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读书

既然是各取所需,云峥也就不加反对了,老族长再一次情真意切的安慰了云峥,还给他的儿子吩咐了一声,就带着一大包礼物出了门,得意洋洋的去里长那里赴宴。

老族长的儿子是一个四十余岁的壮汉,他真的很壮,宽厚的肩背似乎能挑起一座山,百十斤重的稻谷抗在肩上像是扛了一根灯草,云铮着老族长送来的书本笔墨跟在后面。

这一突兀的变化让他晕乎乎的,一天时间就把自己所有的难题全部解决了,从现在起可以在村子里快快乐乐的当一个米虫了,只要考上童生,就会被大家一辈子尊敬。

老族长姓苍,别人都叫他苍老,他的儿子的名字就叫做苍耳,在云峥的记忆里,苍耳是一种带刺的植物,能黏在人或者动物的皮毛上到处跑。

苍耳果然名副其实,黏人是天性,稻谷已经扛来了也不走,而是搓着一双满是茧子的大手局促的想说话,张开嘴却一个字都蹦不出来。

“苍叔,您有什么话就说,只要是小子能办到的,一定会答应的,我们现在是一家人,您还为难什么啊。”

“那个,那个,小铮,你苍叔当了一辈子的睁眼瞎,因为不认字被那些黑心的酒楼饭铺坑走了不少的猎物,这样下去不是一个办法啊,你们哥俩是读书种子,好好念书,村子里不缺你们兄弟的那两口吃食,你看看能不能带着小鼠一起认字啊,不求他将来考上童生什么的,只求他将来拿命换来的猎物不要被那些黑心的店家给坑了。”

听了这话,不但云峥愣住了,趴在米袋子上的云坚强也愣住了,他们头一回感受到了知识的重要性,原来没知识会被欺负,这是真的。

家里有了一袋子米,云峥还是借了柴刀准备上山去砍柴,砍柴这种事现在变成了对心性的一种磨练,如果说以前是被生活所迫,那么现在云峥就想切实的体验一下大宋的生活状态,快速的融入到大宋这个集体里面去。

砍柴还是一样的充满了乐趣,云峥今天砍柴的速度变快了好多,衣服也换成了和其他少年一样的款式,穿着肥大的裤子,对襟的小褂子,除了头发短点,皮肤白嫩一点,走在山路上,和其余的孩子没有多大的区别。

闲暇时,就和这些孩子玩竹筷子的游戏,除了必须数数以外没有什么奇怪的,一群孩子趴在地上,凝神静气的拿竹筷子挑其它散落的筷子,只要不触动其他的筷子并且成功的数清楚手里的筷子,就算是成功了。

生活才是最好的老师,短短的时间里,这些孩子都能数清楚自己手里的筷子了,于是一小把竹筷子就变成了一大把,云峥坚信,只要这个游戏多玩几次,算清楚自己的那点柴火钱还不成问题。

今日去贩卖柴火非常的顺利,换了一个活计,这个活计很公正,一担柴火三文钱童叟无欺,云峥看这手里的三文钱,感慨了一会,就装进了一个布口袋。

回到家里已经是黄昏,云坚强不见了,小黄狗也不见了,云峥大为惊恐,从竹楼上窜下来,疯子一样的大叫,喊叫了两声,小黄狗就摇着尾巴出现在云峥的脚下,云坚强也趴在一个采桑女的怀里出现在竹楼后面。

云峥粗暴的把他从采桑女的怀里扯过来,大声道:“你跑哪去了?怎么一点都不听话?要是丢了怎么办?”

云坚强看到了云峥眼睛里的泪水,伸出小手帮着他擦掉,小声说:“我以后再也不乱跑了,就在家里等着你。”

惊魂未定的云峥立刻就受到那些采桑女的围攻,听不懂她们说些什么,只知道她们非常的激动,一个采桑女还拿出一个绣花的样子给云峥看。

“你弄的?”云峥一眼就看出那种简笔画绝对不是大宋该有的东西。

见云坚强点头,云峥也就不用理会这些采桑女,好男不和女斗,自己带着云坚强回家吃饭才是正理,一些简笔画而已,怎么就弄得她们一个个疯魔了。

云峥淘米做饭,今天上山,苍娃抓到了一只竹鼠,自己没舍得吃,送给了云峥,他又找了一点竹笋和蘑菇,准备炖一锅香喷喷的竹鼠汤。

云坚强从自己的小口袋里摸出三文钱放在桌子上,得意的说:“我给他们画了几个小小的花样子,小花姐姐就给了我三文钱让我买糖吃,我今天还跟着她们一起去浣布……“

听到云坚强和一群小姑娘去浣布,云峥的脸顿时就黑了,一巴掌就抽在他的后脑勺上,无奈的道:“你就不能有点道德?她们浣布的时候都是不穿衣服的,专门去小山的背面,男人家是不去那里的,你不知道?“

“我只有三岁!”云坚强刚说完,后脑勺又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警告你,这种下流事你要是再敢做,我就把你打成傻子,这样就能去和她们一起去浣布了。”十二岁的孩子该懂的,应该全部知道了,小身体里装着一颗早熟的心,再跟着那些少女一起洗澡,浣布,就属于下作了,这个毛病必须给她去掉。

小锅里的米饭熟了,陶罐子里的竹鼠汤也好了,虽然只加了盐,两个人却吃得非常香甜,吃过晚饭之后,云烨就着火塘里的火,看书,自己已经答应老族长了,不用功对不起老人家赠送的那一袋子米。

云坚强也拿着一本书看,看了一会对云峥说:“大哥,你打算靠这些东西在这个时代立足?”

云峥苦笑着说:“还能如何?我在这里几乎就是废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除了走以前考学的旧路还能做什么?你也要学,只要我们能考上秀才,就能在这个世道里横着走了。“

云坚强所问非所答的突然对云峥说:“大哥,我今天淘气了,你怎么不打我?我听说孩子淘气了,家长都会揪住孩子揍一顿,那一会你已经很生气了,为什么不打我,我很想知道挨家长的揍是个什么滋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