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简单的美丽

赖八起来的很早,虽然腰骨动一下都会咔咔作响,他依然勤快的整理着剩余的货物,麻布变成了牛皮,盐巴变成了牛筋,铁锅变成了马尾,他的十二只骡子组成的驼队,现在也变成骡子和牦牛混杂的大驼队。

他的族中兄弟也带着奇怪的笑容从别的毡房里走了出来,有的还恋恋不舍的朝毡房看一眼,新的一天开始了,他们的生意也需要再一次开张。

留宿人家是需要留下礼物的,赖八将一匹麻布留给了纳西的妻子和女儿,赢得了她们发自内心的欢笑,出于私心,赖八还给了纳西的女儿一小块绸布做的手帕,还引来纳西妻子的不满。

来到小湖边上的牧民越来越多,他们赶着牛群,羊群,从遥远的地方赶过来,草原上的消息传播的非常慢,等到他们来到小湖边上的时候,这里的集市已经快要结束了。

赖八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休巴德勒,这句话的意思是我要了,没有人问价格,他们也不喜欢问价格,扛走了一卷子麻布,或者拿走那一小袋,一小袋三斤的盐巴,再把自己的手里牵着的牛塞进赖八他们的手里,扭身就走,干脆的一塌糊涂。

等到赖八感到饥饿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一点货物了,可是周围还是围满了牧民,看到他们焦渴失望的眼睛,赖八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混账。

四五天只吃烧烤的东西死不了人,抱着这种心思,赖八将自己用的锅碗也全部换成了牛皮,其余的牧民见赖八解开腰带,抖着衣服向自己解说他们确实没有货物了,这才慢慢的散开。

到了草原上自然就要吃羊肉,他们带来的一点大米都献给了头人煮粥喝,所以他们现在能吃的就只有羊肉。

“八哥,咱们只要多走几趟,就能发家啊,您说的那个云公子,他真的有那么厉害?”一个族兄吃着羊肉乌拉着问赖八。

赖八朝四周看看这才说:“问这么多做什么?你只要记着我们把这些货物带回去,然后从公子那里拿到钱和下回要交易的货物就成,其余的不该问就别问。”

赖八已经在这个族群里养出了声望,没有用别的手段,就因为他能给大家带来利益,所以这位族兄也只能低下头听赖八的调遣,这和年龄辈分无关,能忍耐的程度取决于赖八带来的利益大小而定。

雄鹰部是一个彪悍的部族,他们的能征善战是出了名了,凡是脑袋上插着鹰毛的汉子都是族中的勇士,赖八看到很多这样的人,勇士越多就说明这个部族越强大。

赖八不知道吐蕃到现在已经分裂了两百余年,自从吐蕃人的平民大英雄韦.科西来登在两百年前造反之后,吐蕃的叛乱就没有停止过,各地如工布、塔布、藏堆、尼木、潘域等地纷纷响应,正是“一鸟腾空,万鸟相从”,一夜间席卷了整个雪域藏土。各路起义军汇集在雅隆琼结,分别掘毁了历辈赞普的陵墓。据说只有松赞干布的陵墓没有被掘毁,这是因为他的丰功伟绩铭刻在藏人心中的原故。

也就从那个时候吐蕃从一个王朝蜕变成了诸侯割据的场面,部族和部族之间不是朋友就是仇敌,相互的厮杀从未停止过,几乎每一个成年人既是牧民也是战士。

云铮说过要赖八仔细的观察吐蕃的一切状况,如果有可能他很想知道这一带的吐蕃人到底有多少,这个任务就太难为赖八了,他的一双手无论如何也画了那么多的圈圈。

找到机会就娱乐,这也是吐蕃人对自己命运的解释,今日还是鲜活的生命,明日说不定就会变成冰冷的尸体。这就是草原汉子的命运,所以活着的时候要比雄鹰还要飞得更高,骨笛响起的时候就跳舞,神授格萨尔说唱的时候就倾听,没有人的时候就自己唱歌给自己听,该上战场的时候就奋勇的杀敌。

赖八对吐蕃人充满了好感,因为他在这里没有受到任何不公正的对待,这样的优待即使是在大宋也是让他可望而不可及的。

商队在小湖边上停留了十天,再买干净了自己带来的最后一点货物之后,赖八就打算离开这里,马上就要满月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路过那片熟悉的草场的时候,一个强壮的像山一样的吐蕃人张开双臂亲热的将赖八抱进怀里,就在赖八感觉快要被勒死的时候,那个满脸胡须的吐蕃人才松开了自己的胳膊,听到那个吐蕃人翘着拇指大声说“图及其”的时候,赖八的心才放进了肚子里,被人家感谢,总不会丢掉性命吧?

一个虚弱的青年从后面走了过来,极其虔诚向赖八行抚胸礼,他还不能说话,嘴里依然叼着那个竹管。

看到这个人还活着,赖八几乎高兴地要飘起来了,给牲口治疗的法子,用在人的身上难道也有用处?仔细帮这个年轻的吐蕃人检查了伤口,顺便把丝线抽掉。

吐蕃人嘴里的肉被自己剜掉了好大一块,以后想要张嘴吃东西大概是不行了,想要活命只能用那根竹管喝点稀得,看样子那个吐蕃人很久都没有吃饱了,站在那里直晃荡。

不过从那个吐蕃人油光闪闪的皮袍上,就能看出来这家伙的地位不低,就算是吐蕃人中的强盗,也一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家伙。因该能喝得起肉粥吧?

看完病之后就是狂欢,这是老规矩,赖八已经能够适应这些人的癫狂,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有喝葡萄酿的一天,木碗里倒满了暗红色的酒浆,一口下去赖八几乎不愿意喘气,只想把这样的绝世美味全部留在自己的肚子里。

大胡子的吐蕃人是那个青年吐蕃人的父亲,他对儿子身体的恢复非常的满意,只要四肢不缺,能骑马,能作战,能生孩子,就感到十分的满足,于是就一碗一碗的敬尊敬的客人喝酒,而赖八则是来者不拒,天还没有黑,他就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哪怕是醉中,他也抱着半坛子葡萄酿不愿意松开。

大胡子吐蕃人哈哈一笑,就将喝醉的汉人留在草地上,自己带着人骑着战马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之上。

带着商队往大宋走的时候,赖八的心里充满了留恋和不舍,即使他走进了群山,仿佛还能听见吐蕃女嘹亮婉转的歌声……

进了山,危险就无处不在,不但要防备从山上滚落的石头,也要小心的避开那些可能有大型猛兽的地方,即使已经走过六趟的赖八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走过峡谷,不远的地方就是元山,也是整段路最危险的地方,强盗们虽然不依靠在荒山野地里打劫为生,可是一旦遇上,赖八不认为这些强盗会放过自己的商队。

整队人马藏在一片雪松林里慢慢的等待天黑,他选择归程的时间必须是满月的时候,也只有在满月的时候才能快速安全的通过元山。

在每一头牦牛的嘴上套上小小的布袋,就是为了防备牦牛叫唤,至于骡子,它们是哑巴,不会叫唤的,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七个人全部闭上嘴巴,沉默的牵着牲口沿着崎岖的小路往回走,

很顺利,走过了元山的地域,也没有发现一个强盗,就在他们准备一头钻进蒸笼峡的时候,一个道人出现在他们面前。这几乎将赖八的魂魄都要吓得飞出去了。

“莫怕,贫道知道你们会从这里通过,只是想让你捎点东西给云大。”老道说完就从身边取过一个袋子递给了赖八。

袋子到了赖八手上,他就感觉到这是一个人的脑袋,而且是拿石灰腌制好的人头,一股子腐臭的气息久久不散。

道人又说:“这是一个恶人的头颅,你只管送给云大就好。”

赖八傻傻的点点头,嘴里含着的禁声木棍都没有拿掉,见老道让开了道路就匆匆的进了蒸笼峡,只要出了蒸笼峡,万事好说。

笑林道士看到堪称丰富到极点的商队,神情非常的忧虑,他看的出来,云大的计划正在逐渐完善中,而且事态也正在沿着预定好的路线在前进。

自己杀死黑虎更是给他的计划增加了很大的便利,不过这几天笑林道士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人,还是一个女人,这个人就是黑虎的老婆,这个女人在元山的地位似乎并不低,甚至可以说是这个女人在管理着整个元山。

元山的强盗并不生产,但是元山周围却有很多的山民,强盗们像官府一样管理着这里的山民,甚至已经有了简单的分工和等级。收纳到的钱粮到了最后都会交给这个女人管理,有两次笑林都打算对这个女人下手,只要杀了这个女人,元山的强盗就会立刻开始争斗。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抽眉不展的女人,笑林思量了很久还是没有下手,不是因为下不了手,而是因为这个女人正在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她竟然在挑拨强盗们互相残杀,从她给各个山头强盗的物资分配上就能看到端倪,下手不但隐秘而且恶毒,这让笑林不由得想起豆沙寨子里的云峥,他们才是一类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