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到底是谁在犯罪

八个农夫带着四个孩子,看样子其中的一个孩子才是这支小队伍的首领,这对走投无路的刀客和混子来说就是一口最美味的点心,而且这个点心看起来比较大。

所有的人都在和衣而睡,云峥悄悄地起身,站在院子里听外面的动静,虽然没有人声,但是云峥知道他们就在外面,回头看一眼驿丞的房间,里面黑乎乎的,估计自己被人家杀死,他也不会露一下脑袋。

“你不该给我们饭食的,也不该给驿丞二两银子的,更不该给伙计一次赏赐五十文钱的,出门在外,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财不露白这句话么?”

云峥知道那个小捕快就在屋檐下,耸耸肩膀道:“你是捕快,下不能护佑龙门镇百姓的安危,上不能效忠于我这样的上官阶下,现在还在怪罪我,你就不觉得自己有些失职吗?”

“我吃了你家丫鬟给的一碗饭,自当竭尽全力保你平安,可是我能力有限,等那些人杀进来的时候记得跑快一些。”

听了这句话,云峥才回过头仔细的看了一眼小捕快,看得小捕快都有点害羞,云峥这才说:“你可能不知道,有一个很厉害的女人说我和她一样都是虎狼,还有一个和尚说我是条巨鳄,之所以离开我原来住的地方,就是因为所有人说那个地方的池子太小,容不下我这条猛兽或者巨鳄,所以出来看看别处的风景。

我这人一般很少干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但是。自从在一件事情上铸成大错之后,被好多人鄙视了很久。所以就好心的把龙门镇的灾难嫁接到我自己的身上,现在不是很成功吗?”

小捕快猛地走过来,一字一句的对云峥说:“你这是在找死!”

“找死?不会的,对面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你也看到了,他们连双像样的鞋子都没有,手里拿的武器也大部分是木棍,只要杀掉最凶悍的几个人。他们就只能一哄而散,或者跪地求饶。”

“你怎么知晓他们会投降,而不是亡命攻击?”

“有能耐的人早就走了,只剩下一些没能耐的人在这里欺压这里的百姓,混一碗稀粥喝,只要能活下去,他们就不会想死。

对了。杀官就等同于造反,所以这些人其实都是犯了死罪,我杀之有功无过,说起来最后捡便宜的人只会是你,原因就是整个龙门镇只有你看起来像是一个人。”

捕快倔强的看着云峥,就像是看着一个死人。这些天他已经清点过了,留在镇子上的人绝对不少于两百,只需要一个浪头就能把他们十几个人湮没,这时候还说什么人心。

“帮我看着院子,我去睡一觉。起来以后要开始杀人,你来善后吧。”

云峥说完就走进了屋子。和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九把猎弓加上一把燕翅弩,只要狠得下心足以在中原横行了,这样的事情又不是没有过,王伦带着十几个强盗就转战千里,所到之处郡县需要奉上礼物才能避免遭受强盗的攻击,这就是大宋懦弱的百姓和官府在强盗面前的丑态。

三更鼓响,捕快看着面前几个穿着皮甲的人惊讶地嘴巴都合不上了,那八个看起来极为憨厚的农夫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变成了八个嗜血的武士。

这几个人都是在豆沙关杀过人的,也抓捕过强盗,对强盗的性子非常的熟悉,此刻面临被包围的境地居然丝毫不见慌张,因为他们已经被武装到了牙齿。

腰间挎着横刀,背上背着猎弓,箭囊就在伸手可及之处,短小的解手刀就插在小腿上,只有头上没有盔甲,清一色的绑着一条白色的丝带,这是为了在夜晚好辨认。

早在第一批牛皮过来的时候,云峥就用牛皮交换了这八幅皮甲,又为自己定做了一套小一点的皮甲,原来是为抵抗吐蕃人做的准备,没想到如今用上了。

大门打开之后,门外黑乎乎的,一个人都没有,苍耳身上裹着麻衣,赶着骡车第一个出了驿站,三辆骡车,一辆牛车,悄无声息的走在松软的沙地上,头上只有一轮清冷的月光照在大地上,似乎云峥多虑了,一个强盗都没有。

马车走到月亮地里,才有一个提着刀子的汉子嘎嘎笑着走了出来,这家伙的胳膊刚刚抬起来,云铮就猜想这家会是不是要喊打劫时候的切口,抬手就扣动了弩箭,俩丈远的地方,云峥又是往胸腹这些面积大的地方射击,自然没有射不中的,切口没有喊出来,一声惨叫就已经传了过来,这家伙半跪在地上想要把弩箭拔出来。

苍耳这个憨厚的农夫,这个时候变得嗜血无比,从骡车上举着给牲口铡草的大铡刀跳了起来,抡圆了狠狠地一刀就砍了下来,只听到半声哀鸣,铡刀就从这家伙的肩膀上一直劈到腰上。

血液在月光下看起来是粉色的,飙的老高,苍耳的麻衣顷刻间就染上了一层血迹,面颊上也有,他若无其事的擦一把脸上的血,拖着这个汉子差点被砍成两半的身体扔到路边的泥坑里。然后朝着黑暗的地方嘿嘿一笑,又回到了骡车上。

捕快吃惊的看着旁边的云峥,没有警告,没有呵斥,一句话不说就开始血腥的杀戮,难道说这也是一位官员能够干的出来的?

“别看我,我早就说了我不是好人,谁敢挡路,我就杀谁。”

四周安静极了,云峥能听到那些沉重的喘息声,他们在犹豫,不知道能犹豫多长时间,不过按照一般宋人犹豫的时间来看,很可能会是永远。

“娃子!狂的没边了!”一个标准的关中腔从竹林里传了出来,随即一个人分开竹林,大喇喇的站在竹林边上,腰里的刀子并没有抽出来。

云峥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护在胸腹间的双臂,以及随时做好逃跑准备的双腿,放下手里的燕翅弩说:”秦凤路?那位经略相公门下?”

“某出自青涧城!”那个关中汉子骄傲的拍了一把胸口,非常的得意。

“种世衡门下的一个逃卒而已,也罢,看在你抵御元昊多年,给你三百文的价格。”云峥说了一个数字后,就不再多说,但是骡车里的甲士却一个接一个的下了车,那个壮汉的脸色大变,拱手道:“衙内说话算数?”

“关中汉子十五岁就做爹了,几贯钱的事情,谁会看在眼里。”说着话就从骡车里拿出一个布口袋,随手抛到这家伙的脚下。

那个汉子捡起布袋,朝里面瞅了一眼,立刻将麻布袋子拴在腰间,月光下的一张白脸迅速的变成了红脸,拱手道:“衙内少待,且看我西军战力。”

他的声音刚落,竹林里就惨呼不断,数十个衣衫褴褛的汉子惊惶的从竹林里逃了出来,四个同样持着横刀的壮汉在后面追杀。

为首的壮汉哈哈一笑拔刀拦住一个让过木棍,横刀斜斜的刺进盗匪的肋下,身子倒转过来,又一刀砍翻了一个,哪怕是激战中,也不忘记观察云峥的举动。

眼看着几个跑的快的就要钻进松林,苍耳他们开始控弦拉弓,十几丈的距离对于这些习惯在夜间射杀猎物的猎户来说简直就不算是障碍,随着弓弦狂响,八只白色羽箭贯进了盗匪的后背,盗匪狂叫着倒在地上,有两个已经被贯穿了咽喉,只能抽搐着挣命。

关中汉子停止了杀戮,举着横刀警惕的看着云峥,这些箭手对他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为什么不接着杀?西军是按照人头来计算功劳的,我这里也一样。”

“衙内莫要戏耍小人,您座下有神射手在,那里轮得到小人效力,只求衙内饶我等一命。”

“还真没戏耍你们,这些射手其实都是我的父兄长辈,劳动他们下杀手我觉得不值,所以,你尽管去赚你的钱,听说这里的盗匪有两百余人,你们要是能杀的干尽,几十两银子也能让你们安身立命,不要再沦落成盗匪,西军在青涧城固守十年,殊为不易,不管你们出于什么原因做了逃兵,我不在乎,这些钱就当是酬谢你们往日的功绩吧。”

关中汉子重重的点点头,又开始杀进战圈。

这几句话真的是云峥的心里话,自从种世衡修筑青涧城之后,以固延州之势,护河东、河西粮道,作为进图银、夏州(今榆林南、横山西北)基地。他率军民且战且筑。城成,北宋王朝任命他为“知城事”,并授他“内殿承制”。从此,种世衡开始了自己的戍边生涯。守御青涧期间,开营田,通商贾,结好四周羌族。每当西夏军来袭,羌民即先通报,故每战有备,这是极聪明的办法,和云峥在豆沙寨做的事情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他还真的对这些青涧城来的人下不了死手,在他看来,既然已经为百姓效过死力的人,确实应该得到些优待。

随着地上的尸体逐渐增多,云峥对身边的捕快说:“你不打算挣点钱?看在你刚才那番话的份上,一个人头算你四百文。”

捕快苍白的脸颊忽然变得愤怒,指着云峥说:“这是不义之杀,我断鸿虽然穷困潦倒,却不会去赚这样的血腥钱。”

“他们是强盗,我是官员,虽然不是本地官员,贼来需打的古训还是要遵守的,你身为捕快,同情这些强盗,失职了吧?”

“他们还不算是强盗,从头到尾都是你在杀人,不是他们在杀人!”

“你的意思是等我的脑袋被砍下来之后,你再来拼命为我复仇是不是?”

PS:求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