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敲门砖

都说幸福的生活是自己争来的,云峥抢来了幸福的生活却感受不到半点的欢乐,他在改造自己的生活,而生活也在悄无声息地改变他。

每天早上,豆沙寨的人都是在琅琅的读书声里开始了一天的劳作,为了让孩子能够参加家里的劳动,他特意将课业放在清晨,每到这个时候,正是山间的薄雾消褪的时候,美的就像是一幅画。

不需要上很长时间的课业,一个半时辰就足够了,很久以后云峥才发现自己和那些私塾的老师比起来简直勤奋的过头了。

大宋总体上来说是一个慵懒的时代,朝堂上的官员在慵懒的治理国家,底下的百姓也就慵懒的过自己的日子。

结束了一天的课业,就到了云峥在寨子里散步的时间了,只有这个时候才是他最快乐的时候,妇人们或者在捣衣,或者在浣布,透过被钩子挂起来的袖子,甚至能看到许多饱满或者干瘪的Ru房,云二最看不起云大的虚伪模样,他自己就是光着屁股正大光明的站在小河边看的,当然,前提是那些妇人不揪自己的雀雀。

瘸子现在总喜欢哼着小调做自己的木工活,他做的一些家具,已经被商人送到了成都府,比如这种坐起来极有威仪的椅子。

在一个小雨初晴的日子里,云峥邀请苍耳带着自己去了一趟自己和云二出现的地方,结果一无所获,除了那只舔自己脚丫子的熊猫长大了许多之外,几乎没有别的变化,竹林依然郁郁葱葱。

这趟远足整整用去了三天的时间,回到家里之后云峥冲着一脸担忧之色的云二摇摇头,结果这家伙就立刻变得笑逐颜开,他不愿意回去,他根本就不愿意回去。

好多事情都有了新的变化,远远地看见了赖八,想要和他打声招呼,却发现赖八像兔子一样的钻进山林就不见了。

在白云禅寺见到了蓝蓝,她瘦的成了一把骨头,只有两只眼睛变得非常大,穿着孝服在禅房里吟诵经书,五沟和尚说蓝蓝已经发下了大宏愿,要为自己的亡父诵经千遍,现在只有五百余遍,不容打扰。

云峥之所以来到白云寺,准备将一本杂记还给蓝蓝的,因为在这本书里,他发现里面竟然夹着两百贯的交子,这应该是属于林县令的,刘县丞没有发现,当做对他无用的书籍统统拿给了云峥。

这样的不义之财不可取,或许这是蓝蓝日后生活的保障,为了一点钱财任由一个孤弱的女子在这个冷漠的世间游荡这不符合云峥做人的宗旨。

“云世兄,多谢你了。”蓝蓝在诵完今日的经书后,在得知云峥的来意之后,没有客套,接过交子收入袖子之后就向云峥盈盈下拜。

“你父亲的书籍也在我哪里,如果你想要我会一并给你送过来的。”

“我一个女子要哪些书做什么,云世兄将来是要出将入相的,这些书就留给云世兄收藏吧,我父亲一生襟抱未曾开,这一次死于暴民之手,更是惨绝人寰,那些书我留着只能徒增烦恼。”

这是一个非常硬气的女人,云峥没有问她将来的打算,只是笑着拱拱手,就去找五沟和尚,自己今天特意带来了三只烤好的肥鸡,还有一大坛子酒,自然要赶紧过去,去的晚了,说不定会被他和笑林吃喝个精光。

“嘻嘻,小子,那里有绝世之佳丽,因何与老僧道士合流焉?”

老和尚在白云禅寺里宛若一副高僧大德的模样,只要一到这片草地,他就立刻变成了一个酒肉和尚,虽然是出家人却荤腥不忌,嘴上的淫词滥调张口就来。

“我很担心你把酒肉吃光,所以才匆匆而至。”云峥实话实说。

“又是一个不解风情的,整个豆沙县能配得上蓝蓝姑娘的恐怕只有你这个暗地里呼风唤雨的家伙吧?她的父亲都被你放在棋盘上摆弄,如今人死道消,你就没有一星半点的怜悯之意?”

老和尚说出这句话之后,笑林道士也停止了喝酒,眯着眼睛准备听云峥怎么说。

“福祸本无门,尤人自招取,县令大人想要掌握豆沙县大权,不惜激起民变,被人家顺水推舟置于死地,与我何干?”

笑林道士忽然插嘴道:“;林县令怎么说都对你有恩,你明明看得清楚明白,为何一言不发,眼看着他一步步踏进陷阱,终至死无葬身之地。”

“我叫云峥,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屁民,所谓屁民就是在那些达官贵人眼中宛如臭屁一样令人厌恶的人,这次动荡,死伤最惨的就是我这种屁民,妇人裸死街头,小儿啼哭于野,白发头颅被人悬挂在城墙上,这样的人间惨事,两位高人缘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如今不过死了一个县令,您两位就喋喋不休所谓何故?难道说您两位的慈悲心只能给达官贵人,而不能给我等这样的屁民?佛祖和三清传下来的典章里如果有这样的规定,小子倒是很想见识一下。”

云峥拎起酒坛子大大的喝了一口酒,吐掉嘴里的酒糟,笑着质问和尚和道士。

"善哉,善哉,云檀越心怀怒火,心绪已然不静,断章取义,问到老僧的羞处,实在是不为人子。豆沙关惨案,确实令人心痛,老僧也是昨日才从豆沙关赶回来,一柄方便铲也曾埋人无数,笑林道士更是追索恶贼十日夜不眠不休,你以为那些退去的悍贼,难道是真的畏惧永兴军这才退去的么?如果不是老道将贼首诛杀,你的后续计划不可能实行的那样完美。”

五沟和尚还是没有忍住,将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

“豆沙关盗匪从来就没有消停过,砍砍杀杀原本就是常事,老僧已经见识过三次了,算不得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真正让老衲难以接受的是你,是你那些翻云覆雨的手段,十三四岁就有这样的手段,过得十年,老僧不敢想象你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云峥勉强听完老和尚的话,撕下一条鸡腿就打算离开,才走了两步就听和尚又说:“难道你真的不想要老夫的柬书,去成都府拜在颍川先生门下?”

云铮咬着鸡腿大咧咧的说:“我以为你不肯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