杏,前胸和后背都分不清楚,谁有心思去看,如果是你,在笑林不揍我的情形下,说不定会去看,至于什么糖糖,盐盐黄连之类的本少爷一概无视。唉!你慢点走,我让猴子套车送你……”

一连三天,云家都在紧张的安置当中,老廖带着两个仆人满世界的采购,安置一个家所需要的东西非常地繁杂,以前的瓷器,家具都不能用了,梁家商队从豆沙县带来的家具被安置到家里,整个家都变得文雅古朴了好多,虽然这只是表象,但是伪文人也是文人,没人说不许云家以后变成书香门第,至少云二最近就非常的刻苦,抱着一大本宋版的《山海经》猛看,上面的好多字云峥都不认识。

给老族长买的好酒,给瘸子买的木工工具,给孩子们买的书本,还有好多漂亮的蜀锦,好多廉价首饰,一些新种子,这些东西都需要苍耳他们回去以后捎给寨子里的人,每个人的礼物都有,拨浪鼓云峥都买了十几个。

苍耳在忙着整理礼物的云峥跟前哼哧了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不回去了!”

“不回去了?这怎么行,老爷子还等着你回去当村长呢,是你一个不愿意回去,还是你们八个都不愿意回去?”云峥很奇怪。

“不回去!”苍耳把这句话说的斩钉截铁,总之,就是不愿意回去。

云峥思付了好一阵子才明白他们的心思,一个在穷山沟里居住了一辈子的汉子,山外面的世界对他们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这一路上,对苍耳他们的震撼简直巨大的无以复加,无论是吃穿住行,到城市的繁华,在做了对比之后,他们觉得还是留在云大身边好,在山里打了一辈子的猎,种了一辈子的地,如果不是云大横空出世,他们依然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那个小小的山寨再也容不下他们了。

“留下也行,咱家人手总是不够,不过这事情还是要问老爷子,只要他老人家同意,你们就留下,我再买些田亩,把家里的婆娘娃娃接过来,咱们就在成都安家,要是老爷子不同意,你们只能回去了,我不想老爷子孤零零的一个人生活在豆沙寨。”

苍耳点着头说:“来的时候俺爹就说了,要是这里好,就不要回去了,家里的那点地他能照顾的过来,实在是不行,他就买几个僰人帮着种地。”

都说乡民愚钝,但是他们也有自己最朴素的利害标准,云峥,云二都是自家人,跟着他绝对不会吃亏,再说了,云大的仕途刚刚起步,跟着他将来说不定也能光宗耀祖,云家没有宗族,自己过来了,就是宗族,只有好处没坏处。

既然苍耳他们不回去,云峥只好请镖师用驮队将这些东西运到豆沙寨,同时还有一封给老爷子的信函,把这里的事情说清楚,请他老人家下决断。

家里终于安顿好了,云峥打算休息几天再去拜访彭蠡先生和鲁清源,今天外面飘着雨丝,云峥坐在书房里读书,说是读书不如说是在看那些趁着下雨,正在拿刷子刷石板路的仆人和丫鬟,每个人都很开心,老廖拿着一罐子漆正在修补那些被弄花的漆面,云三到了新家正在玩命的撒欢,只有看家蛇懒懒的,好像不太喜欢新家,只去两个地方,一个是云大的卧房,还有一个就是云二和腊肉的卧房,大部分时间就趴在窗户上探着头吐舌头。

说起来跟做梦一样,不但苍耳他们觉得不真实,就是云峥自己也觉得不真实,说起来可能有些变态,云峥的真实感需要靠血腥来达到,这是不正常的,云峥很清楚这样的心态是不正常的,那种手握生杀大权的感觉让他无比的亢奋。

把手伸出窗外,雨丝落在掌心,沁凉的感觉让他心静如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这是五沟教给云峥的,要他在恶念无法抑制之时,就吟诵一遍《心经》,云峥很少做临时抱佛脚的事,所以没事干就念一遍经文,那些带着韵律的文字,似乎真的能让他安宁下来。

听见主人在诵经,仆人和丫鬟们更加的卖力,这个家是自己平生待过最舒坦的地方,主人没有别的爱好,也没有欺负自家下人的习惯,唯一的怪癖就是喜欢洁净,受不得肮脏,这好办吗,大家把屋子弄得干净些也就是了。

云三忽然汪汪汪的叫了起来,老廖走到大门口一看,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一个瞎眼的老妇在一个衣衫破烂的小姑娘的搀扶下,颤微微地站在门口,老妇紧紧地护着小姑娘,担心她被云家的恶犬咬伤。(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