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发动

临睡前云峥才将所有的木条摆好,不是因为数量多,而是因为他的手在发抖,谋事在人而成事在天,自己的计谋是简陋的,粗糙的,甚至是不严谨的,但是现在,他是自己唯一的选择。

再一次推倒了木牌,这一回木牌摆的位置很正,全部都倒了下去,直到这个时候,云峥才把手里握着的最后那枚木牌摆了上去,这一回,木牌不会再倒下去了……

不想看星星的时候它星光灿烂,想看星星的时候却乌云满天,月亮在云层后面飞快的行走,似乎永不疲倦,猴子和憨牛在低声讨论到底是月亮在跑还是云彩在跑,讨论了很久都没有结果,云峥当然知道这是云彩在跑,事实上月亮也在跑,不过这是地球公转的结果。

他不想告诉猴子和憨牛更多的知识,因为这会引来他们更多的疑惑,只是浅笑一下,就拉开毯子睡觉,外面的帐篷里传来了**女爱的声音,这是赖八在向他的情人们告别,直到现在,赖八还认为自己将来还能够继续在这里经商。

这一次会死多少人?云峥不知道,赖八云烨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莫达要自己转达的那句话的意思,他在心安理得享受着自己的幸福。

晚上的时候有急促的马蹄声向元山的山口奔去了,不是一两匹战马而是很多的战马,甚至可以说是战马群。

雄鹰王到底是一个久经战阵的悍将,他很清楚事情不能拖得太久,当他的武士人数到达六百的时候,他就悍然发动了攻击,他们发动的时间超乎了云峥的预料,总以为最少还需要三天,没想到雄鹰王一刻的闲暇都不给自己的武士留。

云峥看着手里小小的沙漏,默默地计算着时间,后天天亮的时候,这些吐蕃武士就该到达元山了,清晨的元山是防守最薄弱的时候,因为早就听说元山的早晨是从中午开始的,清晨的元山浓雾弥漫,阴湿寒冷,并不适宜人类出来活动,只有当阳光消除了雾气之后元山才是人类的世界。

闷雷般的马蹄声自然惊醒了所有人,好些妇人赤裸着上身就钻出帐篷向已经远去的战士欢呼祝福,他们的父兄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征伐了。

赖八被那些吐蕃妇人无情的抛弃了,那些妇人已经在准备迎接得胜的父兄们归来,无暇理睬赖八的心情好坏。

让赖八更加郁闷的是云峥要求驮队需要立刻启程,不能有片刻的迁延,只要雄鹰部开始和元山的盗贼激战的时候,莫达的骑兵群就会立刻过来抢劫天湖,云峥不想商队也成为莫达的目标,莫达走的时候能通知一声,已经是看在赖八救了自己性命的份上了。

昨夜的癫狂让赖八和他的族兄们精疲力竭,不过他们在云峥严厉的催促声中还是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回程的时候要轻松的多,至少每人都能有一匹马。

云峥的马鞍子上拴着一条缰绳,那匹一岁口的小马就紧紧地跟在后面,同样幼小的马还有三匹,这是最精贵的东西,受到了赖八的精心照顾。

云峥胯下的这匹大青马已经和他非常的熟悉了,虽然在赶夜路,云峥依然稳稳的坐在马背上,向主人告辞的时候,找不到雄鹰王,黄又廷神色不定的出现在驮队的边上,拉着云峥的马笼头欲言又止。

“老黄啊,我们要快点去元山,那里一定有大笔的生意可以做,雄鹰王不可能拿走元山的所有东西,这时候去,正好赶上帮着大王打扫战场,一些大王不要的东西,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价值连城,比如说盗匪头目的脑袋就是其中的一项货物。”

云峥说的兴高采烈,黄又廷却神色不定,心不在焉,犹豫半晌之后才对云峥说:“世兄,不如我也去元山,有我在,你和雄鹰大王说话也好说一些。”

“您就是不说我也会邀请黄兄一同前往,做大买卖怎么能少了黄兄您呢。”

云峥的话好歹让黄又廷的心安了下来,从帐篷后面牵出三匹马出来,估计这就是他在这里的所有财产,他已经感到危险了,现在只想逃之夭夭。

对于一个将豆沙县的情形出卖的干干净净的家伙,云峥从来都没想过要放过他,只要在元山利用完他最后的价值之后,也就到了该抛弃他的时候了。

匆匆的赶路,自然不会有那些吐蕃武士一人双骑快,天亮的时候将将走了一半的路,不需要用脑子判断吐蕃人的行踪,马蹄践踏过的草原和马粪,就已经充分的指明了他们的去向。

走了半夜,此时正是人困马乏的时候,云峥吩咐大家下马歇息一下,烧火做点饭吃,按照自己的速度,三天后才能赶到元山,而这个时候,吐蕃人已经和元山的强盗激战了两天,胜负也早就该分出来了。

现在只祈祷莫达的进攻不要开始的太早。

从萧主簿家里得到的那把短剑云烨一直戴在身上,虽然自己不太会使,有了它的存在总能安心一些。

吃过饭,赖八他们就迅速的铺好毯子开始睡觉养精蓄锐,黄又廷却急躁的不停地打转,想要催促云峥快点走,又不敢说出来,因为他发现这时候的云峥威风十足。

休整了一个时辰,才继续上路,小马调皮的在大青马的周围不断地蹦跶,一会跑到前面,一会跑到后面,片刻都不停止。

初秋的草原是最美的时候,黄绿相间美的让人心醉,如果说春日的草原还只是一个羞涩的少女,那么秋天的草原就是一个丰硕的妇人,在这里总能找到可以吃的果实,山丁子,沙棘,遍地都是,如果运气好还能找见几颗蓝莓果,这东西吃起来最是可口。

云峥现在并不急,他不急着看元山的战况,慢慢的走就是想看看天湖那边求援的人什么时候过来,如果时间太早的话,他不介意杀掉那个前去报信的人。

沙棘吃起来酸甜可口,就是没什么果肉,捋一大把塞进嘴里榨干汁液之后,嘟着嘴果核就像机关枪的子弹一般从嘴里喷了出去。猴子举着好大的一枝子在后面为云峥供应弹药。

走到山口的时候就看到草原上有两个骑兵亡命的从远处跑了过来,云峥就让驮队等候在山口,准备听听消息,此时他已经能看到元山上冒起的黑烟了。

等哪俩骑跑近了,才发现这两个家伙骑的马上连马鞍子都没有,脸上全是黑乎乎的血迹,见到云峥和赖八就急促的说了好大一串话。

黄又廷本来就蜡黄的脸上顿时一点血色都不见了,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般,赖八和他的族兄弟们连忙把骑士扶下马,灌水的灌水,一边把吃的东西往他们的手里塞。

“莫达洗劫了天湖!”黄又廷终于惨叫了一声,懊悔的拍着自己的大腿,看云峥的目光也充满了恨意。

驮队的人对他的恨意视而不见,匆匆的给那两个吐蕃人换上了自己的马,他们骑的战马已经快要口吐白沫了,要是再这么骑下去这两匹马就废了,都是最好的战马要是废了就太可惜了。

两个吐蕃人瞅了一眼黄又廷不约而同的就抓着他的胳膊将他架到马上,冲着云峥说了一句感谢的话,就在黄又廷的惨叫声里快速的向元山驰去,不知道黄又廷能不能活到元山,毕竟把一个人的肚子顶在战马的铁过梁上快速的奔驰,五脏六肺都会移位的。

目送他们离开,云峥笑着对赖八说:“你不是说还有一条道路吗?我们走那一条就是了,这时候只要是雄鹰王看到的宋人,恐怕都会难逃一死。”

赖八终于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上下牙齿扣得咔咔直响,好半天才对云峥说:“我们以后再也不能去草原了?”

“也不是,也就是停一段时间,如果黑水部和花嘛部不算太笨的话就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好机会,一个只有一千武士的部族,实在是算不上大,他们还接连不断地作战,几百里地疲于奔命,整个部族被吞并也不算什么大事,毕竟草原上就没有长盛不衰的部族。

你只需要等草原上的战事平息了,就能继续做生意了,而这一次,这里的生意全是你的,我一个铜子都不会要你的,你将直接和梁家做生意,只要把牛肉干的生意给豆沙寨就成。”

“我们现在做什么?走另外一条路迟早还是要经过元山的,那里绕不开啊。”

云峥一面跟着赖八走路,一边对他说:“谁要绕开元山了,我们等雄鹰部的人走了之后就去元山放一把火,把那里的房子和建筑彻底的烧掉。还元山本来的面目。这样美的一座山,有了那些东西变得丑恶不堪。”

猴子和憨牛跟着云峥的笑声也大笑起来,烧掉元山的土匪窝这一宏伟的构想也曾经出现在兄弟俩的梦想里,没想到如今还能有机会实现,真是大快人心,只要烧掉元山,兄弟两屈辱的往事也就会彻底的化为飞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