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豆沙关

冬日的寒雨如泣如诉,缠绵的让人火冒三丈,刚刚烘干的衣衫不一会就能攥出水来,湿漉漉的裹在身上让人动一下都难受。

云铮从牛车上跳下来,牵着牛来到棚子底下,拿着麻布先给牛擦干,自己满脑袋的雨水先不忙着擦,到了这里他才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牛比人更重要,帮厨的几位妇人帮着云铮从牛车上往下卸糙米,其中一个妇人见云铮浑身泥水,就抱怨说:“怎么能把蓑衣盖在糙米上,这些米没两天就会被吃完,淋点雨也不要紧。“

云铮从牛车上卸下来一小篮子鸡蛋,笑着对妇人说:“不打紧,这些都是给人吃的,怎么能见水,见了水之后岂不就成了双蒸饭?大家伙都在下苦力,吃不饱会出人命的,前几天伙食尾子还有一点剩余,我就买了一点鸡蛋,给大家弄点甩袖汤喝,暖和暖和。”

妇人呵呵的笑道:“还是你有法子,往年光是糙米都不够大家吃,你硬是操持的大家有饭有菜,现在还要做汤,在这么下去工地上的日子就成了县老爷过的日子了。”

云铮苦笑一声,也不知道那些官老爷是怎么给的供应,糙米给的很少,可是盐菜却往死了给,也不知道是那一年腌的盐菜,黑乎乎的一大坛子,管库的还说不够了尽管来拉,云铮瞅了一眼封条,上面有武胜军的印记,不用说这是从军队里淘汰下来的。

没办法,云铮就拿盐菜和山民换糙米,换一些荤油,山民们只要有盐吃就是一件大好事,哪里还会去挑捡,这倒让云铮捡个大便宜,他负责的这一百多名劳役对自己的伙食非常的满意,也难怪,有米有菜的谁都说不出个不字出来。

山民其实就是逃户,他们躲在山里不出来,自耕自食,听起来似乎逍遥自在,实际上天天都在生死边缘打滚,和大山斗,和野兽斗,还要和山里的盗匪斗,在山下打了一个月的交到,云铮硬是没见到一个上了年纪的山民,他们活不过三十岁的。

喝了一大碗的甩袖汤,云铮才感觉到身体有了一点暖意,甩袖汤还是自己教会这些妇人做的,只需要一把木薯粉,一个鸡蛋就能做出好大一锅汤来,再随便撒上一点青菜沫子,不但看起来好看,味道也不差,就是没什么营养,骗骗嘴而已。

收工的铜锣响了,劳役们一个个鬼一样的从雨地里钻进了棚子,围着火塘打着摆子不愿意离开,掌勺的妇人就抡着大勺子开始撵人。

“围着火塘还想不想吃饭了,小相公看你们可怜,今天给大家伙准备了好吃食,有鸡子呢,多喝一口,去去寒气。”

憨厚的苍耳差点被挤到棚子外面去,云铮就拉着他坐到自己的破桌子后面,这里好歹能背背风,给他端了一大碗汤,说不到优待,只不过上面薄薄的蛋花稍微多一些。汤很多,苍耳多喝了一碗,肚子里没食,装满了清汤,一动弹肚子就咣当咣当的响,就像刚刚喝完水的大牲口,没人笑话,都一个样子。

这里的糙米饭,云铮从来都不限制,加上两条子盐菜他们能吃一大盆,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云铮发现自己的饭量也在猛增,人头大的粗瓷碗,自己吃两碗不在话下。

来到工地上已经一个月了,刘都头总共出现了三次,没想到今天他也过来了,看看劳役们的饭碗,满意的点点头,又从锅里舀了一勺子蛋汤尝了一口,眼睛不由得发亮,给自己装了一大碗,坐在云铮的破桌子上边喝边说:“走了一大圈子,就你们这里看起来像个活人待的地方,小子,丈量土方的活计会不会干,如果会干就跟我去丈量土方,这活不让你白干,一天五十文钱。”

云铮笑道:“您这是要重新挖沟啊,小子自然会干,不但会干,小子还知道您准备要在半山挖渠,山上堡垒里的积水排不出去,现在是冬日,这点小雨就涝了,要是等到春夏大雨,哈哈,山上就有热闹看了,说不定咱们冬天干的这些活就白干了,都得被雨水冲垮。”

刘都头闻言放下手里的碗,在云铮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笑道:“就你鬼机灵,奶奶的,读书人就该是你这样子的才是,赶紧想个最省钱的法子,这是多出来的活计,上面不给钱,想出来了,俺老刘犒劳你。”

“其实啊,山上的积水没必要清出去,豆沙关北坡就这么一个山头,山势险要易守难攻,所以大人们才要在这里建立堡垒,和豆沙关形成守望相助之势,可是啊,山上缺水,这就注定了这座山头不能守得长久,如果我是敌人,在兵力允许的情况下就围住这座山,不需要多久,十天足够了,这座山就会不攻自溃。”

刘都头搬起云铮的脸戏觑地说:“没看出来,咱这里还有一位兵法大家,你倒是说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让俺老刘好好的涨涨学问。”

云铮说书先生一样的拍一下桌子道:“储水的地窖,要是挖渠,这条渠总长不会少于三里地,按照现在的进度,您最少要干一个月,如果您把山上的那个涝池子利用起来,就没有这个忧患了,三五天就能清出来。下大雨的时候雨水会流进涝池,你就不用担心雨水冲进下面的堡垒了。”

“胡说八道,山上哪来的涝池,要是重新修涝池,老子不如挖渠,至少不用凿石头铺池子还以为你想出什么好法子,原来是个费钱的法子。人家豆沙关的统制都没有发话,我们操的哪门子的心,干好自己的活计最重要。”刘都头有点失望。

云铮猛烈的拿着头撞桌子,梆梆的响,刘都头抓着云铮的脖领子把他提起来说:“好好说话,发什么脾气。”

“老天爷啊,豆沙关把守五尺道已经上千年了,经历了秦汉,三国,两晋,唐这么多年,诸葛亮都曾经屯兵于此,那么些名臣勇将难道就不知道利用这座山头?唐人袁滋的摩崖石刻就在路边上,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这座山头上有一个青石砌就的涝池,他老人家还在这里洗过脚,我就不信,这些年过去了,那些石头就会变成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