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废品

过于低下的社会生产力创造不了普遍的富裕生活,寨子里面的贫穷是普遍的,想要在短时间富裕起来除了杀富济贫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其它的好办法。

抡刀抡枪的革命抢东西云峥做不来,但是借用一点小小的技巧,将富人的财富少少的往穷人这边流一点还是能够做到的。

拐杖这东西是老人用的,他一方面能够帮着老人站得更稳,走的更快,更加的省力气,在云峥看来,自古以来人们卖拐杖,卖的就是拐杖的辅助行走的功能。

这是不对的,在后世,一个废物的身上都能被披上华丽的外衣卖成天价,凭什么拐杖不能?那些富裕的老人家购买几件喜欢的拐杖帮助一下穷人有什么不对?

一支在薄荷水里浸泡过三天的拐杖当然能让人提神醒脑,薄荷就是干这个的,泡完薄荷水之后,再用桐油将薄荷的味道封锁在拐杖里。通过一些简单的线条沟壑缓缓地释放出来就好,不过这样能够提神醒脑的拐杖只能保持一段时间,薄荷味道散发干净之后,它就失去了提神醒脑的功能,这不是云峥需要考虑的问题,拐杖总会出现各种问题,只要没有断,摔到人就算是好东西。

人生是极度无聊的,世界上总是充满了蠢货,云峥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个,逃不出去,走不到聪明人行列,那就做蠢人群里那个蠢得不太厉害的家伙。

来找云峥买拐杖的人很多,可惜只有五根,在听了云峥那个狗屁不通的故事加上理论之后,都愿意多掏一点钱来购买拐杖。

“云大,你干嘛要在卖拐杖的时候要说一大通废话啊?”云二看完大哥神奇的买卖之后想不通为什么要和那些人说那些废话。

云峥看着云二,继续揉着手里的面团,这是从梁琪那里弄来的面粉,他早就想吃面条了。作为老师云峥觉得这种暗黑的心思还是不要告诉小孩子为好。

”云大,你是不是在用那些废话给你自己铺后路啊?将来就算是别人知道被你骗了,一想到你教给他们的那些道理,就不好意思找你算账了呀?“云二爬到云峥的脚下,抬着头看云大。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学问这东西不是眼前的必需品,他只会在以后的生活中发挥很重要的作用,当下要卖,咱们卖不到好价钱,只能将学问当成拐杖的添头,或许有一天那些买了拐杖的人会意识到拐杖才是这次交易的添头,真正买椟还珠的是萧无根。“

没有擀面杖,云峥只能揪面片吃,腊肉最喜欢大少爷做饭了,因为大少爷做的饭真的很好吃,不管他做什么饭食,好像都非常的好吃。

鸡蛋面片而已,很家常的一个饭食,云家现在是寨子里最富裕的人家,从来都不缺少鸡蛋这种东西,现在云峥每天都要强迫云二吃一个,腊肉也是如此,云峥不喜欢吃鸡蛋,但是腊肉不知道,她认为鸡蛋是最好吃的食物之一,大少爷之所以不吃,其实就是留给了自己吃。

面片里加一点青菜,颜色就非常的好看,倒一点花椒油进去,香气就窜了出来。

看到两位少爷吃的稀里哗啦的,腊肉虽然也觉得好吃,却放慢了吃饭的速度,不断地帮着两位少爷添饭,自己一小口一小口的吃。

腊肉透过自家的窗户向外望去,端着饭碗觉得很开心,因为今天寨子里的每个人都有肉吃,买拐杖的钱少爷就拿了十贯钱,剩下的都交给了族长,自己又买了两头猪分给寨子里的每个人,不明白少爷说的马上就要开始的大生产是什么意思,但是腊肉知道家里有钱,有肉吃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今天,蜡染就算是成功了,全村子的人都要来看少爷是如何糟蹋掉五贯钱的坯布的,早上的挑水的时候已经骂过那些长舌妇了,拿了少爷钱,又吃了少爷给的猪肉,还说少爷的坏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腊肉小声嘀咕的时候,云峥已经背着手下了竹楼,吃的太多,总需要溜达一下,染缸里面的坯布已经染了三次了,差不多了,现在清洗之后,放进锅里煮掉蜂蜡,再拿去漂洗干净,这些坯布就能卖给布行了,至于他们是不是拿去冒充大理蜡染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当然,价格不能少,布行在短时间里能获得暴利,只要能把布卖出去,到时候市场的规律会强迫他们将自己所掌握的独门市场交出来。

原来以为漂洗就是在寨子门口的那条河里进行,谁知道古人远比云峥想象的更加爱护自己的生存环境,十一匹蜡染布被抬到了一个专门的水塘里,妇人们轰走了男人,脱了衣服就下了池塘,腊肉很自觉地留在现场,她想盯着这些女人不要偷了自家的布。

漂洗是一项很艰难的工作,需要重复很多次,最重要的是需要掌握好自己漂洗的力度,否则整块布的颜色就会不一致。

直到下午,那些妇人们就抬着拧干的蓝布回来了,云峥看了还不错,寨子里的人手艺不错,蓝布被染得非常好,剪下来一块投进了开水锅,不一会锅边上就浮起来一层蜡液,妇人们用瓢舀起这些浮蜡倒进旁边的水桶里,等到它凉下来,又会凝结成块,还能继续使用。

直到看不见蜡液上浮,就用钩子把布捞了上来,在加了盐的凉水里浸泡了半个时辰,捞出来挂在太阳底下晾晒,全寨子的人都在等最后的结果。

出奇的好,至少云峥就是这么认为的,不但那几朵工笔茶花栩栩如生,被自己弄裂的蜡也自然的产生了放射状的冰纹。

整块布被妇人们拿在手里传来传去的,一个个都非常的沮丧,有些性子柔弱的妇人已经哭泣出声了,整整十一匹坯布就这样的被生生糟蹋了。

妇人们哭泣沮丧,男人们唉声叹气,腊肉已经哭得不成了样子,她是在为自家少爷伤心,好心变成了笑话。

”很漂亮啊,哭什么啊?“

”少爷,染废了。“腊肉小声的回答。

云峥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白了,他笑着指着上面的那些冰纹对这些妇人说:“你们看看,这些纹路好不好看,这可是有个说法的,叫做冰纹,正因为有了它,你们就没发现这些布上的图案显得更美了吗?”

“废了!只能染成黑布。”向来以手巧著称的年婆子大声的下了定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