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需要和被需要

少年人就该慷慨激昂,以天下为己任,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云峥用香浓的擂茶招待了萧主簿祖孙,三人横坐南北,指东画西,从上古轩辕氏说到神农尝百草,再到短少了的那根擎天柱。

云峥坚持说女娲娘娘砍下南海巨龟的腿支住天空,之所以短了致使天地东南倾,就是因为女娲娘娘将短少的那部分放进了人心,所以人心里自然就有一根小小的擎天柱,所谓人心齐,泰山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自古以来我们的先祖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架海紫金梁一般的人物,他们无不在历史的天空里熠熠生辉,为我们支撑起了人心中的那一方天空,或许这才是娘娘的真实心意,人心比大地更需要一根撑天的柱子……

吾辈少年人自当一展胸怀,在这滚滚红尘中在自己的心中保留一点净土,保留一点赤子胸怀,唯有如此,大宋江山才能万古永固,绵延不绝……

三个人滔滔不绝的在大柳树下共同举杯为大宋的万年狠狠地干了一碗擂茶,萧主簿笑的慈眉善目,一派长者之像,萧无根被一番慷慨激昂的话蛊惑的热血沸腾,恨不能现在就学班超投笔从戎,手持钢刀九十九,杀尽天下胡儿。

欢快的谈话一直进行到了日头偏西,混了一顿美味面条的萧家祖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寨子,坐上骡车回了豆沙关。

“爷爷,想不到云峥居然也有大心胸,大志向,就算他的目标不可能完成,孙儿也觉得此人将来必成大器。“萧无根第一次对云峥做了正面的评价。

萧主簿面无表情的看着孙子说:”我们今天是来干甚的?“

萧无根无所谓的回答道:”是来说蜡染的,您说这是一门好生意。“

萧主簿继续问孙子:”我们谈到这件事了吗?“

萧无根愣了一下道:”没有,我们谈了别的。“

萧主簿问完话之后就一言不发,闭目养神,今天和云峥天南海北的说了两个时辰的闲话,想要跟上云峥的跳跃性的思维非常的困难。所以老人家现在极度的疲惫。

云峥回到竹楼立刻就呈大字型躺在自家的地板上,任由腊肉浇花一样的往自己嘴里灌水解渴,话说的太多,说的太急,嗓子里干的要命。

云二爬过来,趴在云峥的头顶看着他,半天才说:”你干嘛要和那个老头子说四个小时的废话啊?还说的又急又快,根本就不给人家插话的机会,那个老头子张了四五回的嘴想要说别的,都被你那些忽悠人的废话堵了回来。”

云大懒懒的对云二解释道:“如果有人想对你提出过份的要求,你又不好拒绝的情况下你该怎办?最好的法子就是不要让他开口,只要开了口,我们就不好拒绝了,现在好了,萧老头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知道了我们哥俩已经把这门生意交给了寨子里的贫民,也知道了我无论如何不会答应把蜡染的生意交给他,所以啊,今天我应付的很艰难,但是很成功。“

云二听完哥哥的解释之后就爬到了一边,扶着窗户往外面看,看了一阵又问:”咱家的砖房已经盖好了,屋子也已经被晒干了,干嘛不住进去?“

”因为看家蛇不愿意进去,所以我们就不能先进去,现在天气暖和了,你不觉得住在竹楼要比住在砖房里更加舒服吗?“

云二点点头算是认同云大的这个说法,这个家里只有五口,三人一蛇,一狗,搬家这么大的事情,总要所有成员都满意才成。

火塘上的水开了,云二想要将锅里的开水装到茶壶里,不小心被烫了一下,当啷一声茶壶就摔成了碎片,云大一咕噜爬起来,火速的看了一下云二的小脚,发现他全身上下都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腊肉一边收拾着碎瓷片,一边说:”少爷啊,以后这些事让我来做,要是烫着你了,可怎么得了。“

”不要你管!“云二猛地尖着嗓子吼了一声。

云峥知道这是云二的一点小心思在作怪,也不做声,继续睡觉。

,云二这个时候很想哭,他自认聪慧,到了大宋之后才发现自认为的那些智慧和本事到了这里没有半点的用处,反而是平日里那些不起眼的小智慧更加的能够保护自己,这个发现让他感到无比的沮丧。

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以后,云二曾经一度感到愉快和轻松,在这里他收获了最重要的亲情,不管是云大,还是腊肉都像宝贝一样的看护着他,这样的幸福感觉是他从未享受过的,毕竟不是亲兄弟,云二的心里总有一丝遗憾和害怕,觉得自己不能心安理得的享受这样的感情。

所以他总想帮助一下云大,让他充分的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

看家蛇从柜子底下蜿蜒的游了过来,开叉的舌头让它感受到了屋子里的两个人似乎有点不对,就像往常一样,它还是游到了云二的身边,攀着他的腿上了他的身子,习惯性的挂在云二的胸前来回晃荡,这是它最喜欢的游戏。

云大似乎睡着了,四尺长的一条蛇压在云二矮小的身子上,几乎将云二压得坐到地上,腊肉走过来把蛇从云二的身上解下来,随手就扔出了窗户,都已经吃饱了,还缠着人做什么。

”腊肉,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的没用处,整天只是吃了睡,睡了吃,不但不能帮助你们,反而处处拖累你们?“

腊肉奇怪的摸摸云二的脑袋说:”你还小,你也是我见过最乖的孩子,从不哭,也从不弄脏衣服,作重要的是你已经认识很多的字了,做算术也从来不会出错,比我强多了,过两年长大了以后,一定是一个聪明的相公。“

云二瘪瘪嘴,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感谢了腊肉的夸奖,就走到云大的身边紧靠着他躺了下去,云大习惯性的将他揽在怀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嘟囔着说:”感谢上苍把你变成了我的弟弟,感谢上苍没有让我孤零零的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也感谢你需要我的照顾,让我感觉自己还是一个有用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云二坐了起来看着云大奇怪的问。

”你长大以后就会明白了,被人需要其实也是一种幸福,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更何况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云大一字一句的对他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