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纷乱的心

云家的蚕熟了,三个人围在笸箩边上看蚕吐丝,云二摇头晃脑的跟着蚕学,不一会就要头昏脑涨,抱着云大的腿,静静地看着腊肉忙碌,腊肉很忙,云家兄弟俩却什么忙都帮不上,根本就不会,蚕蔟怎么摆放只有腊肉知道,这是农家女孩子必须要学会的生活技能。

不但云大,云二在这里,云三和看家蛇也在这里,黑黝黝的地方多了两双绿油油的眼睛很是恐怖,从三天前豆沙寨的火把就没有熄灭过,所有的人都在为这些生灵忙碌,一个不小心,茧子就结不好,一个春天就白忙活了。

老族长亲自来云家检验过蚕茧,拿起一个已经结好的茧子在手里颠颠,满是皱纹的老脸上满是笑意:“很好的大茧,腊肉没有偷懒,是个勤快女子!”

勤快女子就是长辈对小女孩最大的褒奖,腊肉的笑脸红彤彤的,虽然一夜没睡,但是精神健旺的紧,随着越来越多的蚕开始吐丝,蚕蔟也需要摆放的越来越频繁。

劳动本来充满了美感,所有的舞蹈其实就是来源于劳动,腊肉的两只小手就像梭子一样的在不停地穿梭,挂袖子的铜钩子在跳跃的火光中不断地闪烁着金子的光芒,劳动中的一切物件在云峥看来都比金子珍贵。

虽然云家并不靠这些蚕茧吃饭,却丝毫不敢小觑这些蚕茧,全家齐齐的上阵,就是为这些美丽的生灵祝贺,祝贺他终于从蚁蚕长成了熟蚕。

云二趴在云大的肩头睡的很熟,口水浸湿了他的肩头,腊肉不知道催促了云大几遍,云大还是笑着不愿意离开,这样忙碌的春夜里,自己就算是帮不上忙,也应该陪着,中华民族数千年来就靠着这些蚕混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所谓的丝绸之路,谁敢小看!

到了天亮的时候,十几个笸箩里的蚕都开始吐丝,白茫茫的好大一片何其的壮观,到了这个时候,腊肉才有功夫喝口水,擦擦汗,当云大给她端来一碗荷包蛋的时候,腊肉愣了一下,云二拿舌头舔一下自己满是蛋黄的嘴角说:“快吃吧,我已经吃过了,云大不喜欢吃鸡蛋,他总说鸡蛋是臭的,是从鸡屁股里拉出来的。”

腊肉小心地端过饭碗,红着眼睛一小口一小口的开始吃鸡蛋。

云大看了一眼笸箩满意的点点头,对腊肉说:“咱家的蚕丝不卖,全部织成绸布,咱们自己做衣服穿,腊肉也要准备嫁衣,放心,金线我去给你弄。”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云大的话,腊肉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一滴不拉的掉进了热气腾腾的汤碗里。

云二蛮横地说:“不许把腊肉嫁出去,她要嫁也只能嫁给我!”说完了还在云大的腿上踢了一脚,然后就跑过去把嘴巴贴在腊肉的耳朵边上说小话。

腊肉抹了一把眼泪,小声的对云峥说:“大少爷,咱家养的蚕太少,织不了多少绸子,等我明年养多多的蚕,咱们再做衣衫好不好?”这是担心自己的衣服做好了,云大就会把她嫁掉。

这话说得云峥鼻子酸酸的,摸着腊肉的脑袋说:“你要是喜欢在家里待着,我求之不得,你愿意待到什么时候就待到什么时候,直到你想嫁人为止。”

这一刻云峥忘记了自己也只有十三四岁,还当自己是当年的那个胡子拉差的大叔,腊肉的脸又开始红了,这让云二非常的妒忌,又开始拿脚踹云大的小腿。

那只烦人的公鸡开始喔喔喔的叫唤起来,这就是一个懒蛋,别的鸡早就打过鸣了,它这才开始,叫唤了两嗓子就开始满世界的擒拿母鸡,非要踩在母鸡身上显摆一下自己的威风才成。

云大拿起扁担准备去小河边挑水,结果被执拗的腊肉抢走了,大少爷是男人,怎么能去挑水,会被那些长舌妇笑话的。

“腊肉啊,你家的蚕丝今年打算卖掉吗?官家要来收税,那些商家每年都欺负我们没钱,这个时候蚕丝的价钱最贱了,俺当家的说了,就百十文钱的税谁拿正眼瞧他,要了就给他,今年俺家的蚕丝一两都不卖,非要等到价钱最高的时候再卖。让那些黑了心的商家白瞪眼。“

一个妇人说了话,其余的妇人都张着嘴哈哈大笑起来,在她们看来,这是人世间最长气的时候,这个时候不笑更待何时。

腊肉也跟着笑,笑完了得意的说:”大少爷说了,俺家的蚕丝也不卖,全部拿来给小少爷做衣裳,小孩子皮肉嫩,贴身的衣衫总是硬撅撅的麻衣不好,棉布的穿着老是抽吧,穿一天就到处是褶子,还是拿蚕丝做最好了,最贴身,看着也贵气。”

瘸子的婆娘挤着眉眼悄悄地问腊肉:“你家大少爷可是一个能人,咱们寨子今年之所以好过,全托了大少爷的福,腊肉,你就帮着婶子去谢谢大少爷呗。”

腊肉莫名其妙的说:“怎么谢啊,我做的吃食还没有大少爷做的好吃,婶子你做的也不行,上回送过来的鸡蛋都被小少爷吃了,大少爷不吃鸡蛋。”

瘸子婆娘一巴掌就拍在腊肉的脑袋上恨恨地说:“瓜女子,谁要你给他做饭了。”

“那怎么感谢?”腊肉有些委屈。

“瘸子婆娘的意思是她太老了,你家少爷看不上,让你替她去钻你家少爷的被窝!哈哈哈”苍耳的婆娘一句话说出来,不但瘸子婆娘笑的喘不上气,其余的婆娘也都笑的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腊肉红着脸啐了这些长舌妇一口,还是跑到小河的上游,装了满满两桶水往家里走,进寨子门的时候,她就看见梁家的车队停在寨子里,梁家的那个漂亮小姐,就站在车辕上,远远地往家里看,腊肉心里一急,脚底下拌了一下,顿时就摔倒在地,两只水桶滚出去老远,手掌擦破了,膝盖估计也破了,腊肉很想哭,不是因为身子疼,而是因为梁家大小姐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摔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