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饮茶

消息是不对称的,所以价格也是不对称的,牧民们认为盐非常的珍贵,而牛羊却常见,所以出现这样的兑换比例不奇怪,就像宋人会用很多钱去购买那些不值钱的石头一样,在牧民的眼里也是傻的不能再傻的行为了。

“云大,你真的打算让这个傻子去帮你换牛?”云二坐在背篓里眨巴着眼睛问。

“这里面有个故事,有点血腥,你现在只要好好的吃饭往大里长就行,那些倒霉的,算计人心的事情少打听。”

云大把手伸出去,从路边折下来半截柳枝,轻轻地扭松外皮,用自己的小刀子将松动的树皮环割下来,将一头捏扁之后削去了外面的绿皮,拿唾液润一下刚刚做好的柳哨,就大力的吹了起来,声音很单调,只有哔哩哔哩的声音,但是他却吹奏的非常投入,云二烦躁的捂上耳朵,腊肉却听得津津有味,很想也做一个这样的柳哨。

看看路边的灰灰菜,腊肉就想起家里的猪今天的食还没喂,就从牛车上蹦下来,要两位少爷先回家,她要给猪拔一些草。

灰灰草的叶子肥嫩多汁,家里的猪最喜欢吃了,但是也不能喂的太多,要是吃多了猪就会拉稀。

云大一边听着腊肉唠叨养猪的经验,一边帮着拔猪草,灰灰草捏在手里滑溜溜的,上面好像涂了一层蜡,叶面上闪烁着一层银光,非常的好辨认,两个人不一会就拔了好多,高高的堆在牛车上,这才往家里走。

豆沙寨的三月非常的好看,尤其是云家的砖房前面更是姹紫嫣红,最漂亮的就要数窗前的那一树山栀子,云二拳头大小的粉色花朵开的密密麻麻。

云二一点都不喜欢山栀子,因为看家蛇喜欢趴在上面睡觉,那条苯蛇好几回都从树上掉下来,砸的云三汪汪叫,还是那些可以防止蚊子进家的七里香比较好,开完花之后就会长出红红的小果子。

云大和腊肉抱着猪草来到了猪圈,均匀的将这些草扔进猪圈,两头猪欢快的吃了起来,偶尔还会推搡两下,十分的有趣。

就在云大和腊肉观赏猪吃食的时候,一辆马车缓缓的驶进了豆沙寨,云二蹲在自家门前看着逐渐靠近的马车,不由得皱皱鼻子,他不喜欢山栀子的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梁琪,因为梁琪的头发上总是插着一朵山栀子,不过她头上的山栀子,似乎是绢帛做成的,非常的精致。

“云二,你哥哥呢?”梁琪从马车上跳了下来,随后又有一位留着短须的中年人也从马车上下来,笑吟吟的看着眼前瓷娃娃一样的云二。

“他怕你咬他,看见你来了,立刻就跑到山里去了。”云二眼睛咕噜噜的转了一下,谎话脱口而出。

“小鬼头胡说八道,我在山路上看见你们刚刚回来,是不是在家里?云大,云大!”梁琪才不信云二的鬼话,喊叫着就打算推门进去。

“不知贵客光临,云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云大从房子后面走出来,见到梁老爷愣了一下,立刻就换上了笑脸,只是心里还有点惴惴,不知道这位是何人。

梁老爷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布衣少年,不由得暗暗的喝了一声彩,少年的相貌算不得俊秀,全身上下却有一股子难以言说的雍容,没有半点少年人的青涩。

“哈哈,老夫来的鲁莽,云少兄莫怪,只是因为少兄有大恩于我梁家,却过家门不入,老夫汗颜无地,特意上门请罪。”

云峥听到梁老爷这么说,也就明白了他们的来意,看来梁家还是有高人的,不全是梁琪这样的草包。

“请罪只说实不敢当,云某只是借势而为,如果不是大小姐心存善念,断无豆沙县百姓之福祉,云某越厨代庖,实在是羞愧!请入寒舍饮一杯清水以解路途烦渴。”

腊肉早就打开家门,恭敬的迎接梁老爷入家门。梁琪路过腊肉的时候,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腊肉也不由自主的翻了一个白眼,她对梁琪半点好感都没有。

客人进门饮茶,这是规矩,云峥的红泥小火炉已经点燃,两枚松果扔进去,不一会就冒出橘黄色的火焰,空气中隐隐有一股松香味缓缓升起。

“让先生见笑了,云峥一介寒门书生,家徒四壁,实无方物以待嘉客,倒是新春刚采的一点野茶还算有几分雅趣,请先生尝尝。”

云峥说着话,从匣子里取过一套兔毫盏放在炕桌上,邀请梁老爷上炕喝茶。

梁琪瞪大了眼睛似乎从来不认识云峥一般,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通过短短几句话就烘托出一种文人雅士气氛的人就是这个如同野猪一样皮厚的云峥。

“上炕饮茶,原为北地风俗,想不到老夫在南方也能有此嘉遇,只看这几样兔毫盏,老夫就对少兄的野茶非常的期待。”

“红泥小火炉,绿蚁新醅酒,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原是家师的雅致,云某不擅饮酒,只能以茶待客,先生莫要笑我附庸风雅才是。”

云峥嘴上说着话,手底下却不慢,用开水浇了茶盏,用竹夹子从竹筒里夹出自己新炒的雨前茶,洗去尘土之后,就放在一个带盖的小瓷碗里闷香,稍待片刻,就将碧绿的茶水分到兔毫盏里请梁老爷品茶。

云峥的这一套动作很怪,很熟练,看样子已经精于此道了,但是这样饮茶,却非常的出乎梁老爷预料之外,难道饮茶就不该先弄出一个茶饼,在火上烤烤,碾成细末,再加上姜葱豆蔻,用茶筅打成纯白的茶汤再饮吗?为什么会是这种碧绿的茶汤?上面见不到半点的粥面,也没有咬盏这样的雅趣出现,独独的只有一碗清汤?

云峥肃手邀请梁老爷饮用,在梁琪不怀好意的目光中,梁老爷轻轻地啜了一口茶汤,只觉得有些苦涩,但是回味却有余香。不由得愣住了,于是就喝了第二口,这才品味出茶叶独有的芬芳,和自己以前喝的茶叶虽然不同,的确如同云峥所说,别有一番风味。

梁琪见向来喜欢饮茶的父亲居然能喝得下去,就觉得奇怪,见云峥不肯给自己倒茶,就自己动手倒了一碗,大大的喝了一口之后,只觉得这样的茶汤又苦又涩,简直没有比这更难喝的茶汤了,这家伙连香油,肉蔻都不舍得放,简直就是天下第一吝啬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