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在人间

沙坝堆砌好了,云峥开心极了,回头对一脸好奇的贺坚强说:“再忍一会,我们马上就有鱼吃了,五六条鱼呢,足够我们饱餐一顿。

云峥跳进了水湾子里不断地把泥沙搅起来,等到水湾子里浑浊一片的时候,他才开始抓鱼,那些鱼很笨,把脑袋贴在水面上游动,云峥不一会就用手抓了六条鱼,遗憾的看着小水湾,里面只有一些指头长的小鱼,这才跳上沙滩,生火烤鱼。

鱼肉很好吃,但是烤鱼的手艺很差,贺坚强吃了两条这才算是吃饱了,炎热的天气没办法保存食物,云峥就把剩下的四条鱼全部吃掉,这是两天以来肚子第一次有了饱的感觉。

云峥洗手的时候,百无聊赖的贺坚强却大喊起来,手指头指着悬崖让云峥看,手搭凉棚仔细看过去,原来悬崖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悬棺。

僰人悬棺云峥还是知道的,云峥非常的开心,他终于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哪了,老天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西北的荒原城市转眼间就到了川滇交界处的盐津县,当初去云南旅游的时候,自己去过盐津县特意观赏了僰人悬棺,看山峰的样子依稀有点像,为何这里的悬棺会这么多,自己当初看到的悬棺最多只有十几具。

联想到自己发现的箭头,云峥已经做好了最糟糕的准备,赤水河流域可不是什么发达的地区,从古代到现在从来都不是。

云铮背着贺坚强好不容易来到了一条大河边上,也看到了人群,但是他不敢轻易的,靠近,坐在桑树底下抱着贺坚强发愁。

老天爷啊,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会这么黑,这么矮,倒是趴在树上采摘桑叶的小姑娘倒是长得水灵灵的,只是打扮的太难看了,不是蓝的就是黑的,整个人就像是把一匹布裹在身上,这样的衣服云铮在梦里都没见过。

“抽我一巴掌!我自己下不了手。”云峥回头对贺坚强说。

贺坚强一拳头就砸在云峥的鼻子上,流着眼泪的云峥这才想起来,这种麻衣只有在元明以前才会大规模的穿上,后来有了大量的棉花,才会有棉布的衣服穿。

“我们很可能到了宋朝。”云铮对贺坚强说。

贺坚强显得很不在意,仗着自己张着一张小孩儿的嫩脸伸着手问树上的女子要桑葚吃,还被他得逞了,桑葚雨点般的掉了下来,那些女子早就喜欢上了粉嘟嘟的贺坚强。

两个人坐在地上不断地吃桑葚,吃了一会,贺坚强似乎又对采桑女篮子里的食物起了兴趣,站起来跑到篮子边上,从里面拿了两个米饭团子快快的跑回来,递给云铮一个,看着那些嘻嘻哈哈大笑的采桑女,云峥羞臊的脸皮发热。

“吃吧,咱们很久没有吃过正经粮食,现在有了就要抓紧,我这么小,没人会责怪的。“贺坚强大口的咬着米饭团子,还鼓励云峥也快些吃。

年纪小脸嫩的好处多多,天知道贺坚强是怎么和那些采桑女沟通的,居然还能弄回来两个鸡蛋,这东西在这个时候绝对是金贵的食物。

“要不你把她娶了吧,我们把你对象弄飞了,现在我帮你再骗一个,你看看那个小姑娘,虽然脸上有几个小麻子,长得还算是漂亮,我问过了,她家是财主,娶了她咱们立马就能吃香的喝辣的。“

云峥没说话,抬腿就在贺坚强屁股上踹了一脚,一时间忘记了这家伙成了三四岁的小孩子,居然被踹的飞了起来。

贺坚强顿时就嚎啕大哭起来,一大群采桑女顿时就冲了过来,抱起贺坚强围着云峥唧唧喳喳的喝骂,贺坚强舒服的趴在采桑女的怀里冲着云峥挤眼睛。

一个身材高挑的采桑女抱着贺坚强就往村子里走,云峥没办法想把贺坚强要过来,人家不给,语言不通根本就没办法沟通,只好跟着她,们往村子里走。

小小的盆地矗立着三五十座竹楼,卷着尾巴的黄狗慵懒的晒着太阳,见到云峥这个陌生人胡乱吼了两嗓子,就继续趴下来晒太阳。

采桑女来到一座最大的竹楼边上,扯开嗓子叫了两声,声音清脆,语音婉转,可惜云峥听不懂她到底说些什么。

一个头上裹着黑布,须发皆白的老人出现在这回竹楼边上,看到云峥就愣了一下,连忙走下竹楼,居然操着一口浓重的关中话问云峥:“汉家郎因何流落至此?“

“在下与幼弟不幸与家人走散,感问老丈,此地是否属于豆沙关治下?“云峥笨拙的施了一礼。

在河边的时候云峥就看到了豆沙古意这四个刻在石碑上的大字,这东西在后世云峥都见过,自然知道这里就是大名鼎鼎的豆沙古镇的原始相貌,不远处就是豆沙雄关。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劈就了锁滇扼蜀的雄关天堑,为四川进入云南的交通要道,秦、汉“五尺道”的要隘。因其对岸壁立千仞的石岩,被关河一劈为二,形成一道巨大的石门,锁住了古代滇川要道,故又称“石门关”。

老头子看着狼狈的云峥,又看看趴在采桑女怀里的贺坚强,叹口气说:“你说的没错,这里就是豆沙关治下的豆沙古镇。五尺道上越发的不平安了,前年有虎,商贾停顿半年之久,虎害才去,又有强人占据了了无山,看你兄弟身无长物,就先在寨子里安顿下来吧,我们再从长计议。“

老头子的话正中云峥的下怀,连声感谢。

这里的人非常的淳朴,淳朴的让云峥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寨子里有一座无人居住的破旧竹楼,两兄弟就要在这里安家,乡亲们你家给一瓢米,他家给一瓢豆子,被褥虽然破旧,却拆洗的非常干净,老族长还送给了云峥一口铁锅,和一小袋盐巴,这已经算得上厚赐了,尤其是当云峥知道现在是大宋庆历四年的时候。

采桑女帮着云峥把竹楼整个清扫了一遍,又把艾草点着将竹楼狠狠的用烟熏,贺坚强惊恐的看到蜈蚣还有各种各样的虫子从竹楼的缝隙里仓皇而逃,最过分的是还有一条绿油油的足有贺坚强胳膊粗的蛇也从竹楼里跑了出来。

云峥与贺坚强害怕,采桑女却不怕,一个圆眼睛的小姑娘抓着那条绿色的蛇又扔回竹楼,嘴里还絮絮叨叨的。

老族长笑着对云峥说:“莫怕,这是看家蛇,无害的,专门吃老鼠和虫子的,竹楼上要是没有它,可安不了家。“

那个高个子的采桑女红着脸把一只小小的黄狗放在云铮的身前扭身就跑了,老族长笑的非常开怀,其他的采桑女也鼓噪起来,贺坚强笑的很阴险,只有云峥莫名其妙。

夕阳快要落下的时候,这座破旧的竹楼冒起了炊烟,火塘里的柴火噼里啪啦的爆响着,竹楼里已经非常的昏暗了,火焰映红了两人的脸膛,闻着铁锅里散发出来的米香,贺坚强大大的咽了一口口水对云峥说:“大宋也不错!是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