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天问

二月初十很快到了,三更天就被老族长催起来,云峥走到外面才发现外面站了很多人,都是清一色的男人,腊肉抱着云二刚出门,就被老族长劈手夺过云二,将腊肉推进屋子里,严令不许出来。

一个虎头人身的雕像被请了出来,老族长亲自拿清水将这座不知道存放了多少年的雕像擦洗了一遍,然后就要苍耳也过来清洗一遍,这是老族长和少族长的权利。

雕像被清洗了两遍之后老族长就命云大,云二跪下,他自己亲自举着雕像虔诚的祈祷,然后就看见苍耳用一个瓷罐子往那尊仰天咆哮的大虎头里灌酒,云峥按照老族长的吩咐长大了嘴巴接酒,弄了半天酒从虎头上灌进去,就会从鸡鸡的部位流出来,云峥想拒绝,但是想到这样做会被老族长活活打死,于是强忍着吞咽了好几口,别说,老族长今天拿来的酒绝对是筛过的好酒,有一股麦芽糖的甜味,云二见云大喝的似乎很舒服的样子,站起来也要喝,老族长亲昵地在云二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对他说:“你还小,等你长大这黑虎酒一定有你的份,喝了黑虎酒,就是我们自家人。”

“我不喝黑虎酒也是自家人!”云二奶声奶气的回答,惹得老族长和别的男人大笑了起来。

看完云峥喝酒,别人呼啦一下子就散干净了,苍耳抱着黑虎神直接去了山里,不知道他把这尊神像藏到了那里去了。

老族长一样样的检查,笔墨纸砚一样不缺,具贴也检查过了,就往篮子里装了一些糕点和五六颗煮熟的鸡蛋,翻检了两遍这才下了竹楼亲自套上云峥家的牛车,载着云大,云二还有腊肉一起向豆沙关走去。

云大总会觉得排场大了些,自己去考个童生而已,寨子里到豆沙关只有十里地而已至于派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猎户陪同吗?这样子不是去参加考试,倒是像去攻打豆沙关。

豆沙关鸡鸣才开关,但是今天是例外,从城墙上垂下来一个竹篮,云峥将具贴放进竹篮,不一会小门就被打开了,猎户不准进关,只有老族长赶着牛车载着云峥一家人入了关口,城门上的军爷还特意派了一位老兵指路,一路上非常的恭敬。

“前面进去了三个,不像是童生,胡子都花白了,您是第一位张着童生模样的学子,依我看,七老八十了还折腾些什么啊,好好地教导孙子认字才是正经。”

听着老兵絮絮叨叨的说话,云峥怀疑地问:“您可是看清楚了,这是童子试,不是院试和朝廷的大考,不会有几十岁的人参加吧。”

老族长笑呵呵的替老兵回答说:“稀奇什么,六十岁的老童生已经是乡里的荣耀了,只有咱寨子里算得上人杰地灵才出了你这么一个宝贝蛋。”

说完看看缩在腊肉怀里打瞌睡的云二笑的更加高兴,指着云二对老兵说:“大兄弟,这个孩子再过几年也就能考童生了,到时候大的怎么也该成秀才了。”

“不对哦,云大会成为状元的。”云二听到老族长在说他,立刻就跳了出来。

说说笑笑的到了县衙,一看门前的人云峥就笑了,挎着刀子在门口巡梭的是刘都头,坐在桌子后面登记名册的是老主簿,他的桌子上还有一个香炉,里面插着一根粗大的时香,上面的火头在晨风的吹拂下明灭不定。

刘都头见云峥来了呵呵的笑着对老主簿说:”正主来了,能不能成龙就看他能不能先爬出泥潭,想要跃龙门怎么也要从泥鳅变成鲤鱼再说。“

云峥上前拜会了刘都头和老主簿,虽然自己的考试手续是老主簿亲手办下来的,云峥还是恭恭敬敬的拿出具贴请刘都头和老主簿验证。

”咱们县的童子试没有太多的讲究,考试的地方就在公堂上,总共只有五个人,我看呀,也就你一个人能过关,所以案首你是不做都要做了,这可是大便宜!别的县可没这便宜可沾。“

云峥笑着回答说:”小子以后一定见人就说吾乃豆沙县案首是也,赢得众人瞩目之后打死也不告诉他们只有我们五个人参加考试。“

云峥的话逗得在场的人一起哈哈大笑,就连那几个等在门口准备参加考试的老童子也张嘴傻乐,估计也是在琢磨这个桥段是不是自己也能用。

时香烧尽,老主簿轻咳一声喊道:”开龙门!“然后就有两个衙役打开了衙门的正门请考生入内,云峥没有遇到搜身这一道关口,想想也是,总共只有五个人还是在县太爷的眼皮子底下考试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进了大堂发现这里极为空旷,没有见到以前看到的那些水火牌,更没有拄着水火棍的衙役,大堂后面没有海波红日图,只有一个白面中年人坐在上面,没有穿着官服,更没有带着官帽,颌下留着三绺短须,如果混到头发花白的时候,这三绺短须也就能长到齐胸长了。

还以为县太爷多少会说两句话,谁知道他眼皮子都没抬,只是挥挥手,立刻就有衙役将题目挂在最亮的地方。

云峥抬头一看轻笑了一声就找了一个最远的桌子坐了下来,总要给那四位老爷爷留点活路吧,一个个把脖子伸的像鸡脖子一样,眯缝着眼睛努力的想要看清楚那上面的字。

书没有读多少,偏偏把眼睛看坏了,得不偿失。

满世界都是填空题,还大部分都是出自论语,自从赵普说过半部论语可治天下之后,论语的研究就在大宋非常的盛行,云峥盘算了一下只要自己将论语的题目全部答对就能过了童子试。至于那几道诗经题,简直就是在送分。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不是为了答题,而是为了写好每一个字,如果因为字体或者忌讳丢了自己的童子试案首那就太冤枉了。

从题目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一柱时香就点燃了,县太爷侧着身子看书,看到精彩的地方还能吟哦出来:”薄暮雷电,归何忧?厥严不奉,帝何求?伏匿穴处,爰何云?荆勋作师,夫何长?

悟过改更,我又何言?吴光争国,久余是胜。何环穿自闾社丘陵,爰出子文?“

云峥愕然的看了一眼县令,他心里有什么样的不平事要这样吟哦《天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