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受制于人

不管山里的惨叫声多么凄厉,时间依然在慢慢的溜走,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云峥的脸终于恢复了,除了鼻子上还需要贴上膏药慢慢修养以外,整个人已经变得神采奕奕。

当梁琪知道云峥这一个月以来的惨剧之后,笑的快要活不成了,等到她笑够了,云峥摸摸鼻子说:“知道你家从新做了密押,拿来给我看看,有没有可能害得你家破产。”

梁琪极有自信的掏出一张十贯的交子拿给云峥,云峥仔细看了之后笑着说:“这一次改成藏头诗了?首尾联环的藏头诗,每一个字对应一句诗,你是不是以为读书人就干不出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了?”

“有本事猜出来才算,猜不出来吹什么大气。”

“不猜!”

“为何?”

“因为猜出来的是白痴!”

“你还是猜出来了,所以你是白痴,狼无良心在青山,山山相叠真壮观,有米一斗头上顶,下人抬头日为天,百日去一剩九九,知在里来病在边。”

云峥莫名其妙的入了人家的局,被人家当白痴戏耍了一番,随手就把手里的交子扔掉,这一张明显是假的,是这丫头故意弄出来埋汰自己的。

梁琪见交子随风飘走,哎呀一声就匆匆的去追,虽说是假的,被外人看见可就不好了。交子在风中不断地翻滚,她光顾着盯着空中的交子根本就没看脚底下,当她踩到软绵绵的东西的时候,才往自己的脚下看去,当她看到脚下是两个脏乎乎的人的时候,不由得发出一声尖叫。

憨牛已经彻底的麻木了,这一个月自己跑了八回,结果每跑一次,自己身上就会多添几道伤痕,鬼才知道这个寨子里为什么会到处都是机关。

掉进陷阱两次,踩到套环一次,遇到豹子一次,被乡民抓回来三次,最近的这一次是藏在晾房里准备等到天黑之后再跑的时候,结果遇到乡民烘干晾房,在底下架柴火,如果不是乡民听到晾房里的惨叫声,赶紧打开晾房,他们两个人就会被活活的烤成人干。

见到两个人全身被烫的很惨,云峥就把他们身上的镣铐取了下来,给他们敷了药,告诉他们,如果想走就走吧,只不过需要把元山的地形交代清楚就好。

两个伤痕累累的人能去哪里?只能躺在太阳地里慢慢的等着自己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憨牛看看满是伤痕的猴子,心里愧疚的要死,他已经知道猴子不愿意离开这个寨子,都是自己一心想要离开,猴子才会跟着自己受罪,现在脚上没了镣铐,憨牛反而没了要逃跑的心思。

见到一个漂亮的富家小姐大喊大叫,憨牛叹了口气就把脑袋抱住,用自己的身子遮住了猴子大半个身子,现在不是讨论谁对谁错的时候,这顿打是逃不掉的,这个小妞踩在自己的肚子上的时候,非常的疼,那双错到底的鞋子是木头底的,为了抓地结实,特意订了几个木头楔子……

憨牛和猴子在挨了下人的一顿揍之后,梁琪忽然睁大了眼睛问他们:“是不是你们把云大的鼻梁骨给打断的?”

憨牛抱着一顿揍是揍,两顿揍也是揍的麻痹心态回答道:“就是我打断的,你想要报仇,冲着我来就是。”

谁料想那个漂亮的富家小姐不但没有让下人揍自己,反而从马车上拿了好多的糕点请他和猴子吃,憨牛紧张的四处乱看,总觉得这顿吃完之后就是兄弟俩上路的时候了。

“你一拳的力气有多大?能把人打的昏过去不?云大有没有被你打晕?”

瞅着那个漂亮小姐兴奋地握着小拳头问自己,憨牛觉得这个寨子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对劲的,刚才还在痛殴自己的小姑娘,一眨眼就变成了自己这一伙的人,手里抓着两个绿豆糕吞咽了一下口水就对漂亮小姐说:“就打了一拳,然后他就口鼻一起冒血,我听见咔吧一声,把他的鼻子打断了,然后我就拖着他的脚往草丛里拉……”

在听完憨牛的讲述之后,梁琪气的直跺脚,吼叫着对憨牛说:“云大就是一只狡狐狸,你已经把他打翻了,就一定要堵住他的嘴,然后再塞上自己的耳朵,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要听,然后直接割下他的一只耳朵问他弟弟要钱,我保证你要多少,他弟弟都会给你。”

憨牛没有办法理解这个暴跳如雷的小姐的心思,刚才看他和云大在一起像是一对小情人,怎么这个时候就帮着自己出这么恶毒的主意?

猴子捅捅憨牛,示意他赶紧吃糕点,少说两句话,这个时候说的越多错的就越多。

梁琪恨铁无不成钢的拿脚踢了憨牛和猴子两脚,然后就拿着仆人帮自己捡回来的假交子,又去找正在看晾房的云峥,晾房烤牛肉干,这是一个技术活,不但要主意火势,还要不断地拿曲柄摇风叶,让空气流动,带走晾房里烘出来的湿气。

对云峥总能想出解决事情的办法这一手她是非常佩服的,前些天才说太阳晒牛肉干过于缓慢,还晒得不彻底,他在一夜间就建起来了这样的一个晾房,半干的牛肉干放进去不到一个时辰,就能有成品出来,效率非常的高。

最气人的就是他还把晾房这样的东西也拿来卖钱,卖给了回春堂的老大夫,因为回春堂也需要烘干药材,一个砖头泥胚垒出来满是洞的房子,他竟然好意思要人家十贯钱,这就是彻底钻进钱眼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情。

“梁掌柜的,看到这个晾房难道您就不动心,您家的产业那么大,总会有些东西需要烤干吧?比如说你喜欢吃的果干,或者是家里受潮的粮食。

如果有这样的东西您根本就不需为那些烦人的阴雨天发愁,您看看,只需要把东西放进晾房,不一会就会变得干干爽爽。

十贯钱而已,便宜,对您来说就是就牛之一毛,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万一您在运输牛肉干的过程中受潮了,您只需要弄进晾房再烘干一次罢了。”

梁琪愤怒的攥紧了拳头,很想再给云峥裹着膏药的鼻子上再来一拳,不是出于愤怒,而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家好像真的很需要好几座这样的晾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