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没有做的事

梁老头是人精,从头到尾就只说生意上的事情,只要涉及到别的事情,他就立刻会将话题拐到风花雪月上去,老家伙打定了主意不掺和进云峥暗地里的计划。

不光是他,刘县丞也是如此,这个粗笨的家伙这段时间居然开窍了,傻不愣登的猛吃猛喝,没几下就把自己灌了个烂醉,在仆人的搀扶下大呼小叫的离开了豆沙寨子。

笑林道士嘿嘿的笑着对云峥说:“天底下的聪明人可不光你一个,你看看那父女俩,你再看看咱们豆沙县的县丞,见到好处就会围上来,见到危险就会立刻躲开,小子,你的计划八成要泡汤,要不然你还是听老道的,直接去成都府得了。”

五沟和尚拍着大肚皮问云峥:“檀越这是准备借用吐蕃人的力量了?就不担心遭到反噬?野蛮的吐蕃人一旦进入花花世界,他们比元山盗还要凶残。”

云峥把最后一杯酒倒进嘴里,瞅着漫天的晚霞小声的说:“当一个人身处险境的时候,有计划就比没计划要好,哪怕是错误的计划也比没计划好的多。”

“决定要这么干了?而且不管后果?”五沟翻身坐了起来。

“是的,士子出山讲究立身,立言,立德,我就先从立身开始做起吧,剿灭元山盗就是我对这个世界做出的第一份贡献,也向大宋宣告,我云峥,来了!”

“想法不错,可是你真的没有后备的手段?五沟和尚站了起来四处张望,忽然看见了云家砖房后面的柴堆,匆匆的下了竹楼,从柴堆里抽出来一根扁扁的树枝,面孔立刻就变得扭曲起来。

笑林道士紧跟着下了竹楼,接过五沟和尚手里的树枝看了一眼后,不由得颤抖着宣称了一声道号:“无量天尊!”

“施主行此恶毒之事,就不担心他日坠进阿鼻地狱永无出头之日吗?”

面对五沟的诘问云峥显得很是轻松,拿指节敲打着竹楼的地板到:“您是知道的,我做事从来都是往最坏处想,我不吝将人心想的更坏一些,从元山到豆沙关,有一条三十里长的蒸笼峡,据说那里有地火,所以常年云蒸霞蔚闷热不堪,赖八运过来的牛,其中一头就是死在那里的,被活活热死的,剩下的这五头牛,还是他不断地往牛身上泼冷水才活着带回来。

吐蕃人应该不适应那里的潮热气候,所以就不会过来,万一他们起了好奇心,想过来看看,这些东西就是为他们准备的,我试验过,弄死几百人并不太难。”

五沟和尚坐在地上诵了一遍《清心咒》这才抬头问云峥:“你来自哪里?淳朴的豆沙寨不可能孕育出你这样的人来。”

云峥呵呵笑了一下说:“你没见过阿鼻地狱,我见过,道长没见过无间地狱,我也见过,在那里几乎没了良知,几乎没了善恶,人人脑袋上顶着一个硕大的“利”字勇猛冲杀,在那里信用需要落实在黑纸白字上,在那里随地吐痰这种事都需要写进法规里,很好笑吧。

我就是来自那样的一个地方,我只相信自己,所以总是要求把一切的变化都牢牢地掌握在我的手里,只有这样才能睡得安稳,吃的香甜。”

五沟从怀里掏出刚刚签订的契约对云峥说:“在大宋你也需要签订契约,你刚刚才签订好一张,这里也需要契约。”

云峥笑的很开心从自己怀里掏出契约道:“这也算是契约?时间,地点,数量,质量什么都没有的契约算什么契约,我如果想反悔,梁老爷就算是吃了亏,也会有苦说不出来。

和尚,你说的也太多了,你怎么总是批判我还没有做的事情,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先把生意做大,让吐蕃人不能离开我们,这一门生意对大宋的好处极多,多的你都想像不到。

其一,我们会有好多的牛皮可以制作皮甲,牛角,牛毛,牛筋又是制造弓箭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大宋多么缺少这东西你不会不知道吧?

其二,路子趟顺了之后,我们就能从吐蕃人那里弄到最好的青塘马,这可不是驴子一样的滇马能比得上的。这门生意就算是上报到参知政事的桌案上,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批准。

好处说完了,和尚,你帮不帮?我指的是成都府那里还需要你去说项,功劳谁爱领谁领,不要把我推出来就好,我准备好好地去成都府学上学,年龄到了之后就去东华门唱名。”

云峥的一番话,让五沟和尚汗流浃背,光头上的汗水如同小蛇一般钻进宽大的僧衣,想了良久之后才对云峥说:“老僧注定是要下阿鼻地狱的。”

“这就答应了?”云峥呵呵一笑就坐回竹楼,慢条斯理的吃东西。刚才忙着应付这几个人,都没有好好地吃点东西,牛肉太精贵了,自己这也是第一次吃。

老道,和尚全走了,腊肉正在收拾碗筷,云二趴在竹席上正在忙着装牛肉片,云大已经装了好一阵子,一天的时间是不够的,南方的天气湿润,想要完全晒干,至少需要五六天。

好在家里的笸箩够多,十几个大笸箩装满之后,就小心的搬进家里,一层层的摊开晾晒,全寨子只有云家的砖房里不会有潮气,也不会遭受露水沁润返潮。

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牛肉的香味,明明已经吃的很饱的腊肉发现自己又在流口水,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就准备去挑水,两位少爷很明显的累了,都长大了嘴巴打哈欠,之所以强忍着没睡,就是打算烫一下脚再睡的。

腊肉回来的时候,太阳刚刚落山,黑暗还没有铺满寨子,想要去烧热水,却发现两位少爷已经睡着了,这一天很劳累。

帮着他们褪掉鞋子和足衣,盖好毯子,腊肉就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门,在关门的那一瞬间犹豫了一下,从笸箩里狠狠地抓了一把牛肉干才心满意足的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