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节山崩

春秋两季的雨水总是很多,深秋的雨水阴寒,春天的雨水也好不到那里去,都说春雨贵如油,现在油太多了,就会弄垮大山,吸饱了水膨胀起来的大山,终于垮塌了,一时间地动山摇,山崩的声音惊醒了寨子里的所有人,好多人裤子都来不及穿,光着腚抱着胸口站在雨地里瑟瑟发抖,而且不分男女。

“后山塌了,核桃岭上的野人恐怕倒了霉了,咱们这里没事,老夫刚才去看了河水,还好,河水没被堵住,水流和昨日一样,都会去睡觉,家里的男人留下来,婆娘娃子都回去睡觉,光着腚好看啊?”

老族长匆匆的赶了回来,看到一地的屁股的人就发火,寨子里的娃子都是读了书的,怎么就学不会斯文?

云峥好不到那里去,感受到地动的时候一把就将云二从窗户里抡了出去,顾不上穿着小裤头坐在雨地里大哭的云二,一脚踹开腊肉的房门,将这个正在穿上衣的小姑娘蛮狠的推出了屋子,

本来尖叫起来的腊肉出了门之后看到坐在泥地里哭泣的云二,赶紧就把云二抱起来拿自己的衣服紧紧地裹住,泥巴沾的俩个人满身都是。

云峥凝神感受了半天,终于确定不是地龙翻身,而是山崩的时候,这才进到屋子里拿了一床毯子将腊肉和云二紧紧地裹上,自己穿着裤头,精赤着上身匆匆的朝村口走过来。

一过来就听到族长的话,这才将悬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

"回去,这里还用不着你,回去睡觉。"老族长看到云铮也走了出来,就更加的生气了,恶狠狠地瞪了云峥一眼,不由分说的就把他赶了回去。

回到家就发现腊肉把云二放在木盆里洗澡,刚才摔得太狠,这小子的浑身都是泥巴。

“你是故意的!”云二看到云峥就委屈的大叫,前一秒钟睡的正香,下一秒钟就被扔到雨地里醒脑,就算云大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他依然感到委屈。

“洗干净之后就继续睡,是后山的核桃岭塌了,我们这里没事。"云峥一边说着一边擦干净身体,再一次钻进了被子,外面还是很冷。

云二明显的感受到腊肉开始发起抖来,还以为她也冷,就自己动手洗干净了头脸,拿麻布擦干净自己,不睡自己的小床,一头就钻进云大的床上,将被子裹得紧紧地,那里比较暖和。

云大咕哝两声,就往里面让让,免得这家伙又掉下床。

腊肉的脸变得煞白,踉踉跄跄的端着水盆走出了哥俩的房间,站在屋檐下面无神的看着后山,虽然那里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腊肉依然看得很仔细。连手里的水盆都没有放下。

天亮之后,云峥起了床,云二还是躺在床上继续呼呼大睡,云峥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天上落下的雨水变小了很多,就披上蓑衣,拿着一根竹杖,套上草鞋就匆匆的向村口走去,腊肉熬好的粥都没有心思喝,更不要说注意腊肉恍惚的神情了。

眼看着云峥走远了,腊肉咬咬牙,来到米缸跟前,考虑了很久才从米缸里挖了三瓢米装到一个小小的麻布袋子里,就在她考虑还要不要再装一点的是时候,猛然间发现云二扶着门框笑嘻嘻的看着她,心头一慌,挖米的瓢就掉到了地上,心头难过之极。

”这点米不够你妈妈和弟妹们吃的,我算过了,你至少要再挖五瓢才够他们吃十天的,赶紧的多挖点,把这里的米都挖走,只要你能扛得动,全拿走都无所谓。云大不会怪你的,他要是知道一定会让你拿的更多。“

”二少爷,我,我……“

”什么我,我的,这里又没有驴子,你赶紧挖米,快点去后山看你妈妈,云大早上说这次山崩小不了,如果有泥石流下来,摧毁一两个村镇跟玩似得。“云二说着话就进了门,垫着脚尖往米缸里看,嘴里不断地催促腊肉快点。

腊肉紧紧地抿着嘴唇,黄豆大小的眼泪成串的往下掉。云二想要帮她擦眼泪垫着脚尖够不着,不由得发脾气道:”家里就咱们三个人,赶紧的去看你妈妈她们,不要耽搁了。“

腊肉狠狠地又往袋子里装了五瓢大米,云二爬上锅台,将吊在锅灶上方的腊肉解下来,胡乱的扔在灶台上,要腊肉将这些真正的腊肉也拿走,又把装着饭团子的竹篮子也解了下来,要腊肉一并带走。

腊肉背着米袋子,提着篮子正要走,却看见云二正在拿着一把小刀子割自己的内衣,赶紧放下东西夺过云二手里的刀子,连忙问他这是在做什么。

”麻烦,你自己来,云大在我的衣服里总是缝上银子,给你了,睡觉的时候总是咯我。“云二不耐烦的对腊肉说。

腊肉到底没有接受云二的银子,倔强的小姑娘背着米袋子,披上蓑衣就一溜烟的向后山跑去,她实在是担心自己的妈妈和弟妹。

虽然把自己买进青楼的就是妈妈,但是腊肉一点都不恨她,如果妈妈不这么做,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遇到两个天底下最好的少爷,这是自己的福气,只不过需要经过一点磨难才能到手。

云峥回家的时候,看到云二正在火塘边上手忙脚乱的蒸米饭,已经有一股子糊味传了出来,云峥摇摇头,将瓦罐从火上拎下来,放在旁边的砖块上,免得自己一会吃到糊米饭。

”腊肉呢,怎么今天是你做饭?“

”腊肉去看她妈妈了,她家就住在后山,不知道有没有危险,对了,我让她带了一些米和腊肉过去。"云二装作轻描淡写的样子对云峥说。

云峥皱着眉头从架子上取过钱罐子,打开以后看了一眼说:“你怎么没让她带点钱回去,这个时候,一定要有粮食和钱才成。”

云二摇摇头说:“腊肉不肯拿。”

既然腊肉想活的有骨气一点,云峥也就不再多说话,将铁锅端上灶台,准备做一锅炖菜吃,这样阴湿的天气里,吃这东西最好了,就是米饭焦糊味道重了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