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西域叛族

金肆看着这几个黑衣人只是悄悄的往成君轩那里赶去,心中一惊“米云,你先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去,我跟着去看看。”

还未走就发现米云扣着自己的双臂“你要小心点。”金肆一听心里瞬间舒爽很多,摸了摸米云的头顶“放心,他们还打不过我。”

说完就窜了出去,米云不放心。强忍着让自己镇定,往着上官宫琦的住所前去。一进去就看到上官宫琦和吟风在那里坐着,米云顿时跪了下来“两位公子,王爷和王妃刚走就有几个黑衣人往王爷的住所而去,金肆已经过去了,还请两位公子帮个忙。”

说完就一个响头磕在青石板上,上官宫琦瞬间把米云扶起来“别激动,我们去看看就是。”

说完就和吟风两人往成君轩的住所而去,一靠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一进院子里就看到金肆躺在那里,上官宫琦上前探了探脉。才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被人打晕了。”

米云直接扑上来,摇晃着金肆,想把他给摇醒,却被吟风给阻挡住“你别晃他,要不然会让他沉睡的更久。”

一说这个米云顿时僵在那里不知道怎么是好。随即就被上官宫琦给叫回神“你去看看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说完就一下子掠到空中,看了看附近的踪迹。米云进去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却眼见的看到了一个火红的朱钗。

米云从未见过月梓涵有这个,因为首饰一般都是自己在看管。把这根朱钗拿了出去,上官宫琦和吟风顿时愣住“嫂子一直都有这个吗?”

米云摇头“这是我唯一看的不眼熟的东西。”上官宫琦把朱钗接过来“这个东西先给我,怕是遭受了算计。”米云疑惑“那这根朱钗是什么?”

吟风神色看不出什么,缓缓开口“这是西域叛族圣女的信物。相信弟妹不会有这东西,刚刚的几名黑衣人大概是来栽赃嫁祸。”

米云虽然不懂但是也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便脸色一白“那要怎么是好?”“你先回屋去,什么也不要说。想必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搜查墨王府。”

米云点头便强行的把金肆给拖了出去,上官宫琦看了眼“这个丫环也是个爱人的主儿。”

吟风俊颜一愣“为何西域叛族的信物会在此?”上官宫琦脸上的笑容这时越来越大“看来是忍不住了,我们今日就在此地,看那些人还有什么戏法要耍。”

说完就坐在那里。吟风也是点了点头。这时并没有感觉什么不对的两人已经到了皇宫。月梓涵见宫门口都是马车,心中也是了然。

看来今日真是一个不好的宴会,这时成君轩已经和月梓涵下了车。

众人一见是墨王和墨王妃。便跪倒行礼,成君轩没有说话,这时月梓涵轻轻地说了句“平身。”然后就和成君轩一起进了皇宫。

那些小姐和夫人都以为墨王会给点面子不过也不是很意外,毕竟那个墨王就是个面瘫。说不说话都一样,倒是墨王妃今日很是美丽动人。

月梓涵看着还有很远才到礼华殿便撇嘴“为什么父皇要把待客的宫殿放那么远?”此话一出之烟和之琴都是笑了笑。

成君轩拉了拉月梓涵的小手“那是因为离养心殿近啊。自从礼敬殿被毁就改成了礼华殿。”月梓涵点头“上次不就是嗜蛊的事儿?为什么会被毁?”

这时一个男声插了进来“因为那时没人敢进那个礼敬殿父皇便派人把他给毁了。”月梓涵一看顿时皱眉,随即低下头不再说话。

成君轩也知道自家娘子不愿理这个成君豪便脱口道“五弟,你没带个人?”成君豪顿时低身行礼道“见过三哥三嫂,雪儿和灵儿一会儿就到了。”

成君轩点头便带着月梓涵走了。成君豪这次强压下要把月梓涵给抢过来的冲动,看到月梓涵脖子上轻轻的红痕,自己也算是个阅人高手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不过有了今天的指证。貌似自己就能把这位所谓的三哥给废了,许是想到了月梓涵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便诡异的笑了笑。

月梓涵感觉如芒在背,便想要更快的到达礼华殿,这时又有一个人来挡住月梓涵两人的去路,月梓涵皱起眉头。

这个可不是月蝶,月梓涵没有理会而是和成君轩两人绕过她就往前走。这时却被月蝶给拉住裙角,因为月梓涵今日穿了一个拖地红色长裙,却被月蝶给拉住裙角。

月蝶一脸倨傲的说道“我要跟你们说话,你们没看到我吗?还要绕着走吗?”成君轩不悦上前就要出手,却被月梓涵拉住“你要干什么?”

月蝶哈哈一笑“当然是给你训话了,谁让你不给爹爹面子?”月梓涵怒极反笑“你可知道我是什么品阶?”

月蝶抬起头“我管你什么品阶,不给爹爹面子就要向爹爹道歉。”

这时来往的人不少,一看到月家外室的女儿不仅带进宫里还如此跟墨王妃这样说话,不过那句不管品阶都要跟他咏月侯道歉实在是不爽。

那些夫人听到这话都是一脸阴沉。回去可是要跟自己老爷说说了,真是不知廉耻。

月梓涵非常不高兴“还请这位月蝶小姐松手,我就不计较你不向我行礼之事。”

众人又是一阵鄙夷,真是没规矩,连礼都不行。面前这两个人可是比你爹爹还大,果然是外室教的。

月蝶不知道众人已经是再鄙视自己,看着那么多人的目光都看向自己。高傲的扬了扬头“你这件衣裙本小姐看上了,给我脱下来。”

这句话一出人群顿时沉默,人们都看着成君轩,心想墨王这次为什么那么好说话,但是一看到是墨王妃拉着墨王便都知道了,原来是不想让墨王背上一个欺负小孩子的名声,这也是个贤妃。

月梓涵感觉成君轩都要出手了,却死劲拉着。笑道“不知道这月蝶小姐敢不敢再说一遍?”

月蝶以为她是怕了便脱口而出“我是本小姐看上了你这个狐媚子的衣裙,给本小姐脱下来。”

月梓涵在三吸气强压下自己的怒火“不知道狐媚子说谁?”“狐媚子说你。”此话一出人群中顿时产生笑声,月蝶后知后觉自己上当了。

便心生恼怒“你这个贱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娘抢了我娘的位置不照样是个狐狸精?看来她生的女儿也是个狐狸精。”

月梓涵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拉着成君轩。向之琴说道“之琴,把我的衣角从她手里给解放出来,这样恶毒的孩子,碰了我的衣服都为我的衣服不值。”

之琴闻言顿时蹲下身子,使了一点暗劲。一下子就把月梓涵的裙摆从月蝶手里给拿出来,而月蝶则是呆坐在地上。

顿时哭了起来“你个贱人,我要让爹爹把你给砍成人彘。”成君轩冷哼一声看了一眼围观的人“今天算你命大,是父皇的寿诞,下次在这样对月儿不敬,我就先把你砍成人彘。”

说完就直接带着月梓涵前往礼华殿,那些围观的人也没有人去扶月蝶,而是一个一个都走了,废话小小年纪如此恶毒,真是不知廉耻。

而这时绿娆和月钟赶了过来,看见月蝶在哭便心疼的抱在怀里,月钟一怒“这是谁干的?”见没有人搭理他,他的老脸顿时挂不住了。

这时他看到了李将军便说道“李将军这是怎么回事?”这位李将军是李冰洁的父亲,本来就不耻月钟的作为。(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返回列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