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我归家时落英缤纷

后世有钱人的标准是开宝马住洋房,脖子上再栓一条比狗链子还要粗的金条,一出门就威风八面,见神杀神,见鬼杀鬼,人神辟易,鸡飞狗叫。强大的金钱气场压得让人想揍他。

云峥现在也差不多,八十碗米粉给了一百碗的钱,瞅着那一家三口满足的笑容,云峥就觉得这样花钱其实没什么坏处。

绵州到成都不足三百里地,这里或许是自己最后的放纵之地,到了成都就需要循规蹈矩的戴上一副士子的文雅面具扮乌龟。

强自压下想要去看看绵山的形状,不许自己去想怎么才能将绵州攻克这样一个习惯性的思维方式,古书上不是经常有某某某自幼就喜欢看一地的地形,长大之后终于成了一代名将最后被砍头的故事吗?还是算了,唐朝的时候就有人幻想,“烧掉剑阁七百里,蜀中别是一洞天”,这样缺德到冒烟的事情前人都想过了,还有什么是古人没想过的?来到这里好好地享福就是了。

绵州的市子很热闹,人来人往,摩肩擦踵,云峥带着云二,腊肉,憨牛在人群里穿梭,身后跟着三个闲汉,帮着背东西。

到了这里才知道上了那个臭小子的当,谁说绵州只有米粉可吃?光是羹就数不胜数,什么百味羹,头羹,三脆羹,还有什么还原腰子,角炙腰子,整只的羊叫做入炉羊,烤出来之后就挂在架子上,但凡有中意的就割下来一块下酒。

云峥最中意那些半大的小子顶在头顶的木盘子,因为上面有旋炒银杏,栗子,有些出奇的家伙头上居然有很多的果干,最奇怪的是还有苹果干,这就稀奇了,云峥在不知不觉间又购买了好大一包,憨牛自从得了一条烤羊腿,嘴就没有闲过,不断地撕咬,看样子吃的非常的忘我,腊肉很紧张,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多的人,紧紧攥着大少爷的袖口不敢松开,云二非常霸气的骑在云大的脖子上,不时地伸出手去抓人家的干果,蜜饯,那些买干果的很会做人,故意停下来等云二去抓,抓到了就喝一声彩,道一声喜,将云二抓到的东西的来由好好地夸了一遍,总归离不开福寿康宁一类的吉祥话,听得云大,云二高兴,铜钱泼水般的洒出来,更是招来大片的恭维之声,好多商贩专门围着云家主仆不离开,身后跟着的闲汉很快就从三个变成了五个。原因就是云大这样的雇主太少见,自己吃东西的时候,还不忘自己这些帮忙的闲汉,喝茶的时候少不了他们的一杯,就算是吃栗子,也会给他们抓一把。

好不容易从两里地长的市子转出来,前面就有酒馆名叫松鹤楼,也不等云烨招呼,极有眼色的闲汉就大声的朝店里喊:“掌柜的,贵客到了!”

一个胖胖的掌柜立刻就迎了出来,堆起来的笑容让他的那张胖脸上全是褶子,路过闲汉的时候,云峥看的分明,两枚铜子就已经进了闲汉的袖子,手法捻熟无比。

人刚刚坐定,热帕子就被小厮递了过来,云峥擦了脸之后,闲汉就极力的向云峥推荐松鹤楼的精浇和膔浇,陈说这两样东西乃是绵州一绝不可不尝,而掌柜的也是一副傲然之色,袖着手笑着听闲汉解说。

虽然上酒楼吃臊子面让云峥觉得有些跌份,不过他还是想尝尝,给自己和云二要了瘦肉制作的精浇,给腊肉和憨牛,以及五个闲汉一人叫了一碗膔浇,算是犒劳他们,闲汉称谢不已,掌柜的也笑逐颜开。

不大工夫饭食就送了上来,九碗饭一个伙计就端来了,巨大的碗从手上一直堆到肩膀上,看得云大担心不已,没想到伙计居然还能将饭碗轻盈的放在每个人的面前,最后还能变戏法一般的从肩膀上的麻布下面拿出九碟子小菜,云峥都不知道他们是从那里拿出来的。

云二看的高兴,站在凳子上拍手,云大的手一翻,五枚铜子就飞了出去,伙计躬身感谢那五枚铜子就顺势滑进了他的脖领子,看得云大和众闲汉又是一阵喝彩。

还别说,这臊子面做的真不错,蜀中很少有面食,想不到这里还有地道的关中风味,云峥吃了一口喝了一声彩,就朝闲汉们挑了挑大拇指。

云峥勉强吃完了一碗,倒是云二人小吃不完,还剩下好多,转头看到一个乞儿趴在门口看,云二就把自己剩下的大半碗饭送给了那个小乞丐。

原以为掌柜的会赶走小乞丐,想不到掌柜的只是笑吟吟的看,伙计还给额外给小乞丐添了一勺子汤,这立刻就让云峥对这座松鹤楼充满了好感,就冲着这份仁义,五十文的赏钱是少不了的。

耳边听着闲汉解说着绵州的好去处,李杜祠、蒋琬墓、西蜀子云亭,、罗浮山、白水湖都是极好的去处,心里痒痒,却不得不离开绵州,眼看着辛夷花开,自己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再逗留此地了,春日诗会自己到底是要去参加的。

五个闲汉一人赏赐了五十文,云峥就回到房间里,准备休息一会之后,就继续读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啊。

老廖在整肃仆人,男人不多,大部分都是女人,厨娘,洗衣,内侍,洒扫,衣箱,瓷器,香烛都一一分派的明白,腊肉是内宅的管事,对这一点腊肉很是得意,却对老廖分派给云二的丫鬟不满意,认为自己照顾云二就够了,还对云大的丫鬟也不满意,认为自己一个人能照顾的过来,明白腊肉的小心思,老廖也就一笑了之,随她安排。

绵州府衙派人送来了三百贯钱,还极力邀请承奉郎顺便把绵山上的老虎杀干净,最近那里总有樵夫被老虎叼走,赏格可是两百贯,大价钱!

官府就是这样,一个人只要好使,就会往死里用,可惜云峥没时间帮着他们打老虎,因为苍耳说了,一只老虎不怕,要是两只老虎以上,就非常的麻烦,会死人的,所以云峥想都不想的就拒绝了,第二天清晨,就带着车队离开了,对于云峥的豪爽,绵州的闲汉们可是怀念了很久。

绵州是群山里难得的平原,出了绵州,只要再过一座小山,就是大名鼎鼎的成都平原,这里才是蜀中的精华地带,刘备就是靠这里沃野三分天下的。

道路逐渐变得好走起来,人流也很多,这一路再也没有遇到盗贼,这让苍耳他们比较郁闷,这里的山不高,全是丘陵起伏不平的,一望无际的田野里已经有人在耕作,长角的水牛哞哞叫着波光潋滟的水田里耕作,白云倒映在水田里,也分不清到底是在耕地,还是在犁天。

燕子从众人的头顶掠过,云峥这才惊觉成都府的杏花已经开败了。自己无缘得见春日青衫薄的风流才子,也不曾得见*飘香的蜀中美人。

暗自一笑,自己到成都就是来做乌龟的,为何心里还有这种不忿?要不得啊,没有人能够什么都拥有,有这如画的春天和舒畅的胸怀,自己还奢求什么呢?回头看看云二,这家伙把脑袋探出车窗,出神的看着外面,似乎也非常的迷醉。

一匹快马从远处奔行二来,憨牛凝视片刻就跳上自己的战马,欢呼着就向来人奔行了过去,走近了,撇开马缰绳,伸开双臂就想拥抱猴子。

猴子敏捷的从马上跳下来,抓着憨牛的手又叫又跳,憨牛从马上爬下来,紧紧地抱着猴子的腰抡圈子,腊肉看的眼泪都下来了。

“花娘说你们在杏花开的时候就会来,我天天都在看杏花,开第一朵的时候你们没来,开第二朵的时候你们还是没来,杏花开满树的时候你们还是没来,少爷,我以为你不要我了,还打算再过十天你们要是再不来,我就骑马回去!”

云峥皱着眉头说:“给女人打了两天下手,怎么也变成娘们了,你看看憨牛,他就没哭。以后回家,不许再跟着那个鬼女人,好好地汉子被她教成什么了。”

猴子尴尬的擦擦眼泪,欢叫着和腊肉,云二,苍耳他们打招呼,见后面还有好多人不认识,就把头转向憨牛。

憨牛说:“那个瘸腿的是老廖,以后是咱们的管家,后面的都是苍耳叔他们从强盗窝里救出来的人,以后就跟着少爷混饭吃,都是咱家人。”

猴子冲着老廖给了一个大大的笑脸,然后就骑上马在前面带路,只要走过这片田野,前面就是成都的西门。自己家就在西门附近的浣花溪边上,现在流花河上落英缤纷最是好看。

这就好,把家安在城郭,要比安置在内城好,内城有时候会有宵禁,但是城郭就没有这个讲究了,三里之城,七里之郭,庞大的成都府城的城郭远比内城庞大,只可惜城郭历经战乱,早就损毁不堪,已经不再具有防卫功能了。

马车在落花里奔行,云大,云二,腊肉,憨牛都非常希望早一点看见自己在成都府的家。(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