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激将

从小就没吃过饱饭的腊肉根本就听不得吃饭这两个字,尤其云二说的好吃的三个字对她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哪怕是睡魔也不能让她有片刻的犹豫。

小姑娘穿着小衣就抱着云二从家里冲了出来,只见云大从锅上取下笼屉,一阵白茫茫的水汽散尽之后,十二个漂亮的白胖胖的包子就出现在她面前,闻着浓郁的牛肉香味,她几乎挪不动脚步,云二急不可耐的去抓包子,却被热包子烫的哇哇叫。

知道自家人是个什么德行,云大用竹夹子夹起四个包子放在盘子里,让腊肉端着和云二去别的地方吃,自己又夹了四个包子放到另外的盘子里,一会好让腊肉和云二把包子送到族长家里去。

包子确实不错,咬破一个小小的口子,香浓的牛油就流了出来,带着一股山葱的香气,牛肉的弹性依旧,非常的有嚼劲。

回头看看头顶着头抢着吃包子的腊肉和云二,一种幸福的感觉顿时就弥漫了云大的全身,自己辛苦挣扎所为何来,不就是为了自己和云二能在这个新的世界里也保有吃肉的权利吗?

腊肉不愿意去老族长家送包子,云二也不愿意,在云大的再三威胁之下,两个人才小心的端着四个包子去了族长家,该有的礼数不能短缺。

看看刚才放在盘子里的最后三个包子现在变成了两个,云峥就叹口气朝自家的屋顶上说:“道长既然喜欢包子,不妨下来吃,这里还有两个,本来就是孝敬您的。”

笑林道士鬼魅一样的出现在云峥的身后,二话不说一把抓起剩下的两个包子一口一个几乎是用吞的,两下就下了肚子。

”小子,你和吐蕃人做交易难道就是为了这东西?没有其他的意图?“笑林道士坐在长条凳上瞅着云峥等他回答。

自从上回他向五沟和尚保证自己会去监视云峥的一举一动,云峥的活动基本上就没有逃出过他的视线范围。包括云大和赖八的会面,原以为云大会利用赖八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好达到他控制山民的目的,谁成想几天后赖八给云峥赶回来五头长毛牛,这东西笑林道士并不奇怪,他只是想不明白云铮要这些长毛牛做什么,直到云峥开始杀牛,他仿佛明白了一点,云峥这是要把长毛牛做成一种能够储存的货物运到山外面去售卖。

云峥揉着面冲着笑林道士嘿嘿一笑道:“我当然有其他想法,要不然你以为当厨子干什么,你以为我很喜欢做饭吗?”

“说说看,你什么时候察觉到我在监视你?”

“少丢人了,还什么时候发现你的,自从我家的看家蛇喜欢蹲在门外的树上我就知道你来了,蹲在我家的房梁顶上你不感到憋闷?害得我整天在家不敢随便抬头,免得发现你之后尴尬,不过后来啊,我发现你也有点用处,比如我去赖八那里接收牦牛的时候,就是因为确定你在周围,我才会大方的带着腊肉和云二过去,你以为我很相信那个赖八吗?随随便便的就把全家人的性命交到别人的手里这种事情我会做?”

云大鄙夷的看了笑林道士一眼,又开始包包子,眼看着太阳升的老高,客人们也快到了。

笑林道士的黑脸一下子就变成了紫青色,一口气上不来气的差点厥过去,自以为高明的手段谁知道一开始就被人家发现,自己还免费当了人家好一阵子的打手,最重要的是云峥还不用领情。

“你今天邀请刘县丞,五沟,梁老爷前来赴宴所为何事,老道好奇得紧?”笑林道士差点就想问为何请客的名单里没有自己,不过这个答案转眼间就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用不着问了。

云峥把包好的包子一个个放进笼屉架到蒸锅上伤感的说:“我想杀人!”

“杀谁?”

“元山盗,元山上的强盗,他们必须死啊,只要这些人存在,豆沙县前些日子发生的惨剧就会重现,我原来以为元山盗都是些大碗吃肉,大碗喝酒,替天行道仗义疏财的好汉,谁知道他们转眼间就在豆沙关制造了那样骇人听闻的惨案。

他们打破了我对英雄的幻想,这些人不过是一些蛀虫和杀人犯,想起豆沙关里那些赤裸的女尸,我就整夜的无眠,总感觉那些女尸在等着我,长大了嘴巴呼喊着要求我帮她们复仇。

所以啊,为了我儿时幻想的破灭,也为了我能睡个好觉,元山盗必须死,一定要死,一个都不能活,只有他们的人头落地我才能有一个比较好的睡眠,才能心安理得的离开这片土地去追求我的梦想。”

云峥手下切着生牛肉,嘴里却滔滔不绝的向笑林道士说着自己的打算。

“你的梦想不切实际,我们根本就不是元山盗的对手,即使加上我,五沟,县衙的捕快,以及梁家的护卫,我们一样不是元山盗的对手,云大,放弃你不切实际的幻想,离开豆沙关带着五沟给你的柬书去成都府学上学,不要插手这里的事情,你不知道元山盗有多么的强大。”

笑林道士听了云峥的话立刻就疾声厉色的想要打消他不切实际的幻想,他真的觉得云峥是一个难得人才,好人才不能毁在这样的小事情上。

“嗤!”云峥笑了出来,用沾满面粉的手指着笑林道士说:“指望你们?你们要是能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如果你们真的有用处,元山盗就不会慢慢的坐大,如果你们但凡有一点点的用处,豆沙关惨案就不会发生,我也不会整夜的失眠了。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方水土算是白养活你们了,吃着这里土地里长出来的粮食,喝着这里清甜的山泉水,却保护不了这里的一草一木,这个时候自我面前装什么前辈高人。

喊你们过来就是想请你们帮着收一下尾,领点功劳好继续糊弄这里的百姓,不是要你们上去打生打死的,这事你们干不来。”

笑林道士的太阳穴在扑扑的跳动,整张脸在变得狰狞无比,两只手不断地开合,他此生从未曾听过这样恶毒的讽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