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莫笑农家腊酒浑

回到了寨子,受的欢迎是空前的,大大的谷场上已经摆满了小桌子,每个桌子上都有一些饭食,云峥仔细一看,发现今天桌子上的米饭都是精米,雪白的米饭勾引的那些孩子一个劲的流口水。至于菜大部分不是鸡,就是猪肉,有些人家还是狗肉,不知道是不是杀了自家的看门狗。

瘸子家里贫寒,他家的桌子上只有一碗糖水蛋,云峥知道这是他们家能拿出来的最好饭食,瘸子看到云峥在看他家的桌子,局促的抠着手说:“只有一个鸡蛋……”

云峥止住了瘸子继续往下说,端起那碗糖水蛋走到老族长的面前对所有人说:“今天在县令家吃烧尾宴,根本就没吃饱,菜虽精致,却不耐饱,我是饿着肚子回来的,篮子里虽然还有吃食,小子嘴馋,硬是挺到了现在,就知道家里有好东西。

九叔家的糖水蛋那是出了名的好,小子就不客气啦,这就把它吃光。”

老族长看着云峥满脸都是骄傲之色,这才是好人家的孩子,知道情义是怎么回事,云二见云大吃的过瘾,拉着他的袍子使劲的扯:“给我留一点。”

乡亲们都大笑了起来,尤其以瘸子笑的最开心,眼泪都流下来了,云峥喝了几口汤把鸡蛋留给了贪吃的云二,自己来到马车前,从上面拿出一小卷麻布,恭敬的放在瘸子家的桌子上拱手道:“您的情义我领了,我的心意也请您不要拒绝。”

瘸子的老婆拿手背不停地擦眼泪,眼泪越擦越多,小声的对云峥说:“当家的本来要杀狗的,丫头舍不得,抱着狗哭……”

云峥安慰了几句,就大笑着朝苍耳走过去:“耳叔,我的鹿肉呢,这是您答应过我的。”

苍耳极度显摆的从扣着竹筛子下面端出一碗鹿肉单手举起来笑着说:“知道你看中俺家的这块鹿肉了,给你留着呢,趁热吃,都吃光。”

“那可不行,二爷爷家的筛子下面的香味我都闻见了,竹鼠肉怎能错过。”云峥从苍耳的碗里捞出来一块鹿肉,自己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塞进了云二的嘴里,把剩下的鹿肉往流口水的小鼠手里一塞,拍着他的小脑袋说:“吃了这些鹿肉,就要开始读书了,我来教,学不会我会揍人。”

老族长笑的更加开心,苍耳大声的回答道:“揍,就是要揍,学不会往死里揍。”

云峥拖着云二一路从头吃到尾,每家都多少吃一口,就算是青菜也没有放过,这个时候,老族长让儿子从牛车上搬下四五坛子酒,一巴掌拍掉上面的泥封,看样子是不打算过筛子了,咕咚咕咚的倒进了一个大缸,每家都过来领一木勺,都是当家的过来。

见每个人都领到了酒,老族长运足了丹田气大吼一声:“奶奶的,咱们寨子也有童生了,过几年还会有秀才公!”这一声弄得山谷都有回音了。

“喝!”随着老人家一声令下,云峥也顾不得酒里的酒糟了,一仰脖子就灌下去了一大碗。酒不多,一人一碗就差不多没了,但是人们谈话的兴致却变得浓厚起来。

腊肉崇拜的看着自家少爷在人群里来回穿梭和人说话,自己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桌子上不知道是谁家的饭菜,少爷给每户人家都送了一卷子麻布,这已经是很重的礼了,如果不是这样的大喜日子腊肉一定会嘀咕一番的,不过今天没关系,都是该的,从这个月起,少爷每个月都能从县衙领到两百文钱,再加上三斗米,这是老主簿特意批给少爷的,能从官家领回钱粮,天大的荣耀呢。别人家只有往衙门送的份。

月上中天,谷场上的火焰才熄灭,到了这个时候云峥才明白乡亲们为什么会如此的看中一个小小的童生,豆沙寨算得上是一个大寨子,老族长当年就是因为不是童生,不识字才没有当上里长,以至于诺大的豆沙寨被那些小寨子的人欺负,划猎场柴山的时候都分不到好地方,更不要旱原上的闲置农田了,耕种那里的地是不需要缴税的,一年下来,收获的稻谷不比原下的地少多少。算是一门大进项。

现在好了,寨子里出了一个童生,听说还是案首,正经在县令家吃过烧尾宴的,最重要的是今年只有十三岁,将来要是考上秀才,定然会在县衙里担任职位,从今天起老族长就能挺直了腰杆子去找里长重新划分猎场柴山,旱塬上的农田也需要有豆沙寨一份,不给?你试试,等我家寨子里的小童生当上里长,你们村子休想拿到一分旱原地,敢把你们的猎场柴山划分到深山里去。

酒足饭饱各回各家,腊肉早早的回了家,把看家蛇放了进来,把云三清洗干净,被子找了竹子做的汤婆子暖的热热的,还烧了一大锅热水给少爷准备洗脚水。

云二望着殷勤的过份的腊肉说:“不对啊,你以前总是先管我的,今天怎么总是帮云大,他是大人不需要照顾。”

正在强行给云大洗脚的腊肉无奈的看着云二,擦干了手三两下就把云二脱了个光溜溜塞进被子又过来要给云大洗脚。

“好了,腊肉,咱们都是一家人弄那些虚头巴脑的事情干什么,日子还是和往常一样过,我的脚我自己洗,你吧云二照顾好就行。”云大擦干了脚随口对腊肉说。

腊肉感到很委屈,又不敢和云大争辩,只好抱着云二的衣衫去自己睡觉的地方。

“云二以后不能总是脱光了睡觉,箱子里有一件我以前的衣裳,你把他给裁剪了,给云二做一身内衣,那是纯棉的,很适合小孩子当睡衣。“

云峥最后交代了腊肉一句话,就钻进了暖和的被子里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这样纷杂的一天确实把他累坏了。

云家的灯火熄灭了,云大,云二都睡得很熟,月亮透过竹楼的天窗,照在腊肉苍白的小脸上,并没有让她的小脸苍白起来,反而照出她脸上的酡红,她睡不着,总是在想寨子里那些女人话,到底要不要钻进大少爷的被子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