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云二的一天

第八百三十五章

云二很听话,第二天哥哥走了之后,他就起了床,外面实在是太冷,还是被子里暖和,砂锅里有大哥熬好的粥,里面加了猪肝,还有一点青菜,这时候端过来温度正好合适。

他重新钻到被子里只露出上身,拿一个很大的木勺舀着砂锅里的粥慢慢喝,云三呜咽着跑过来,云二就给它挖了一勺子倒在它的食盆里,见云三吧嗒吧嗒的开始喝粥,自己也加快了喝粥了速度,要不然云三喝完了还会问自己讨要的,只要看到云三委屈的眼神,云二就没办法坚守大哥的话了,总会再挖一勺子给它。

今天没有雨,却起了风,潮乎乎的空气玩命的往破窗户里钻,家里很快就冷的像冰窖,不是云大懒惰不堵好窗户,而是因为家里有火塘,他担心煤烟中毒,根本就不敢堵上。

云二的人很小,但是饭量却不少,半罐子粥下了肚,就很想撒尿,刚起身,打了个哆嗦又重新钻回了被子。几次三番之后,终于咬着牙站了起来,推开后窗,就开始朝外面尿,风从前面的窗户里吹进来,再从后面的小窗户里吹了出去,顺便把他的尿也远远地送了出去。

尿完了,他却不愿意钻到被窝里去了,云大说了,必须把被褥收好,用油布裹好,放在墙角,把另外一套烂的,拿出来,铺到门口。家里的书他也必须做到全部背会,并且用繁体字默写出来。

背诵是个小问题,可是繁体字就要命了,云二很少接触繁体字,他不像云大上大学的时候刻意研究过那东西,到了现在不但能写一手过得去的毛笔字,还能背诵大量的古文,尤其是那首《吊古战场文》,云大能慷慨激昂的全文背诵下来,什么“血满长城之窟”,什么“将军战死,都尉新降”听起来非常的有韵味。

云大从来都是一个很博学的人,云二知道,否则校长也不会把全校最重要的一个班交给他带,现在,云大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了,想到这里,云二的神情就非常的满足。

昨晚云大在油灯底下,连夜在云二的衣角里缝进去了两个银锞子,他担心万一自己不在云二的身边,他好歹还有银钱可以活命,怎么换银钱,云大给云二交代了三遍。

云二摸摸衣角上的两个硬疙瘩,笑的更加的幸福,以前没有享受到的关爱,现在自己全部得到了,衣服破了点,这有什么,屁股上有两个补丁,这算什么,就算以前过的比现在好,云二还是会坚定不移的选择现在。

云三汪汪的叫了几声,云二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每天到了这个时候,族长家的婆娘和儿媳妇就会带着小鼠过来,一过来,就会把家里的火塘点着,有时候还会熬粥,对柴火一点都不知道省着点用,云大漫山遍野的找到一点干柴很容易吗?

“呀,伢子在看书啊,这么小的年纪就知道读书了,将来一定也是一个读书的相公。”

云二花了好长时间才能听懂这些土话,苍耳是个很好的人,但是他这个婆娘就非常的讨厌了,一进门就开始到处翻检,一边翻检一边对婆婆说:“昨天公公在云大家里吃了肉,不知道还有没有剩的,如果有了,给小鼠也煮一些吃,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弄来的肉食。”

云二也不理睬,家里的钱还有肉食,都被云大放进一个暗格里去了,这个婆娘还找不到。

“公公说做完全部吃完了,还真的是这样,老人家也不知道给孙儿留一点。”

没找到肉食,他就非常熟练的从坛子里挖出来一些米,倒进瓦罐里准备熬粥,这个懒婆娘连瓦罐都不知道洗一下。

她们一来,就会把云三撵出去,三个人钻进被子里等着喝粥,云二打开门将瑟瑟发抖的云三放进来,那个婆娘刚要说话,就发现云二乌溜溜的眼珠盯着她看了一眼,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四岁孩子该有的眼神,只好咕哝了几句,就不言语了。

云二就抱着云三靠在火塘边上继续看书,手里拿着炭笔不断地在一块木板上写字,写满了就拿破布擦掉,继续写。小鼠看得好奇,也想写,云二就把炭笔给了他,自己接着看书。

和她们在一起,对云二来说就是一种煎熬,尤其是看到小鼠脖子上爬来爬去的虱子,就想呕吐,幸好云大早有准备,家里有两套被褥,哥俩用的一套坚决不许别人碰的。

不是看不起别人,是为了不沾染上寄生虫,至少云大是这么说的,云二不止一次的看到云大用开水死命的烫别人用过的碗筷和瓦罐,如果家里还有一套,云二认为云大一定会把别人用过的这一套扔掉。

”你每天出去干活了,我为什么要受这样的煎熬?我自己可以照顾好我自己“云二不止一次的问过云大。

每回云大都用年纪太小,一个人容易出危险,这句话来回复,他从来不允许云二一个人独处。云二放下手里的书,看看自己胖嘟嘟的小手,还有肉肉的小脚,学着云大的样子叹口气,一想到自己现在还能把脚丫子塞进嘴里,就感到难过,这是小孩子才有的标志,如果身子没有变小,自己也能出去挣钱了,云大就不用这么劳累了。

中午喝了一顿粥,这没什么好说的,就算是自己喝的是米汤,米粒全在小鼠的碗里,云二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她们快走了,这三个人来家里,就是为了喝一顿稀粥,下午人家还有活计要干。

云二从来没有给云大说过这事,从来没有说过每个下午都是自己独自度过的,他认为这是好事,云大要是知道了,说不定就会给自己雇一个人过来看着自己,这事他干得出来。

小鼠三个人走了,云二见她们走远了,就拿一个竹竿子把那床被子推到门外,然后在一个小小的瓦罐里烧了一罐子水,等水烧开了,就往她们坐过的那片竹板上浇开水,很快,就会有肥硕的虱子从缝隙里钻出来,云二强忍着趴在竹板上将这些虱子全部烫死,要是晚上钻到自己睡觉的被子里就糟糕了。

清理完了这一切,他才用剩下的热水洗干净了手,觉得肚子很饿,中午喝的那点米汤尿一泡尿就没了,打开暗格,那里面有一个竹篮子,篮子里有云大切成一块块的猪肝,自己吃一块,给云三一块,然后又拿起炭笔重新开始写字。不时地朝山间的小路望一眼,希望能看到云大的身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