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家俱店

梁琪的一番话让梁管家的后背起了一身的白毛汗,萧家出殡的时候模样之凄惨简直不忍卒睹,往日里高高在上的人物,被破席卷了拖着去了乱葬岗,有没有挖坑都不知道。估计没人挖坑,城外野狗的叫声这些天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梁琪的神经绷紧了好多天,梁管家也不断的打探消息,结果豆沙寨就收了附近几座寨子的蚕丝之后就没了动静,梁琪知道豆沙寨的打算,晓得他们要用丝绸来做蜡染,这和自己家的生意没冲突,总量三百贯的蚕丝还算不上大手笔,在豆沙县的蚕丝市场上掀不起大浪。

就在她松了一口气,打算将精力投入到缫丝大业的时候,突然听到豆沙关里新开了一家丝绸行,是刘县丞和豆沙寨合伙开的一个买卖,如今正在四处招揽活计,准备下乡去收购蚕丝,打出来的价格牌子比梁家高出了整整一成。

听到这个消息,梁琪的脸色煞白,她立刻就明白自己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云峥如果不是那个帮主刘县丞最后取得胜利的人,她把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

豆沙寨可以不在乎,三百贯的现钱就是他们最大的能力了,但是刘县丞不同,自从他担任县丞的那一天起,他就自动的获取了县令在豆沙关里的干股,这些干股不是固定给某一位县令的,而是谁当了豆沙县的最高官员,这些干股的收益自动就会成了他名下的财源,官员离任之后就会自动取消。

所以,刘县丞不缺钱,如果他再利用自己的职权帮助自己的生意,梁家能选择的道路并不多,现在他已经提高了蚕丝的价格,说白了就是要从梁家手里抢夺蚕丝,开启自己的货源。

梁家在一夜间就把所有的家仆掌柜的,伙计全部派了出去,日夜不停地在十里八乡收购大茧,价格比刘县丞开出来的价格还要高出半成。

六天时间,短短的六天时间,梁家就拿到了整个豆沙县蚕丝总产量的七成,剩下的三成零散的蚕丝被其他小的商家瓜分掉了,都是高价!

立于不败之地的梁家大小姐终于把心放回了肚子,找了一个空闲打算去豆沙关看看云峥的丑态,听说他这一阵子一直把心思扑在商铺上。

果然见到了,云峥正在指挥着豆沙寨里的人正在装修那间商铺,从格局上怎么看都像是下了大手笔,店铺里的陈设非常的奢华,尤其是里面摆着的那些古色古香的桌椅最是吸引人。

梁琪不由得捂着嘴巴偷笑,丝绸铺子里不摆丝绸,搁那么些桌椅板凳做什么,难道卖桌椅不成?

到底是聪明姑娘,桌椅店这个想法刚刚从脑子里冒出来,她的心一下子就抽紧了,强忍着眩晕走进店铺,先恭喜云峥有买卖开业,然后就小声说的问:“世兄不是要开绸缎庄吗?怎么不见货品?”

刘县丞从里间心满意足的走了出来,衙役帮他扛着一整套的桌椅,刚好听见梁琪的话,就呵呵笑着说:“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的话传错了,早就看上豆沙寨里产的家具,结实不说还好看,就和云大商量着开一家桌椅店,结果就被人家传成了开绸缎庄,梁家小姐,没对你家产生什么影响吧,要是有影响,我的罪过可就大了,梁老太爷那里可不好交代。”

梁琪晃了一晃,咬着牙问刘县丞:“您从来就没有开绸缎庄的想法?”

刘县丞豪迈的摆了一下手说:“绸缎庄可不好开,不光是需要大茧,这里面的门道太深,我们掌柜,伙计,缫丝的人手都没有拿什么开。”

听到刘县丞这么说,云峥赶紧接话道:“明年,明年打算开绸缎庄!”

梁琪只觉得眼睛里的泪水在飞快的往外喷,不大工夫小脸上就满是泪水,在脸上汇集成小溪,顺着尖尖的下巴往下淌,看得刘县丞一脸的不忍心。

云峥掏出自己的手帕递过去,刚要劝慰几句,手上传来一阵剧痛,梁琪死死地咬在自己的胳膊上,还把头晃来晃去的,看样子不把那块肉咬下来,梁家大小姐就不肯罢休。

不敢胡乱挣扎,要是不小心把梁琪那一口白牙弄掉一两颗,自己的罪过就大了。只能惨叫着要梁琪松口。

云峥的皮太厚,梁琪的小牙还对付不了,松开嘴之后嚎啕大哭着就离开了桌椅店,钻进自家的马车一溜烟的跑回了家。

“云大,你开桌椅店就开桌椅店,干嘛要告诉我说开什么绸缎庄,一句谎话把人家小姑娘祸祸成什么了,你没看见小娘子哭的那个惨哟,你也忍心!!”

云峥没命的揉搓自己的胳膊,这下好了,胳膊上出现了两排细牙印,都出血了!

“还不是为了你能在今年吧税收齐,老百姓今年算是遭了灾,尤其是豆沙关里面狼藉一片,你只能指望十里八乡的乡农,春税的大头就是丝绢税,盐税,茶税,酒税和你不沾边,不让老百姓多卖百十个铜钱,你上哪收税去,跟谁收税去?”

云峥被咬的疼极了,一只手搓不解决问题,只好把胳膊夹在两条腿中间来回的蹭。

“兄弟,做哥哥的错怪你了,这就拿你一套家具去给你扬名声去。”刘县丞已经发现云峥的脾气在变坏,为了不致于被殃及池鱼,想要早点开溜。

“付账!休要白拿,一套官帽椅四贯钱,不二价!”云峥在地上跳着大吼。

刘县丞哈哈大笑着丢下一个五两的银锭,就带着自己的爪牙扬长而去。瘸子拿着五两银子在云峥面前晃晃笑着说:“云大,咱这也算是开门红了吧?”

“滚!”云峥的怒火更甚。

这个世道什么人都能做,就是不能做好人。自己这样死命的帮助乡农,乡农们不一定会知道这是云峥的功劳,他们只会自动的把感激送给神仙,送给官府,或者送给出了大价钱的梁家,准确的说现在满豆沙县都知道是梁家大小姐主动地出高价把大家手里的大茧给买走了,这是多少年才能出这样的一位活菩萨。

老族长嘴里含着两枚钉子,乐呵呵的看完了刚才的闹剧,佩服的摇摇头,这就是有学问的好处,都说诸葛孔明一步一计,云娃这才多大年纪啊就有这样的本事,这样的乖娃娃可要抓紧了,千万不敢松手。

</a><a>手机用户请到阅读。</a>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