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池鱼之祸

腊肉一路上不停地偷偷的看大少爷,她发现大少爷的笑容很古怪,想问又不敢问,因为刚才大少爷就是这样笑着活活的把一个人折磨死了,尽管那个人是坏人。

在她的心里觉得大少爷就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会读书,会教书,会种地,会做工,还会扎漂亮的纸鸢,最重要的是大少爷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

这样的人本不该和杀人这种恐怖的字眼连接在一起,不论他杀的是好人还是坏人。从僰人群里出来的腊肉见惯了死亡,她只是不愿意让那个坏人肮脏的血玷污了大少爷的鞋子。

”想说什么就说,你家大少爷其实算不得好人,杀人这种事情会有强大的惯性,当一个人杀了第一个人的时候,漠视生命的种子就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杀第二个人的时候就不会有多少心理障碍,然后以此类推,慢慢的就会变成杀人狂魔。

比如我现在心里想的就是如何杀死更多的人,为了保护云二,我不介意杀人,现在又多了一个你,人总是会变的,我没能力让所有人变成好人,那么,我也不介意变成最坏的那个人,因为我想活得自在,活的舒坦,有了欲望,就会有追求,一旦有了追求,总会和别人的追求起冲突,到时候当你发现杀人是唯一选择的时候,不杀都困难,原因就是这种感觉是相对的,在你想杀死别人的时候,说不定别人也正在这么想,自己的生命总是比较宝贵些,先下手为强就成了一个最好的选择,腊肉啊!不要告诉云二我今天杀了人,因为这孩子正在学我,他心里有一头猛虎,万万不敢放出来,一旦放出来,说不定就会荼毒天下。“

腊肉点点头,其实她心里明白,大少爷今天动怒是因为自己被人家欺负了,说到底大少爷杀人都是为了自己,想到这里,她就嘤嘤的哭泣。

路过卧牛石的时候,云峥发现石头上的痕迹消失了,圈圈和叉叉没了,在最显眼的地方却多了一把刀子,不用多想云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不外乎那些人都死了,没了救援的必要,现在他们准备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这是一个最普通的想法,理解起来没有什么难度。

赖八他们的心思从来都非常的简单,因为捐税太重,他们就选择了逃亡,因为没有生活必需品他们就必须和刘捕头做生意,心甘情愿的接受盘剥,同样的,自己人死了,他们就会选择反抗,复仇,他们的整个人生充满了无奈,好多选择都是被环境所迫,不得不如此。

林县令就是一个迂腐的书生,他不晓得激起民怨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只是出于被羞辱的愤怒才向萧主簿他们这样的一个集团发起了攻击。想依靠铁腕手段斩断萧主簿他们的财源,他唯一不晓得的就是,他在伤害萧主簿的同时,带给山民的灾难更加的深重,或许他从来就没有多想,连屁民都算不上的山民,在他眼里只配成为一枚棋子。

民怨如火,一旦将天下这锅水烧的沸腾起来以后,大致上就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玩火者必**,这句话说得太有道理了。

作为一个过客,或者说看客,云峥只想完整的看完这场戏,不会因为林县令给自己送了一箱子书就热血沸腾的去帮林县令,绝对不会帮,要帮也会帮萧主簿,因为他们的胜算更大!

站在胜利者一方这是存活下去的不二法门,哪怕你不站在他们一边,你也要学会闭嘴,历史上为什么会将那些力王狂澜的英雄大书特书?就是因为这样的成功事例太少,太少,少到了需要歌功颂德的地步。

云峥绝对不会去做那样的英雄,因为那样的英雄即使成功了也没有什么好下场,比如狄青,比如岳飞,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样的攻伐术不一定是出现在两个不同族群之间的说法,很多时候用在和自己意见不相同的人身上也非常的合适。

刘捕头说寨子的大门需要关起来,那就关起来,反正寨子里也是一个自己自足的小社会,十天半个月不出去也没有太大的问题。

”什么?山民会造反?“老族长的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作为寨子里年纪最长的老人,他见识过百姓暴乱是个什么样子,片刻都不耽搁,就冲着寨子里的人大吼起来。

一百八十九条汉子背着猎弓,拿着柴刀围在老族长的身边,这是寨子里所有能出动的人手了、包括云峥在内。

”这些天大家全部吃大锅饭,所有的粮食全部集中起来,交给云大整理成册,云大要计算好寨子里的粮食必须要够大家吃上三个月的,直到新粮食下来为止,出了岔子我就找你问话。

苍耳带着老虎他们去山口守着,山民要是路过就不用管他们,如果有想进寨子的,你就给我下死手杀。

我带着老人手守在寨子口,一旦苍耳他们守不住山口,我们就退回来守住寨子口,瘸子带着哑巴你们去后山的仙人洞搭建草棚,一旦寨子口守不住,我们就退守仙人洞,寨子毁了我们还能重新修建,人死光了,祖宗就没了香火,这万万不成的。”

看着大将军一般威风凛凛的老族长,云峥也不由得暗自佩服,尤其是最后两句非常的符合兵家要义,失人存地,人地两失,失地存人,人地两存!

老家伙活的年纪长,果然是老成精了,也或许是智慧到了极致都会有高度的相似性,只不过老族长不会归纳总结而已。

从村民们的反应中就能看出老族长的绝对威信,一袋袋的粮食经过云峥的记录之后全部被送进了仙人洞封存,每天云峥需要按照严格的表格发放每日的饭食,壮丁们是需要第一优先考虑的,第二优先考虑的就是孩子,然后才是妇人和老人,也就是说,要饿死,首先饿死的会是老人和女人。

这样不近人情的分配法子获得了老族长的满口称赞,全寨子上下没有一个人表示反对,那些妇人们甚至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一件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