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蒸笼峡

还没有到秋天,云家的青稞就熟了,云峥,憨牛猴子三个人很快收收割完了那点青稞,晾晒在谷场上,也只有小小的两个粮垛,晒了三天之后,就用连枷将青稞拍打下来,收获的粮食实在是太少,两只不算大的瓦缸就全部装下了。

好在云家不靠青稞过活,要不然这个五口之家会被活活的饿死。

赖八已经催了几次了,他已经向牧民们许诺,这一次会带更多的货物过去,如果再不走,就来不及进行下一场交易了。

可是云峥这段时间留在家里不出门,他在一面墙上写满了一些奇怪的符号,还有好多的连线,一遍又一遍的演示将要发生的事情,计划做好了,也就到了启程的时候。

豆沙寨现在对山民不是很排斥,但是也不是很欢迎,他们之间保持着谨慎的交往,山民来到豆沙寨,是绝对不会进寨子的,当然,寨子里的人也不会特意的邀请他们进来。

看到寨子里堆积如山的货物,赖八非常的兴奋,云峥从来都不骗人,这一次的货物准备的非常的充分,近百驮货物,一定能够满足黑水和雄鹰两个部落交易需求的。

豆沙寨里的人将驮队交给了赖八,就在大家准备进山的时候赖八发现云峥和另外两个少年也跟了过来,还想说不用送的太远,就听云峥说:“这一趟我也过去看看,你给的数据没有办法看,也没有办法进行统计,大事在即,我需要一个准确的数字和准确的形势,还是自己亲自去看看比较好。”赖八没有反对,毕竟这个驮队可以说是云峥的,不是他的。

“驮队里的所有事情,依然是你说了算,每个地方都需要有规矩,你放心,你的任何决定我都会遵从,不给你添麻烦。”

赖八这才松开了绷紧的脸膛,他最担心云峥在驮队行进的过程出出一些新的主意,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既然云峥已经保证了不多嘴,这就彻底的满足了赖八的虚荣心,作为行家,他也认为自己的尊严不能受到挑战,不管来自谁。

高兴起来的赖八长喝一声:“开山喽!”就牵着第一头牲口走进了山谷。

行商说起来轻松,实际上非常的辛苦,赖八加上云峥主仆也不过十个人,却要照顾上百头牲口,山路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好走,上一次的大雨讲好多的路都冲垮了,驮队边走一边需要把路修好。

夏末的时节是这里最炎热的时候,所有人里面只有云峥最为不堪,猴子和憨牛走惯了山路,还有精神去草丛里抓只兔子之类的东西,而云峥就像是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张着嘴喘气,肺里面火辣辣的疼。

整个人就是靠着一口气支撑着,这股子对自己的狠劲,赖八都咋舌不已,到了晚间休息的时候,云铮坚持烧了一些水烫脚,挑水泡,不做这些工作,第二天根本就不可能坚持下来。

走到蒸笼峡峡口,云峥就觉得一股股潮湿的热浪从峡谷里往外喷涌,不一会,全身就被汗水湿透了,赖八要求把货物从牲口背上卸下来,因为热,所有人身上只能穿犊鼻裤干活,云峥尽可能多的喝了些清水,这才感觉好些,天色还早,就让人做好了饭,选了一片阴凉的地方睡觉,养精蓄锐后,才能一口气通过蒸笼峡和元山强盗的势力范围,这是最危险的一段路。

云峥躺在毯子上却没有半点的睡意,这里的气候太复杂了,高高的山上甚至能看到皑皑的白雪,想来那里一定很冷,但是山下面的峡谷里,却热的好像地狱,山腰上在下雨,自己这里却是艳阳天。

猴子躺在云峥的身边小声说:“过了蒸笼峡就能看见元山了,元山很大,也很高,走一天时间就能到蒸笼峡,现在元山的老大估计会是华马蜂,彭六子斗不过华马蜂的,因为华马蜂长得比较好看,黑虎的老婆一个月有一大半时间是和华马蜂在一起的,所以彭六子是斗不过华马蜂,山上有一个黄先生,他就说过一句话:得花者得天下。这个花就是黑虎老婆,叫小花。长得漂亮极了,甚至比那个梁家闺女还要好看。”

说到这里的猴子竟然咕咚一声咽了一大口口水,云峥没好气的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怎么对一个半老的徐娘都这么痴迷。无声的笑了一下,就侧过身子就继续睡觉。

对这个女人,云峥和笑林有过一次长谈,笑林认为这个女人似乎也在瓦解元山,她似乎也在想办法引起元山强盗的内斗。

对这件事情云峥不置可否,主弱臣强的情形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权臣互斗,只有这样自己这个首领才能坐稳,后金的国母大玉儿早就把这一招用烂了,为了儿子能够登基,委身于权臣都义无反顾,挑拨离间算得了什么,这是一个聪明女人的本能。

一旦攻破元山,想要除根云峥认为第一个该杀的就是这个女人,只有武力只能为害,当武力配上智慧之后,就成了祸害。再加上美丽的面容,这简直就一个完美的蚁巢模式,不快快的清剿掉,白莲圣母就等不到宋朝南迁就会出现。

没想到会休整一天半,到了第三天,星星还挂的漫天,赖八就要求大家启程,匆匆忙忙的吃了早饭,云峥就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驮队走进了蒸笼峡。

以前听赖八和猴子,憨牛说这里很热,云峥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如此的热,只穿着犊鼻裤,汗水就像小蛇一般的浑身乱窜。

峡谷里到处都是乱石滩,有的石头跟房子一样大,散乱的分布在河滩里,小河边上一根草都没有,带着硫磺味的淡黄色河水,冒着热气汹涌的往下流。

道路边上还有一些高大的树木,不过赖八不许大家靠近树木,云峥随着猴子的手指望去,不由得毛骨悚然,低处的树叶子上爬满了嗅到汗臭气息想要吸血伸长身子的蚂蝗,赖八从自己的背包里取出一只活着的兔子随手扔到树荫下,就看见树上的蚂蝗雨点般的落在那只兔子的身上,一瞬间的功夫,那只兔子身上就爬满了蚂蝗,无论兔子怎样挣扎跑跳都甩不脱身上的那些吸血鬼,最后发了狂的兔子一头跳进了滚烫的河水里,河水只不过溅起来一朵小小的浪花,就把兔子彻底的吞没了。

赖八得意的看了正在吃惊的云峥一眼,吆喝一声就赶着牲口继续快速地往前走。

“这里蚂蝗多,就是没有毒蛇,那些蛇闻不得硫磺的气息,所以整条峡谷里都没有毒蛇。”憨牛用香头烤着一条掉在牲口身上的蚂蝗尾巴,那只蚂蝗立刻就松开吸盘掉了下来,憨牛一脚踩在上面,有血花溅出来。

“这东西不能用手拔,这样会把蚂蝗的身子拔断的,头钻进肉里面就麻烦了。”憨牛给云峥解说完,就忙着去烧烤别的牲口身上的蚂蝗,那些牲口已经明显的感到不安了。

云峥对蒸笼峡的险恶,满意极了,这才是真正的天然屏障,有时候上苍也会有意识的用自己的力量将两个不同的物种分开,比如懦弱的豆沙县百姓和强悍的雄鹰部牧民。

在蒸笼峡里没有哪一个地方是安全的,躺在巨大的石头上睡觉就像是躺在烧热的铁锅上,看到赖八他们跳进热水里洗澡,似乎非常的舒服,云峥小心的把脚伸进去试探一下,立刻就惨叫一声,那里面太烫了,不知道赖八他们是怎么适应的。

人不如牲口值钱,牲口全部站在旁边的一个水坑里,因为那里是整个蒸笼峡唯一的冷水坑,虽说那里的水温比较舒适,云峥也不愿意下去,因为水底下好像有好多的动物骨骼,不用说都是一些贪凉快的动物最后生生的死在了那里。

喝水,然后流汗,然后再喝水,再流汗,为了保持自己体内有足够的电解质,云峥让每个人都喝淡盐水,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持体力。

走了整整两天才走出了蒸笼峡,按照赖八的说法,如果是回程,就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了,因为好多货物都变成了会走的货物,人就会轻松好多。

云雾在半山缭绕,透过云雾的间隙,被太阳照耀成金黄色的山峰在熠熠生辉,夕阳下的元山如此的美丽,这让云峥暗暗地叹息,用不了多长时间,这里就会成为一个血肉屠场。

赖八的表情从未像现在这样凝重,即使在蒸笼峡里也没有这样担忧过,因为在蒸笼峡遭到折磨的只是身体,在这里生命几乎不值一文钱。

所有人都嘴里咬着一根木棍快步的行走,牲口的嘴里一样有这东西,赖八甚至创造性的给牲口的嘴上捂上了一个麻布袋子,这样牲口就连响鼻也打不出来了。

头顶上非常的喧闹,山脚下却异常的安静,只有牲口蹄子踩在碎石路上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马蹄子上也扎着厚厚的麻布。

云峥眯着眼睛不断地看着这座山,想象着这座山上的人,他们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状态?(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