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伤离别

花娘在确定了瘸子他们的手艺之后,就立刻绝了马上去成都的心思,她要在这里监工,看着瘸子一点点的把所有的家具做出来。

重中之重就是床,手艺之繁杂,简直骇人听闻,床上有床围,围子分为三个界格,内饰花纹。床外有格扇门,上面饰有菱花、如意等图案。雕花之后用桐油摩擦,然后上漆,一个床,就让瘸子和十几个匠人忙乎了一个月。

“这叫小榻床,上面加上抽纱还有绛幔,就另成世界,灯火下一位纱衣女子端坐床头,不需娇呼,也不必迎接,朦朦胧胧的样子,就算那位娇娘平日里只有六分颜色,我们也能将这六分颜色卖到十成。”

听了花娘的话,云峥的脸都要抽成包子了,牙疼般的吸着凉气说:“我们这个词就不要用在这里了吧?你直接说我就好,哪怕说妾身也不错,就是不要用我们这个词,弄得我现在已经有了罪恶感。”

花娘轻笑一声道:“难得啊,难得你是我见过第一个不将女子当成财货的男人,你知道什么,你以为我们这么干,就是在伤天害理?

知不知道好多人家将姑娘养大成人之后,就等着卖掉换钱呢,还有好些人家见自己闺女长得美貌,就从小教授琴棋书画,各种本事,知不知道,等女子十三四岁的时候就会进入大户人家当小妾,或者卖到青楼做ji子,人家爹娘都不心疼,你胡乱心疼个什么劲。”

花娘的这些话说的就有些偏激,云峥没有回答,花娘的身世里很有可能就有这么一段,所以遇到笑林这样真正怜惜她,敬重她的男子就一心想要扑上去。

第一张床做好了以后,后面的床就做的飞快,云峥奇怪的发现,这样豪华的小榻床,花娘只做了三张,剩下的都是些别致的器具,还有豆沙寨特有的桌椅。

“一座青楼里只需要一个出名的ji子,其余的都只不过是陪衬,做那么多的床做什么,卖肉吗?越是价格昂贵,精致的青楼,就越是不会去轻易地卖肉,没得糟蹋了青楼的名声。”

云峥不知道花娘如何一个人支撑起一座诺大的青楼,不过从一些细微的地方就能看出来她的目标,自从自己成为花娘的第一个股东之后,她在豆沙关的花销就没有掏过一个铜子。

这一次贩卖马匹的利润很大,这里面本来就该有笑林的一份,五沟拿走了一份,用于建设他的白云禅寺,笑林却没有拿走一文钱,云峥知道他的意思,所以就由着花娘的性子胡来,反正是花的是笑林的钱,跟自己无关,一个将要去参加科考的士子如果去开青楼那才是巨大的笑话。

花娘到底还是走了,问云峥要了猴子去帮自己跑腿,然后找了一家镖局,护送着她上了路,此时已是秋风瑟瑟。

五沟来送别,却不见笑林,花娘的神色有点黯淡,没有和云峥已及五沟行女子的蹲礼,而是像个男人般的抱拳而别。

腊肉给花娘抱了好大一包牛肉包子,还有一些路上吃的东西,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花娘抱着腊肉安慰了好一阵子才走。

离别有时候很简单,也很轻松,没有离别的箫笙,只有一句珍重而已。大家前面的路都是黑的,谁能知道知道自己会在前方遇见什么人,遇到什么事情,且走着吧。

阔叶林在落叶,针叶林依然翠绿一片,一个宁愿活的宽枝大叶的从春天骄傲到秋天,宁愿从枝头凋落也不愿意像松针一样委屈自己,只是为了多活一个冬天。

花娘就是这样的,她舍弃不了繁华,也喜欢在繁华中死去,嫁做他人妇青布包头的在荒村隐姓埋名她做不到,哪怕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

挂在云家墙上的一把剑不见了,笑林也走了,走的无声无息,不管是云峥还是五沟都知道青山绿水间必定有一个人在护卫着花娘远行。

或许花娘也知道,否则就不会在走的时候就不会那样的开心,愉快。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这首歌也不错,如果也是和尚写的就送给贫僧,反正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诗词都是和尚写的,贫僧知道,天下和尚不分家,贫僧就拿来用用,最近在成都的诗会贫僧久无佳作,已经让成都的诗坛黯然失色。”

“确实如此,这首歌的确是和尚写的,反正你们和尚比我这个红尘中人还要来的多愁善感,估计以后还会有好多和尚做的诗词,你想用就用吧。”

花娘走了,笑林走了,猴子也跟着走了,真正感到伤感的是憨牛,他和猴子从来就没有分离过,五沟和尚不喜欢伤感,笑吟吟的和云峥打趣。

回到寨子的时候梁老爷带着梁琪就在寨子里等候,梁琪最近清减了很多,脸上的肉都快瘦没了,给云峥的感觉,那张脸上就剩下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了。

“少兄动豆沙县则翻天覆地,少兄出,元山,雄鹰两部灰飞烟灭,如今豆沙县大害移除,少兄当具首功!梁宫佩服之至。”

“机缘巧合下的事情,先生谬赞了,先生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梁先生苦笑一声道:“豆沙县的百姓的到了好处,不但再无盗匪之忧,还能减免五年的钱粮,朝廷也因此得以屯兵元山以窥高原,唯有老夫与少兄恐怕会损失惨重啊,商道不再,前期的投入尽付东流水。”

“怎么可能,雄鹰部完蛋了,那是因为莫达的洗劫还有黑石花嘛两部的落井下石,与我等商贾何干?现在草原上战乱不止,估计再有一个月的时间就会平息,现在草原上已经开始落雪,部族都在为过冬忙碌,等到明年春暖花开,驮队再去一遭就是,何来东流水只说。”

梁先生大喜,握住云峥的手说:“难道说吐蕃人竟然不知此事不成?”

“不光吐蕃人不知道,大宋也没几个人知道,那些官员也不知道,所有人都以为是吐蕃人想要劫掠元山的财富,结果被莫达杀了个措手不及,而且雄鹰王也被莫达,或者那个部族的射雕手射死了。

所以说开春之后,赖八的驮队又会继续过去和吐蕃人做交易,第一笔货物白送,第二笔货物就必须恢复原来的交易价格,也就是一头牛两斤食盐,这个价格以后就不要轻易地动了,宗族留下来的财富,无论如何也不能被糟蹋了。”

梁先生点头称是,梁琪好奇的看着云峥,像是头一回见到他一样,沉默了半晌才说:“你弟弟当初说的一点没错,萧无根确实连帮你提鞋都不配。”

“云家人喜欢吹嘘,你不要见怪。”云峥将抱着自己腿的云二抱起来,肃手邀请梁家父女进房间叙谈。

“我觉得你真的可以在东华门唱名,尽管你现在已经是官身了,从八品的承奉郎已经可以让你跻身士林而无丝毫的逊色,你今年不过十四岁而已。”

“那是卖马得来的官职,还以为会给我一个弼马温的官坐坐,谁知道给的是文散官,我的运气一向不错,这你是知道的。”

梁先生捋着胡须道:“百来匹真正的战马,这样的功勋,对得起朝廷的封赏,听说你的告身已经下来了,因何不穿戴起来,少年人穿官服才有贵气。”

“官服太大,有沫猴而冠的感觉,不谈也罢,说起生意,在下想要一个条件,不知是不是有些得寸进尺了?”

梁先生听到云峥需要谈条件,立刻就坐的很端正,他很想知道云峥到底要跟自己要什么样的条件,如果不太过份,他已经做好了答应的准备。

“我要走了,这里的生意中我有很大的份额,现在想把它分解一下,驮队的生意,三成归入赖八的名下,虽然他是一个流民,但是我不想亏待他,可否?”

梁先生点头道:“赖八出生入死,爬冰卧雪的煎熬,拿你份额的三成不算多,老夫同意,这是你个人的私事,不算条件,老夫洗耳恭听。”

“剩下的七成,你梁家今后要承担更多的义务,所以三成归你,莫要推辞,给您股份其实就是想借用梁家的门路保住这条商道而已,所以您大可正大光明的拿下,其余的三成归豆沙寨,我只留一成能够活命即可。

而在下的条件就是,不管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不得资敌!否则就是我云峥的生死大敌,不见生死誓不罢休!”

云峥前面的几句话说的如同春风化雨,谁听了都舒坦,但是最后几句话却说得疾声厉色,掷地有声。

梁先生离座起身,恭敬的向云峥拱手作揖道:“此事也是我梁家的要求,少兄所言,甚合吾意,梁宫在此对天盟誓,若有违反,不得全尸!”

云峥扶起梁先生,并没有多说别的话,只是朝外面喊道:“赖八,进来!”

已经听得涕泪滂沱的赖八,一进门就单膝跪地发誓道:“赖八若有歹心,不得好死。”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流民能得到云峥和梁家的许诺,从这一刻,他终于觉得自己活得有点像一个人,而不是丛林里的猛兽。

老族长非常的平静,现在豆沙寨是云峥说了算,这孩子已经是官员了,自己马上就要是里长了,这些钱财上的东西,都是公产,云峥留下的越多,将来回到这里的可能就越大,一家人,钱财装在哪个口袋里都无所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