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泰山难移

“肉干何在?”

这是彭蠡先生见到云峥只后说的第一句话,憨牛赶紧战战兢兢地将红绸包裹的几条腊肉捧了过去请老人家过目。

彭蠡先生嗅了嗅非常的满意,立刻就让老仆拿去煮,完事后见云峥有点发愣,就拍拍云峥的肩膀说:“合适的时间,有合适的拜师礼,这就足够了,你这个弟子我收下了,听说你烹得一手好茶,大异常人,老夫垂涎已久,速速烹来。”

云峥立刻就笑了起来,这个老师算是拜对了,像他这样的大儒反而不重视表面上的那些东西,老人家模样和蔼,语言温和,又是一个开朗的性子,这样的好老师,要是不把马屁拍足了,那就是自己在暴殄天物,不知好歹。

让小沙弥惠果带着腊肉,云二,憨牛去寺庙里玩耍,自己亲自从牛车上卸下红泥火炉,还有茶盘,这个茶盘可是名贵的红木所制,瘸子整整雕刻了半个月,又打磨了半个月,这才成型,里面放着一套洁白的茶具,光是物件就和大宋贵人们斗茶的器具不同。

从火盆里夹了一块烧红的木炭投进小火炉里,再扔进去两个干松果,片刻时间火焰便升腾起来,云峥取过银壶,加入清水,将银壶放在火炉上遗憾的对彭蠡先生说:“这个壶本该是琉璃所制,这样就能看见水沸腾之后的水花,不同的茶用不同的开始冲泡才会好喝,只可惜蜀之鄙没有琉璃工匠,制作不出那样的水壶,只能用银壶代替,让先生失望了。”

五沟坐在那里嘿嘿的笑道:“你就吹嘘吧,和尚没见过琉璃壶,你以为彭蠡老儿也没有见过?他可是在大富之家做客两年有余,见多识广,你蒙混不过他的。”

云峥笑而不语,只是耐心的用刚刚烧开的水清洗茶具,清洗过后,从竹罐里用木勺取出一勺茶叶,放进大茶碗里倒了一点开水闷香。

趁着这个功夫对彭蠡先生说:“世人都是蒸茶,烤茶,唯有学生用炒茶,这里面的学问很深,学生只学得一些皮毛,让先生见笑了。”

彭蠡笑道:“用别出心裁之法做事,只有两个结果,一是美妙绝伦,一是粗鄙不堪,既然五沟和笑林都对你的茶艺极为称道,老夫倒是充满了希望,到了现在,烹茶之术中的”洁“字你算是做的分毫不差。

听说你的茶水无香料之余韵,又无葱姜之厚味,只余一味茶韵,老夫渴欲一见。”

云峥笑而不答,见闷香已毕,就再次提起银壶将大茶碗添满,用盖子盖住茶碗,将嫩黄色的茶水倒进茶盅,请五沟和彭蠡先生用茶,算是敬师之茶。

只闻茶香就让彭蠡先生眼前一亮,两指捻起茶盅,里面的茶水只够一口,轻轻抿了一口,仔细回味,半响,又将剩下的茶水一口饮尽。

五沟笑吟吟的看着彭蠡不说话,只是不断地饮茶,茶叶的品质算不得好,三泡之后就已经淡而无味了。

看到云峥开始灭火,彭蠡先生才到:“此乃君子之茶哉,有颜回之风,先苦后甘,余味悠长,不染俗尘,不加繁华,只余青木之香,果然奇妙。”

五沟大笑道:“这个弟子收的值吧?遇到难事可以遣之应对,无事之时可以伴你悠游于泉林之下,争名夺利之时又能拿出来炫耀,没钱的时候还能弄几文用用,只可惜他不愿意当和尚,否则那里有你的机会。”

“酒肉和尚能教出什么好人出来,莫要误人子弟。云峥我且问你三件事,你要用心回答。”

见彭蠡先生如此庄重,云峥整衣肃手躬身道:“先生尽管问,弟子知无不言。”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知者不博,博者不知。善者不辩,辩者不善。汝能持否?”

云峥没想到彭蠡先生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自己做一个能听的进去忠言,并且能分辨出善恶好坏话的人,这一点必须做到,立刻大声回答:“能持!”

彭蠡点头曰善,而后又问:“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汝能知否?”

这一点也没问题,不过是要自己向大自然学习,只做好事,不做坏事,但是需要知道怎样才能做好事,云峥拱手道:“能知”心里面加了一句话,只要别人不惹我。

“你既然能遵守前两道,老夫也不苛求,今日受了你的茶水,坏了我的文心,第三道且等你出师之时再问便是。明年四月初五,来我锦江书院入博学苑进修,不得迁延,若得寸进,当可入审问苑攻读经史子集,自慎思,明辨,二堂出师后,自然会有笃行大道助你青云直上。你可知晓?”

云峥大喜,自己算是真正的进入了读书人的群体,只要升四级就能去参加大考,简单,四年之后,自己按照这具身体的年龄正是十八岁的大好年华,正好去东京汴梁城尝试一下自己能否东华门唱名。

礼毕之后就算真的成了人家的弟子,所以他和五沟和尚喝酒吃肉的时候自己只能站着伺候,五沟报复性的将云峥支使得团团转。

云家哪来的美食流水般的端了上来,彭蠡和五沟吃的满嘴流油大呼过瘾,明显喝高了的五沟指着云峥对彭蠡说:“如何?和尚骗了你五六年的揭帖柬书,有这么一个弟子,就足以偿还了吧?所谓宁吃好桃一个,不吃烂杏一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这小子的易牙之术也是精妙绝伦,而且他身上的秘密很多,留给你慢慢发掘,你会惊喜不断。”

彭蠡先生倒是没有失态,瞅着云峥说:“说到文运,我蜀中这些年从未有大才横空出世,若你有此机缘,老夫哪怕竭尽全力也要送你入青云。”

看到老头子有点黯然,云峥不由得苦笑,没有文运?苏轼那家伙马上就要像太阳般横空出世,整整照耀亚洲一千年,自己在他面前算什么东西?

见老头子也喝得差不多了,身子靠在瓷枕上摇摇欲坠,只好背着老家伙在老仆的帮助下送到了客房,至于五沟自然有其他的和尚照顾。

给老仆留了一些酒肉就带着全家回去,进了豆沙关在自家的家俱店休息一阵子,云二和腊肉带着憨牛去吃烤豆腐,只有云大一个人坐在店里四处看看。

满世界都是油漆味,好在都是植物漆,云大并不反感,发而有些喜欢,这个坏毛病是从上一世带来的,汽车跑过去之后的废气,能跟着闻好长时间,不过那是在乡下,城市里的汽车尾气味道可就不那么好闻了。

看了好大一圈子,对这些古色古香的家具非常的满意,每一个都拿手摸摸,瘸子的手艺确实不错,能在自己绘制的图案上进行自发的改进,比如这架官帽椅,背后的弧度就非常的美妙。逛得久了,不但觉得无趣还妨碍伙计做事,于是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等着腊肉他们回来,一个女子抖抖索索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先不说话,扑倒在地上就对云峥梆梆的磕头,吓了云峥一跳,当那个女子抬起头来的时候,云峥才认出她来,原来是萧主簿的那个爱妾杏花,现在的杏花早就没了初见是的那些富贵气,满脸的风尘,人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她当年残酷的对待杏花楼里女子,如今自己沦落风尘,也该知道其中的苦楚,杏花楼从来就没有改变过,以前是什么模样,想在依然如此,每回路过杏花楼云峥只想快步走过,他能为那些冤死的百姓复仇,却对杏花楼里的那些ji女无能为力,僰人女子自己也只能救一个腊肉,超过两个就会遭到官府的质问,如果想要将那些女子全部救出来,难度比云峥自己攻陷元山还要困难。

元山不过是一座明面上的大山,身份却是压在所有人心头的一座大山,就连街上的乞丐也觉得自己比那些僰人高贵些。

“多谢公子美言,杏花没齿难忘,刘县丞已经纳小女子为妾了,方才出门采办,偶然见到公子,杏花只是过来磕头谢恩,这就走。”

本来还想说话,但是话语在嘴里咕哝了三圈子到了最后也只能长叹一声,挥手让杏花离去,没法说,也不知道怎么说,当年的凤凰已经沦落成了草鸡,还能如何?

腊肉带着云二憨牛从远处高兴地走过来,每人手里都拿着一大串烤豆腐,边吃边走,杏花见到腊肉过来,连忙低下头提着篮子匆匆的走远了。

腊肉嘴里叼着一块烤豆腐若有所思的瞅了一眼杏花,不过很快就不再理会,不管哪个女人是谁,都和自己无关,给云二擦嘴都比关心那个不相干的女人是谁重要。

回家的路上云峥一句话都没说,说起来是个大讽刺,自己不喜欢青楼,偏偏是花娘青楼的第一个股东,说不定还会是最大的一个。

人活的就像是一个轱辘,不管如何的转动,也无法逃脱辐条的控制,没了辐条,车就塌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