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生死闹剧

送礼就好比是浇水,最好一次浇透,零星的雨点是满足不了植物对水的渴望的,所以这一次刘都头用的是大水漫灌的法子。并且帮着这位八品推官修建了一个巨大的池塘,这个池塘就是萧主簿的家产,这是云峥的主意,只有让推官大人惦记上萧家的家产,才能最大限度的防止他被萧主簿收买。

推官虽然只有八品,和豆沙县的县令是一个品级,萧主簿说白了还不是流内官,只是一个小小的九品官身而已,推官作为知府大人的左膀右臂,这个职位从来都是知府大人的心腹中的心腹才能做,所以很多时候人们就把左右推官称之为知府衙门的两座门神。

如今来的就是知府衙门的左门神,候风,侯如海。

萧主簿是认识这个人的,当年在成都府还在一起聊过风月,算得上是一个熟人,当他高兴地出门准备迎接上官的时候,他的心猛地一沉,因为他发现侯如海大人正在掩着鼻子观看韩德的尸体,刘都头正在一旁滔滔不绝的向他讲述县里的弓箭装备的情形。

侯如海大人非常的愤怒,见到萧主簿走过来,阴沉着脸问道:”不知萧主簿对这具尸体有何看法?”

萧主簿虽然心惊,多年宦海的浮沉早就锻炼出来了,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就变得沉痛起来,解下身上的衣衫盖在韩德的尸体上悲伤地说:“想到这场大乱居然害得韩德,也命丧黄泉,听说他一手刀法乃是传自前朝,想不到这样的英雄人物也会折翼豆沙关。”

说完这些话之后,就戟指着刘都头说:“都是你这匹夫,身为本县都头自然有守家卫国的职责,现在却只顾着自己的小家,置全城的百姓生命于不顾,更害的韩德这样的英雄死在豆沙县,刘贵,你罪不容诛!”

刘都头抬着头一言不发,只是那种悲愤的神情傻子都看得出来。萧主簿见侯如海似笑非笑的朝自己看过来,就暂时放过收拾刘贵,而是肃手邀请侯如海进入自己家门。

“大人请入寒舍稍坐片刻,卑职这就将豆沙县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回禀给大人。”

请官人入自己家,其实就是打算行贿,这是官场上的惯例,其中最主要的一条就是被邀请的人无论看上家里的任何东西都能拿走,每到这个时候,主人家就会特意将打算给上官的物事摆到最显眼的位置,客人如果满意,就会拍拍这东西,离开以后自然会有仆役将这东西送到上官的府邸。

萧主簿这已经是打算吐血行贿了,算是已经向上官求饶了,所有的事情都出乎了他的预料范围之外,永兴军居然没有进城,刘都头居然没有做好送死的准备,想要借助永兴军的力量削弱豆沙关里的大户人家,现在看起来做不到了,他不相信刘都头能收买推官大人,而这位侯如海大人乃是出了名的敛财能手。这样的人到了豆沙关,想的无非就是如何发财而已。

侯如海的举动再一次出乎了萧主簿的预料,他竟然一口就回绝了自己的行贿要求,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指着韩德的尸体再一次厉声喝问:”告诉我,韩德是怎么死的?豆沙关恐怕只有你这个武勋世家才会保有大量的弓箭吧?本官绝不相信那些只会抡锄头的暴民会如此熟练地使用弓箭,你看看这条长街,总共倒伏了四十六位捕快的尸体,本官在到来之前,就已经计算了成都府捕快的尸体数量,其余的都在城头,剩下的一个不差的倒在你萧主簿家门前,你如何解释?“

萧主簿的眼睛在瞬息间就变得赤红,指着刘都头说:”你这畜生,老夫自问待你不薄,因何如此恶毒的陷害于我?“

萧主簿太清楚不过了,这些捕快的尸体原本就不该出现在自家门前,该是出现在离这不远的前街,自己就是在那里将韩德至于死地的。

刘都头并不答话,而是躬身站在侯如海的身后,完全是一副听从侯如海处置的模样,侯如海对刘都头的表现非常的满意,这就是一个不会说话的莽汉,这样的人一般情况下是最好对付的,这不是吗,萧主簿已经在准备拿这个莽汉顶罪了。

侯如海笑着挥挥手,立刻就有百十个持枪的永兴军军汉一股脑的钻进了萧家,这个时候,只要找到弓箭,就能将这件案子弄成铁案,萧家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翻不了案子。

”尔敢!“萧主簿大吼一声,就大鸟般的贴着墙根冲进自家的府邸,他很清楚的知道,那些弓箭手就在后堂待命,无论如何也逃避不过去了。

看到萧主簿狗急跳墙,侯如海笑的非常开心,刘都头没说错,韩德有八成是死在萧主簿的手里,既然如此,自己这一趟豆沙关之行绝对不会空手而还。

自己之所以能快速的带着永兴军出现,就是在知府大人接到了林县令的求援文书之后,紧赶慢赶的还是没有阻止暴乱的发生。

在林县令的文书里,早就把萧主簿定为这股暗流的操纵者,原本在侯如海的预料中,豆沙县定然已经是盗匪四起的混乱状况,在这样的情形下,快速的迩定豆沙县的局面才是第一位的,这个时候必须找一位德高望重的本地人出来主持大局,至于其他的事情只能慢慢的解决,刘都头的出现让他看到了新的希望,这一位浴血厮杀的英雄,足=足以安定地方,更何况他已经取得了全体豆沙县士绅的支持,这个时候不顺水推舟的除掉萧主簿更待何时?

交战的非常激烈,侯如海黑着脸看见自己的部下不断地中箭倒地,几乎快要崩溃了,手一挥,剩下的军士立刻就加入了战团,因为要来平叛,这一次带来的全是军中的好手,现在百十个人打不过五十几个人,让侯如海非常的恼怒。

刘都头抽出刀子,忠心耿耿的护卫在侯大人身前,死命的挡着根本就不愿意向前走的侯大人步步后退。

“刘贵,你要做什么,走开,将士们在前面厮杀,且容本官上前观战!”当着老百姓的面,侯如海大声的冲着刘都头大喊。

“不成的,大人,现在豆沙关就靠您主持大计,萧老贼凶悍无比,您万万不可上前。被指就算是死也不能让大人居于险地!”

一番话被刘都头说的声泪俱下,百姓们看到自家的英雄都在流泪,也大声的鼓噪着请求侯大人莫要上前,萧家从来都非常的强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