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无根兄

县衙就在豆沙关,老主簿就住在城南,牛车在石板路上一扭一扭的走着,很快就到了老主簿家的门口。

别人家的门口放石狮子,老主簿的家门口放着两个石头雕成的山羊,山羊的身子倒没有什么别致的地方,但是两支大角却格外的粗大,尖锐的羊角冲着外面,似乎要刺破什么似的,不明白这里面有什么含义,大门上方的桃符看样子有些历史了,黑黝黝的,上面的神荼郁垒两个神像长得狰狞恐怖。

再看看门楣上用木头刻出来的勤善人家四个大字,云峥就止不住腹诽,妓院的幕后大老板,无论如何也与勤善两个字不挂钩。

一个青衣小帽的小厮统着手站在台阶上好奇的看着这位不急着递名刺反而仔细观察大门的少年,老爷今天一大早就吩咐了,说是有一个年轻的学生可能会过来,让自己守在门口等候,看样子就是眼前的这位。

这个少年很是怪异,头发没有盘起来,用簪子固定,只是简单地梳成一条用绳子扎起来垂在脑后,衣衫不是很新,但是非常的干净,白麻布做的内衣领子上见不到半点的油垢,事实上最让小厮惊讶的是那个明显是丫鬟的小姑娘背着一个背篓,背篓里站着一个正在冲着自己瞪眼睛发火的小孩子,人虽然小,可是身上穿的衣服却不是小孩子的衣衫,和那个少年的衣衫样式一模一样,只是小了好多而已。

云峥打量完了大门,就从袖子里取出一张拜帖,笑着拿给小厮道:“请小哥回禀尊翁,就是豆沙寨云峥求见。”

小厮接过拜帖,感觉手里一沉,转身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上多了十枚铜钱,赶紧谢过云峥,就匆匆的进门了。

“我要吃竹鼠!”云二揪着腊肉的大辫子冲着云大叫喊。

“你要是再喊,我就把这一笼子竹鼠都烧熟,晚上你一个人吃。吃不完我就硬塞。”

云二知道云大干的出来,别人都把自己当孩子,云大不会,他只会把自己的身体当成孩子爱护,其他方面绝对不会骄纵自己半分,所以闭上嘴是最安全的。

一个年轻人走了出来,冲着云峥抱拳道:“云少兄请进,家祖已经念叨好几回了。”

云峥不敢失礼抱拳回敬道:“让尊翁久候,是云峥的不对,这就前面去向老尊翁请罪。”

年轻人只是笑笑并不接话,肃手请云峥进门。

府宅很大,地面上都铺着方砖,左面的花园里嫩黄的迎春开的正艳,右面的地面却是光秃秃的,屋檐下面还插着一个兵器架子,都是些粗笨的长家伙,据云峥所知,这些东西都是犯禁的,不知为何会这样正大光明的摆在这里。

少年人见云峥有些疑惑遂笑着解释道:“家祖乃是行伍出身,曾随太宗皇帝远征边地,现在虽然做的是文官,这些东西却舍不得放弃,摆在家里也有个念想。”

“原来老尊翁还有这样的经历,失敬,失敬。”

“失敬什么,在杏花楼里明知道老夫就在內间,却避而不见,是何道理?”一个精神矍铄的白发老翁站在门前,笑着质问云峥。

“污秽之地怎敢拜见长辈,生恐被老先生知道小子流连花丛,所以才会狼狈逃窜。”云峥一边解说,一边将一篓子竹蕈,一篓子竹鼠,放在台阶上再一次拱手道:“小子身家微寒,只有这些小小心意还请老先生笑纳,也让小子的愧疚之心稍减。”

“当然要收,这些东西里面有三成是老夫的,为何不收,借花献佛的手段你小子用的忒熟了。以前做这种事情的都是老夫。“老主簿笑着拍拍云峥的肩背又说:”江山代有才人出,小小的一个发现就让豆沙县凭空多出一条财路,还能消弭祸患,英雄出少年诚不我欺啊。“

”老尊翁这样说可就宠坏小子了,自古以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例子数不胜数,小子何德何能能当得起英雄的称谓。“

老头子明显的是在吹捧自己,他自己的亲孙子站在一边都有些不高兴,再这样下去,那就是捧杀了,那比陷害还要厉害。

”你现在自然当不起,但是如果你能在今年连过县试,府试,院试这三关,老夫的话就丝毫的不过份,知不知道,豆沙县今年考童生的人只有五人,这还要算上你,所以给你找保人很容易,老夫腆着脸做了你的坐师就想沾沾你的光。“

那个少年人不由得哼了出来,云峥看了一眼这个少年人,拱手道:”到现在还没有请教兄长大名,真是失礼了。“

”在下萧无根!字充容。如今在府学进学。”

“原来兄长就是咱们豆沙县十五年以来的第一位秀才,失敬,失敬,乡下人的信口胡饶,您是豆沙县的才子,岂会不知自己乡亲是什么德行。这和小儿要发誓娶三个老婆是一个道理,一笑而过就是。“云峥好不容易将这位无根兄哄得露出了笑容,就听云二在旁边说。

”云大,先生以前就说过,你才是天底下的第一才子!别的都是傻瓜!“

屋子里的人都不说话了,齐齐的望着趴在桌子上挑拣干果点心吃的云二,他不但自己吃,还不停的拿给腊肉,吩咐她给自己装好,到了路上慢慢吃。

”哈哈哈,“老主簿顿时就笑的喘不上气来,指着云二对脸色发绿的云峥说:”果然是兄弟情深,小小年纪就知道向着自己的哥哥说话,果然是一家人。“

无根兄脸色难看了一瞬间,也立刻转变过来,谁会吧一个三岁孩子的话当真,自己在这个年纪说不定认为自己的父兄才是天下的第一好汉。

重新落座之后,老主簿并没有考校云峥的学问,反而向他详细的讲解了童子试的规矩,如果在别的县,自然不可能如此的简单,但是在豆沙县,考试的地点就在县衙,卷子是县尊所出,考试的题目不会有太过离谱的,县尊也不会故意阻挡自己治下的学子的前程。

拿到了考试的贴目,眼看着已到了中午,云峥就非常有礼貌的请辞,那位无根兄已经不耐烦的看了无数遍太阳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