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蓝靛的秘密

云峥拿着锄头在挖地,他准备今年种一点青稞,作为西北人,实在是吃不惯大米,想要换一点面粉,这里根本就没有。

自己的土地在山腰上,没有水塘,想要种稻子也不现实,以前听说人家在稻田里养鱼,养出来的鱼还有个名堂叫做稻花鱼,味道鲜美,看看别人家的稻田里什么都没有,也就绝了这个心思。

油菜是必须要种的,入冬的时候就已经种上了,现在已经有一尺多高了,叶子长得墨绿肥硕,说明地里的肥力很好。

云峥在前面挖地,腊肉跟在后面挑拣挖出来的草根,至于云二在不停的追赶蝴蝶,手法很娴熟,竹筒里估计已经装满了白色的蝴蝶,不知道他要么些蝴蝶做什么。

三米宽,二十米长的一块山地很快就挖完了,说起来很快,云峥抬头的时候才发现一个上午的时间已经悄悄地溜走了。

腊肉把装水的竹筒拿给云峥,自己拿着小铲子去油菜田里挖野菜,兄弟两都喜欢吃野菜,这让腊肉很纳闷,好好地芥菜,芹菜,牛蒡不喜欢吃,偏偏喜欢那些不值钱的野菜,她统统的把这些怪癖认为是读书人的雅趣。

山太高,老牛爬不上来,为了磨地,云峥和腊肉背着绳子吃力的拉着耙子在前面走,云二坐在耙子上拿着细柳枝不断地吆喝着要两个人快点拉,他坐的不过瘾。

路过的乡农看到这一幕都会会心的一笑,瘸子家的婆娘路过云家的田地,从篮子里拿出一小捆韭菜放在竹筒边上,他家的大孩子已经能从一数到二十了,这就当是谢礼。

磨完了地,就等着明日下种,山里的雾岚在一夜之间会给这片土地带来充沛的水份的。和别人家一样,云峥扛着耙子提着锄头赤着脚走在前面,腊肉头上戴着蓝布手巾,手里挎着篮子,背上的竹篓里放着云二,低着头跟在后面,不低头不行,总有一些长舌妇笑着指指点点。

“今天吃韭菜馅饺子吧。”云二看到篮子里有韭菜舔舔嘴唇向云峥建议。

“没有面,你吃个鬼的饺子。”云峥没好气的一口拒绝,刚才那些个妇人说自己一家三口像足了小夫妻背着胖娃娃去地里干活。

腊肉抬起头,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小声的对云峥说:“少爷,不知道米粉行不行?”

“试试吧,”云峥随意回答一声,就继续在前面开路。

才走过族长家的水塘,云峥轻咦了一声停下了脚步,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蓝靛草,这可是好东西,用来做染料再好不过了,云峥扔下耙子和锄头,将这些野生的蓝靛草全部拔了出来,虽然叶子还没有长到最大,但是现在这个样子也该能使用了。

“少爷,咱家又不染布,您要这些蓝靛做什么?”腊肉看着云铮继续扛起农具和这捆蓝靛往家走,好奇的问了一声。

“做一点东西当礼品送人,腊肉啊,你会不会扎染啊?”

“不会,听说十年前官家下令农家不许再私自印染棉布了,说这样的东西费时费工,不许我们用,只能给皇宫里进贡一些。”

云峥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腊肉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好好地扎染为什么就不能用?只能皇家用,凭什么?

“腊肉,这条规矩执行的严格吗?”

“不严格,本来也就没几个人会,扎染起来可麻烦了,一匹布光是扎花就需要五天时间,有时候扎出来的花色还不好看,乱七八糟的,还不如全部染成蓝色。听说山那边的大理国的人才是扎染的行家里手。”

听了腊肉的话,云峥笑了一下,原来症结出在这里,扎染确实是一门很好的手艺,最适合妇人们学,既然皇家是因为扎染费时费工才禁止了这门手艺,现在自己只要改进一下不就没有这个忧虑了?再说了,皇帝说不定防的是大理国经济入侵,而不是自己手下的这些撮尔小民。

回到了家里,腊肉帮着云峥将蓝靛清洗干净塞进坛子里泡着,就端着一小簸箕糙米去了磨房,她准备多磨一点米粉,摊点粉皮子,不知道这样的东西合不合少爷的意。

云峥则直去了自己的新房子,新房子彻底的起来了,在他的强烈建议下,老族长没有在房顶开天窗,还给房子添加了窗户,只要糊上窗纸,就能入住了。

地面上全是一尺见方的石砖,苍耳是干这活计的能手,他能用石头铺出各种美丽的图案出来,石头的颜色不一样,拼出来的图案也不尽相同,云峥最喜欢大厅里面的那只大写意的老虎,威风凛凛的气势不凡,只要自己有空就会过来看看。

门窗全部打开,站在门里抬头就是隐隐的青山,云雾缭绕的美景尽收眼底,有这样的逍遥日子自己还要为那些身外事烦恼真是不知所谓。

腊肉端着一盆子米浆回来了,在篦子上摊出一张张洁白的粉皮子,晾在外面的竹竿上,不一会就被风吹得又柔又韧,看着腊肉手忙脚乱的调着韭菜鸡蛋馅子,云峥笑着接过来,往嘴里填了一点馅子尝了一下,阻止了腊肉要往里面加花椒的举动。

“三鲜馅的饺子只加盐就好,如果有糖霜也不错,加别的调料就糟蹋了这一盆子馅料了。”

腊肉眼睁睁的看着少爷在大铁锅里加了好多的菜油,这让她非常的心疼,一张脸盆大小的米粉皮子少爷给里面加了好多馅子,然后对折之后拿生米粉糊住边角,等菜油温热了就把这个巨大的饺子放了进去。

随着饺子的外皮变成金黄色的时候,香气也就溢了出来,正在和云三玩耍的云二立刻就跑过来,往锅里看了一眼,就大叫一声:“韭菜盒子”,就再也不离开大锅。

第一个韭菜盒子被三个人分着吃了,然后就急切的盼望第二个,云三虽然也想吃,这一次却没有一个人肯放弃自己的那份,就连最喜欢云三的云二也不愿意,它只能伸着舌头趴在竹楼口看着外面眼不见为净。

来了一个陌生人,云三顿时就将没吃到东西的怒火发泄在他的身上,不敢下楼,就站在平台上朝那个陌生人狂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