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怪人

“还能有什么理由,不就是看上我哥哥了,然后我哥哥不理会她从而因爱生恨,反目成仇罢了。”云二猛然间说出一句大人才能说的话,让梁家小姐的眼睛瞪得像铜铃。

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娇笑着走近云二,闪电般的伸出手揪住云二的胖脸说:“你说的话谁教你说的?你大哥?不会吧,他看起来很斯文,不会说这些话的。“

腊肉非常不满梁家小姐捏云二的脸蛋,不着痕迹将背篓往后面挪一下,就让云二脱离了梁家小姐的魔爪,云二用力的揉一把自己的脸蛋对腊肉说:”还是你好,你等着,我长大了就娶你。“

梁家小姐笑吟吟的,就算云二暗喻她野蛮也不生气,只是冲着云大笑。

云大莫名其妙的说:”却不知那位小姐因何事对云峥生怨?“

”她是玉福轩田掌柜家的小姐,怎么样,后悔了吧。“梁家小姐仔细的看着云峥,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丝变化,田家小姐就是她亲自找来的,自从听说云峥拒绝了田家的招赘,她就对这个不一样的少年人充满了好奇。

”后悔?这话从何说起?“

看到云峥迷惑的神情,梁家小姐这才确定,他根本就忘记了还有赘婿这回事。

萧无根的游春会一般情况下就是豆沙关富家子弟的一次大聚会。县令家只有闺女不好出面主办,自然要请这家伙出马,作为主簿家的孙子,豆沙县赫赫有名的才子,这几年在游春会上很是博了些名头,县令的闺女自然是万众瞩目的对象,梁小姐也属于被人家高捧的人物,田家小姐因为要招赘,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没人喜欢被招赘,尤其是能参加游春会的少年人。

其实这人的数量不多总共也就八辆骡车而已,再加上一辆马车和一辆非常显眼的牛车形成了极度鲜明的两极而已。

”无根兄,后面牛车上的人是谁?为何小弟在往年从未见过?“

”一个措大而已,今年考上了县学,勉强算是有些资本,是梁琪非要请的人,不要在意。“

”莫非梁琪看上了这个措大?她眼瞎了?”

萧无根厌恶的看着面前这位油头粉面的家伙,只想一脚把他从自己的骡车上踹下去,云峥虽然穷了一些,好歹怎么看都是一个男子汉,梁琪就算看上也不奇怪,倒是那个女子看上这个家伙才算是真正的瞎了眼睛。

自己刚才和林小姐言谈正欢,这家伙竟然凑过来打断自己的谈话,简直就是不知所谓,今日要不是准备去白云寺拜见五沟禅师,需要静心涤虑做好应对,否则这个时候自己实在是没有必要和这些厌物在一起。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也不知是谁带来的歌姬,车队刚出豆沙关,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唱歌,这首晏殊的《浣溪沙》算不得高妙,但是在暮春时分唱出来倒也和景。

云峥非常的享受春日的美景,更何况有免费的歌声娱人,闲来无事就给折了些柳枝子做成草帽,三人一人一个,这是春日里难得的野趣。

水牛很听话,自己跟着前面的骡车,根本就不需要云峥操心,不过速度总归来说慢了一些,云峥也不催促老牛,躺在板车上和云二调笑,这里只有一条路,走慢些总会走到的。

云二指着梁家的骡车对云大说:”你看看,人家在路边上等你,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如果她愿意嫁过来,我喊她一声嫂嫂倒是没问题。“

”十三岁的丫头片子知道什么,你们以前还不是光知道胡闹,她难道不知道故意在路边上等我是在给我拉仇恨吗?"

“你好像对十二三岁的小女人没什么好感是不是,估计是以前留下来的心理阴影。”

腊肉早就习惯了兄弟俩用一种从来没有听过的怪腔调说话,所以就自顾自的掏出一方手帕折叠一下,弄成一顶布帕帽子扣在云二的头上,越往山上走越冷,一阵山风吹过,雾气越发的浓重了。

梁家小姐掀开马车帘子冲着云峥说:“你快点换一个骡车吧,牛车太慢了,以你赚钱的速度,应该很容易办到才是。”

云峥坐起来对梁家小姐说:“不是我走的太慢,是你们走得太快,错过了无数的美景,春游,春游,自然要游得畅快如意,马车,骡车太快,牛车正好,倒骑着毛驴其实也不错。”

“张仙人的故智,身在灵山可不能亵渎神佛。”

“谁说他是神仙了,玄宗时期他就承认自己乃是鸿蒙初开之时的一只白蝙蝠,我告诉你啊,这蝙蝠可是最喜欢吸食人的鲜血,听说你这样的漂亮闺女是他们的最爱,每到月圆十分,一个个巨大的蝙蝠从月亮里面飞出来,呼扇着巨大的翅膀落在你的窗前。

然后就会变化成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站在你的窗前和你吟诗作对,琴瑟和鸣,趁着你情浓的时候他们就会……”

一番故事讲的梁家小姐面红耳赤,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怪诞的故事,正要驳斥的云峥不正经的时候,却发现云峥猛地转过头来,嘴角上长出来了两颗绿色的獠牙。

惨呼一声就把脑袋缩回车厢,耳边听到云二得意的笑声,知道自己上当了,重新掀开马车帘子,发现云峥正在不断地吐口水,柳树枝子实在是太苦了。

“云峥有本事就把故事讲完,我不信你会说污言秽语。”

“那是自然,咱将来是要东华门唱名的,从不说污言秽语,想知道那个蝙蝠男想要干什么,就把你家的酒拿一坛子给我,刚才看了,你脚底下有三坛子,分我一坛!”

“强盗!”梁家小娘子咒骂着,不过还是递过来一个小小的坛子。

“小气,也罢,算是中了你的计,没说坛子的大小。“云峥把坛子交给了腊肉,让他抱好这才继续说:”每当这个时候,蝙蝠男就会伸出獠牙,一口咬在女子的脖颈上吸血,他吸得非常的贪婪,吸完血之后就飞走了,这个姑娘死掉三天之后,就会复活,然后她就觉得非常的寒冷,只有吸血才能让自己感到一丝丝的温暖……

“小鬼头胡说八道,将来就不怕下地狱吗?”

云峥恼火的朝后看去,只见一个鹑衣百结的道士大踏步的从牛车边上经过,片刻之间就隐没在翻滚的云雾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