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懦夫不配拿人头!

“听完胖子的话语,苏朵朵再次看了我两眼并没有对我说什么,而是对周胖子说道那你还说人家坑,抢你野快好好打有大神带就要更加珍惜”

苏朵朵刚才时不时还无比生气的脸上,感觉渐渐轻松了不少是的,就连说话都变得轻言轻语了,可能她意外发现了一个人能够帮她担负担,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能给她依靠,让她不在一个人承受所有的压力,变得那么焦躁

“喂眼镜儿我们这儿有个大神哦看来你那个中单让得不冤枉”

周胖子有些喜气洋洋的对正在辅助的眼镜儿瘦子说道

“打白银段位的能叫什么大神,无非只是比我们这些会玩一点罢了”

瘦子眼镜儿可能对我抢他的中单还有些耿耿于怀,所以画中还夹杂着火药味说道

不过此刻我却顾不了眼镜儿瘦子说我什么了,因为趁着小鱼人死亡的时候,我要拼命的抓紧时间刷兵,争取早点帮对面的一塔给推了,在推中路塔的时候,我闻到了危险的气息,剑圣来了而且来的速度无比的快

我此刻的状态并不是很理想,刚刚被打成了蛋形重生了过来,蓝和血都只有三分之一,加上剑圣来的速度很快,直接开着r过来的,目的很明显不惜所有代价必须要杀掉我,要知道我的被动是没有的了。

他是从上路河道下来的,此刻我并不能按原路返回了,只有朝下路河道煽动着翅膀猛跑,而且我不能在宽阔的地方跑,这样我的w冰墙没什么用,我只有朝峡谷的地方跑,就往我方蓝色方红buff的位置跑。

此刻我计算着剑圣上次交闪的时间,应该是没有闪的,这个计算对方的技能时间,是每一个高水平的玩家,必备的课程,如果对方还没闪现,那么这样算下来我是没多大的危险的,虽然没危险不算什么,但是我决定要反杀这个剑圣,让他知道我可是不好惹的,而以我现在的状态想反杀他还不可能唯独能帮我的,就只有准备卖我的胖子,毕竟他看着我一没被动,二血量很低,被一个满血带着红buuf的开大招的剑圣追,是根本没有活的希望了,所以刷完我方f4以后看着我来,w都舍不得跟我丢一个,便向后跑

“可以打别慌”

我快速的吼道因为如果周胖子的男枪跑了的话,我肯定是击杀不了剑圣的,所以必须得有他的帮忙,因为lol是一个团队游戏。

“我去你别害我啊剑圣有红buff的搞不好两个人都得死的一下送两个人头给剑圣后面别想打了”

胖子立马很是顾全大局的说道

我很是无语不知道该接着说什么,只见剑圣的距离已经追上了我,直接一个q技能阿尔法突袭,贴近了我的身,而我刚好才跑在了我方红buff外峡谷的位置,男枪在我方2塔的侧方出口哪里有些犹豫不决。

贴近我身的剑圣,终于可以击杀我,挥舞着手里发光还带着红buff效果的剑,追着我就是两刀,让我的血量只逼残血,看到这一情况,所有人此刻的想法恐怕天神下凡也不能斗转星移了吧

不过此刻的我脸上却并没有慌乱,从容不迫的脸上平静的像一汪秋水。操控必死的凤凰紧紧的贴着墙边走就在剑圣的下一刀将要砍在我身上的时候,一道冒着刺骨寒气的冰墙拔地而起而挥舞着长剑的剑圣,那一刀却再也没有落在我身上。

“这”

周胖子脸上的表情顿时愣住了而此刻正在下路紧张的补刀的苏朵朵,看到峡谷的状况,也不由得的瞪大了眼睛道

“这都行是bug吗”

bug我想玩游戏的玩家都知道,就是游戏的漏洞,超乎玩家理解的一切东西,比如那个时候刚刚出来具有真实伤害的寒冰惩戒,可以直接惩戒死开启大招无尽愤怒状态下的蛮王,这个就是所谓的bug,而今天让苏朵朵她以为又出现bug的情况是,剑圣居然直接被我的冰墙边缘给卡在了峡谷和冰墙之间动不了了而这个所谓的bug却并不是bug,因为这是人能操控出来的打法,并不是无意打出来的,就好像克隆大战两个沙漠皇帝恕瑞玛相互丢大招,可以帮夹在中间的英雄推到天上掉不下来一样。

“还愣着干嘛快打啊”

我对发愣的胖子说话的同时,自己一个er已经丢了出去,被卡住的剑圣左右动弹不了,都快哭了,看着男枪又提起大枪,大步流星的过来,被逼无奈的剑圣只好选择“求佛”按下了r技能丢得无比酷炫,结果系统显示的确实,海哥、很拽已经无人可挡了

“我r老子大招都交了你都拿三个人头了,你就不能让我拿个人头”

周胖子看着这个人头又是我的立马不爽的叫嚣了起来,但是语气明显要比以前好一点了

“懦夫不配拿人头”

我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因为这傻逼,从今天早上见面开始就看我各种不爽,已经黑了我一天,所以我也没必要给他面子和尊重,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就是,别人怎么对我的,我就会怎样对别人。

“你什么意思要不是我帮你打出的伤害你能击杀他”

周胖子瞬间板起了脸对我说道

“我刚才第一声喊你来的时候,那个人头的确是想让给你的,但是你已经错过了那次机会了,或许在你的眼里,你觉得这是一个杀人的游戏,而在我的眼里,它只是一个推塔的游戏,你拿人头是装b,我拿人头是帮助蓝色方更快的推塔,我还是那句话想赢就别bb”

周胖子被我这段话说的一愣一愣的,想反击我,却编制不出任何理由来,很简单lol是拿实力说话的游戏,耍嘴皮子并没有什么用。

“握草能不能来上路抓一下啊这b瑞雯太烦了”

就在这时朱鹏飞有些无奈的抱怨道而系统再次显示他被瑞雯单杀的信息

“我r瑞雯突进你你直接开w防突啊你的波比w你是防突的知道吗”

周胖子立马转移了话题,赶忙转移自己的尴尬说道

“不好打啊这个瑞雯消耗我太烦了”

朱鹏飞接着抱怨道

听着朱鹏飞的一句抱怨,也间接性的说明了一句话就是,虽然英雄之间有针对和克制,但是当对手的实力在你之上的时候,那点针对和克制根本没什么卵用,就好像你拿亚索打诺风的琴女你也不一定打的赢。

“上路做好眼,带真眼出门,等我回城下一波”

我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道

“好我等你大神”

朱鹏飞见我要上来了,立马高兴的答道虽然游戏从开始到现在,他没跟我沟通个什么,但是看我们的聊天打字,以及说话也知道我有两把刷子。

我只所以叫波比带真眼,就是我传送好了让波比把眼做在一个他们附近没有眼的位置,打瑞雯一个措手不及,一个传送的cd时间太长了,如果不打出优势,那真的太浪费了,而20的瑞雯,也足够让我使用一个传送了。

回去补充好装备,快速的来到了线上,开始刷兵推线,这本来就是一个抢经济的游戏,对面的小鱼人被我塔下反杀了一次后,变得乖了很多,不敢在轻易的上来单杀我,而是想找准时机,配合剑圣来击杀,这样几率会大很多,实在不行的话,就拖住我,让我在中路耗着,而其他路快速的打出优势然后开始抱团。“英雄联盟”。/dd>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