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淳朴的交易

元山是一座很大的山,大到了足以将强悍的吐蕃人和宋人分开,当然,天无绝人之路,再险峻的高山也会有羊肠小道可以通过,作为山民,赖八是最好的探路者。

来去一趟只需要半个月,当赖八在卧牛石上留下几个丑陋的牛头的时候,他就对云峥的计划充满了信心,按照这个神仙一样的少年所安排的去做,那些凶恶的吐蕃人并没有吃掉自己,反而给了自己最大的礼遇。

话语不通没关系,只要见到吐蕃人就送上雪白的盐块,然后伸开臂膀把腰弯下来,你立刻就会得到回礼,然后接受他们热情的令人发指的招待。

羊肉很不错,就是煮的不太熟,酥油喝了全身暖洋洋的,最让他怀念的却是别的事情,纳西的老婆不错,闺女也不错,没想到她们皮袍子下的身体是那样的细腻柔软,一晚上来两次对强壮的赖八实在是算不得什么,当她们在半夜的时候钻到自己怀里的时候,只是总担心睡在自己身边的吐蕃兄弟纳西会不会跳起来砍死自己,结果忙碌了一晚上,纳西睡的呼呼的,赖八不相信纳西听不见,因为他老婆大叫“金珠”的声音大极了,还叫了那么多声。

(注:吐蕃人妻女待客的习俗直到解放前依然存在,这是他们游牧生活决定的一种习俗,常年孤独,小范围之内的联姻,会造成整个部族的素质严重下降,这是事实存在的,并不是笔者胡说八道,或者故意贬低这个民族,从大意上来说,他们能够彪悍的生存在最恶劣的自然环境中根本少不了一个强壮的身体。)

躺在向阳坡上的赖八剔着牙安心的等着云峥的到来,山脚下还有五头牦牛正在吃草,这种全身都披着厚厚皮毛的牛,老天才知道那个少年人拿它来干什么,虽然跌死了一头牛有点对不起人家,但是没法子啊,那条路实在是太难走了,能带五头牛回来已经非常是自己最大的能力了。

但愿云峥不要不满意,赖八现在觉得吐蕃人实在是太好了,一个豪爽到把老婆闺女拿出来待客的主人宋人中间可没有。奶奶的,上回多看了黑老大老婆一眼,就被他打掉了两颗牙,还是吐蕃兄弟好,纳西的老婆闺女除了味道大了点,实在是没什么好挑剔的。

做生意嘛,简单,吐蕃人不识数,或者他们装着不识数,当自己把三斤盐放在一头最壮的牦牛跟前,示意纳西可以拿走盐,而自己要牵走牛的时候,纳西非常的高兴。

所以后面的交易进行的更加的方便,三斤一包的盐块只要挂到牛角上,纳西就会自动的给那头牛绑上鬃毛编织的绳子,拿走盐快,把绳子交到赖八手里,剩下的一点盐不够换一头牛的,所以赖八就按照云峥交代的那样,很大方的把盐袋子和剩余的盐都送给了纳西,自己带的那一卷子麻布送给了那两个服侍了自己一夜的女人。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纳西把自己送到山路上的时候还能听见吐蕃女人站在草甸子上唱着哀伤的歌,弄得赖八心里满不是滋味。

“五头牛?还是这么大的牛?老赖,不错啊,看样子咱们的交易成功了,你以后就专门跑这个生意吧,换来的牛都给我,一头牛我多给你一斤盐和一匹麻布。”

瞅着云峥东摸摸西看看欢喜无限的样子,赖八心头最后的一点担忧也就消失了,成了,第一步成了,剩下的就是按照云峥说的进行最原始的积累,只要能保有商道,再把那些谁都祸祸的元山盗杀干净,山里面的日子可要比平地上的那些人过的还要滋润。

“云大,我准备回趟家就立刻出发,再去一趟草甸子,这一回带上俩个兄弟,争取多换些牛羊回来。不过货物我没有,这就要靠你置办了。”

云峥回头对慵懒的赖八说:“这是自然,没理由你去山那边我还要从你身上榨油水,做生意是需要大家都有钱赚才能做的长久。

我们不骗吐蕃人,赖八,这一点你记死了,绝对不要糊弄吐蕃人,他们虽然智力比较底下,但是能生存在冰天雪地里的人必然有他的过人之处,彪悍,强壮,认死理就是其中的一些特质,只要你欺骗他们一回,你这辈子都休想获得他们的原谅。

当然,这是对普通牧民而言,对于那些狡诈的如同毒蛇一样的头人,你最好多长一个心眼,越是高贵的人心眼就越多,也就越坏。所以啊,你一定要劲量的避免和那些人打交道,记住了,你也不是很聪明。”

赖八大笑着说:“我当然不够聪明,不是还有你吗?遇到我无法解决的事情我会交给你,我就算了,安安心心的给山民铺一条活命的路就成。”

云峥走过来拍拍赖八的肩膀说:“有这个心思,你就已经是圣人了,只要你不负我,我就不会负你,这是一个保证。

我这人比较滑头,轻易不给人许诺,一旦许诺,就会努力的去遵守,至少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在利益面前做对不起你的事。咱们最好活到快死的时候还是朋友。”

赖八哈哈一笑,粗暴的把云峥搂到怀里紧紧地拥抱了一下,然后就打算离开。不轻诺的人才会重诺,这个道理赖八还是知道的。

“下回再去做生意,不要让牛背空着,他们一定有好多的牛皮,那才是好东西,咱们大宋制作皮甲皮靴用得上那东西,只要有,你就收购,价格按照牛价的三成走,还有安宫牛黄,这东西精贵着呢,有了一定要弄回来。”

“知道了!”赖八答应一声就钻进了林莽消失不见。转眼间又从草里探出头问云峥:“你知道“金珠”是什么意思吗?

“知道,救苦救难的菩萨的意思。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就是问问。”赖八诡异的笑着再一次钻进了草丛。

腊肉和云二带着云三守在卧牛石旁边忐忑不安的等着云大从山里出来,眼见云大分开草丛探出头,冲着他们一笑,就变戏法一样的从草丛里牵出五头怪莫怪样的牛来。

腊肉想跑,云三也开始叫唤,这些牛身上披着厚厚的皮毛,眼睛都被牛毛遮住了,就像是妖怪,倒是云二站在牛车上高兴地拍着手,家里马上就要有牛肉吃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