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卖猪

听到小姑娘不断地在咳嗽,八成是肺炎啊,奶奶的,没有抗生素的这个病会要命的,也不知道这孩子病了几天了,云峥拿手一模她的额头,发现烫的厉害,自己也开始发急。

也不和赖八多说废话,赶着牛车就一路沿着山坡冲了下去,老牛今天似乎知道云峥很急,四条腿迈的很急,不一会就到了集市上。

先把孩子放在回春堂,告诉大夫先给孩子看病,自己把猪卖掉就付钱,回春堂的大夫温老先生挥挥手就让云峥先去忙活,还留下话让把猪耳朵留给他下酒。

集市上人来人往,都是背着背篓以物换物的,这样一口猪想要快点买完,完全不可能,眼看着集市就要散了,云峥咬咬牙,就赶着牛车来到喜连升绸缎庄的摊子上,这是豆沙关最大的买卖家,初一十五逢集的时候他们家就会把卖剩下的绸缎边角料拿来这里卖,山里人买回去大多绣成锦帕,再卖给喜连升,听说掌柜的人不错,云峥打算碰碰运气。

诺大的一头野猪顿时就招来很多的围观者,啧啧称奇,云峥在这段时间频繁的出现在集市上,这里的人都认识他,云峥也是为了增加存在感,特意和每个人都打招呼,人就是这样,只要熟悉了就不会太在意你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云峥为了抹掉自己的身世的空白做了很多的努力。

“云大,好大的一头猪,哪弄来的,莫不是你小子抓的?这不可能。”

“你管我从哪来的,我把肠子留下,晚上去我家,我们煮下水吃。记得带米酒,阿嬷酿的米酒我早就想喝了。”

屠户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拍拍牛车上的野猪皱着眉头说:“八百文,下水留给你,猪头归我,赶紧的,要不然我就走了。”这混蛋看见云峥抱着孩子进回春堂,知道他急着要钱。

“你弟弟在生病,老子是看你们哥俩可怜才出价的,等着用钱是吧?八百文,就在褡裢里,想卖了就赶紧,集市散了,零敲碎打的卖可来不及。”

“张屠,这头猪要是明天在豆沙关卖的钱少于一贯五,老子把头切了给你当猪头卖,这是黑了心了。”卖笸箩的瘸子气不过,在旁边帮衬云峥。

“滚,瘸子不瘸你这是要上天啊,老子今天就出八百文,爱卖不卖。”张屠一句话就把瘸子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花叔您别生气,了不起我今天不卖了,把这头猪送给温老先生顶药费,反正这病不是一两天能好起来的,我就是不愿意总麻烦温老先生,他老人家总是施舍医药的,也需要钱进药材,这才准备把猪买了。”云峥帮着瘸子把散开的笸箩收到一起,安慰瘸子。

“好吧,一贯钱,老子今天就这么多的钱,不过整头猪都给我。”张屠见事情不妙连忙插嘴。

“张叔,你杀猪的手艺在咱们豆沙镇可是数的着的。听说是祖传的手艺,一眼就能看出一头猪能杀多少猪肉出来,您就给小子一个实价,这头猪不是我的,而且猪耳朵和下水已经答应温先生和水生了,小子是个要脸面的人,宁死不说假话,您再抬抬价。”

张屠听到云峥的恭维,多少挽回些面子,摸着下巴点点头说:“这头猪确实不错,最少五指膘,就是皮厚了一些,你娃娃带着弟弟也不容易,一会老子下手解猪,耳朵和下水给你,其余的给我,我出一贯二,这是你要钱要的急,老子现在只能弄到这些钱,不是故意占你娃娃的便宜。”

云铮连忙抱拳感谢道:“张叔仁义,小子心领了,这头猪归您了,就是一贯二,小子只拿耳朵和下水,其余的都是您的。”

张屠嘿嘿一笑,就和云峥赶着牛车来到卖肉的架子旁边个,过来两个伙计,帮着把猪挂到架子上,这就要动手,野猪皮是要不成的,需要拿刀子剥下来,这就免了拿开水烫毛这道工序,到时候再把猪皮硝了,就能卖给皮匠制作皮甲。

正要动刀子,就听一个脆生生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家小姐说这头猪我们要了,俩贯钱。“一个穿着绿袄子的小丫头拿着手帕站在路上伸着脖子往这边看。

张屠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这分明是上门抢生意的,只是看到人家用骡子拉的碧油车就知道是富贵人家,自己抢不过。

云峥看都没看小丫鬟,兴致盎然的准备看屠夫杀猪,见屠户没动静,不由得催促道:”张叔,您倒是下手啊,等着看您祖传的手艺呢。”

张屠愣了一下,指指那个小丫鬟,云峥不耐烦的道:“子曰,非礼勿视,咱们买卖已经成了,这时候只想看您杀猪,别的没兴趣。“

”人家出俩贯你张叔可出不起。“张屠继续笑着和云峥说笑。

”八十贯也晚了,要买也是向您买,您当小子的话是放屁啊。杀猪,我等着拿耳朵和下水呢,拿走了我的您再把剩下的卖给她。“

听到云峥说的粗俗,那个小丫鬟恨恨的瞪了云峥一眼,羞恼的摇着手帕回到了骡车上,车夫喊一嗓子,那辆车就晃晃悠悠的向豆沙关驶去。

张屠嘿嘿一笑冲着云峥挑挑大拇指,转身就开始对付这头猪,手艺确实不错,短短的时间,整头猪就被卸成了几块,伙计把猪肠子,肚子翻好,清洗干净,拿米粉细细的搓了,这才拿给云峥。

云铮背着一褡裢的铜子,手里拎着猪耳朵,一大盆下水架到牛车上,告辞了张屠,这才重新来到回春堂。

”怎么看护的孩子,都烧成这样了才送过来,刚才给施了针,泄了火气,记住了头顶的湿布帕子不能断,再喝了这贴药,连喝三天,熬过这三天就无大碍了。“

温先生的这番话把云峥听得眼睛都直了,这还有谱没谱,什么叫熬过三天就无大碍了?在自己的年代,那个医生要是敢这么说,一准是被泼硫酸的下场。

云峥看看温老先生那张诚恳的脸,只能躬身致谢,送上一副猪耳朵,清了药费,又让温先生的儿子多抓了一副清心润肺的药,这才把已经睡着的小女孩抱到牛车上,眼看已经要到晌午了,匆匆的赶着牛车往回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