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月老夫人

那名小厮非但没有害怕,反倒笑了笑“我们此前并不是要闹事,只是因为咏月侯府的陈姨娘欠了我们钱。”

月灵心中大骇“什么欠你们钱?姨娘近日并没有出府,你们是不是受谁的指使来诋毁姨娘?还是你们特地来找咏月侯府的麻烦?”

那名小厮并没有动气,来的时候主子可是说了,千万不要发怒,还要笑脸盈盈的面对这种人,于是这位小厮笑的更是灿烂“月灵小姐这就不对了,您要听我说完啊。

这个是陈姨娘的表妹写的赔偿书,她可是砸了我们魅楼近乎一千两黄金的损失,现在她跑了。上面可是写了陈景珠的大名,还请月灵小姐把陈姨娘请过来,我们好好谈谈。”

月灵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那也是别人立的赔偿,关姨娘什么事?要讨账去找她。”说完就要回府。那名小厮立即接道“那名女子砸了魅楼之后,可是口口声声说她的表姐是咏月侯府的陈姨娘,又是自愿立下字据。很多在场的都可以作证。”

一说完这句话就引得众人附和,月灵心里一慌就直接回了府,一下子跑到沁河院。看着自己的娘亲坐在那里刺绣有些急了说道“娘,不好了。”

陈姨娘头都没有抬一下“怎么不好了?”“外面有人要讨债。”陈姨娘这才抬起头“又不是跟我们讨债,你怕什么?”

“就是娘你那个表妹,去砸了魅楼。然后要赔偿的时候她跑了,把娘亲的名字写上了。”陈姨娘顿时站了起来“你是说外面那些讨债的是冲我来的?”

月灵焦急的点了点头,陈姨娘暗骂一声,那个远房表妹来京城了之后就来向自己投亲。看在是一脉的份上便好心收留,只是没想到竟给自己惹祸。

陈姨娘放下手中的刺绣“今日老爷和夫人都不在府中,要赶紧解决了才行。”说完就直接往门口走去,一出门口就看到那些人或坐或站的堵在侯府门口

“你们在此地干什么?”那名小厮也是极有眼力见的“想必您就是陈姨娘了?我们来讨债,我们是小本生意还请陈姨娘一定要全额归还。”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陈姨娘还想抵赖一番“这只是你们的片面之词,要还也是我表妹还。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完作势要走。却被那名小厮的话给喊住“陈姨娘,我们魅楼开得好好的却被您的表妹给砸了,这些我们掌柜的都没说什么。念她是一介女流便没有动手。就只是把具体的需要赔偿的钱给报上去,希望这个表妹能识趣,只是她却跑了。不过她写下了万一她跑了有谁来赔偿,现在人证物证俱在。陈姨娘您可是要还债?”

说着还扬了扬手中的证据,陈姨娘接过那张字据确实是白纸黑字写得很是清楚。咬了咬牙。虽然知道这对自己的声誉不好,但这可是一千两黄金啊。

陈姨娘直接把那张纸给撕了,月梓涵在树上看到陈姨娘的举动说道“这个陈景珠还真是不要脸面啊。”

成君轩却没有看那个,又靠近了月梓涵几分“月儿。这些人的面目不都是这样的吗?有什么好看的?”

月梓涵白了一眼成君轩“你怎么知道没什么好看的?看一场好戏还挑剔。”

说完就直接把手中的栗子塞进成君轩的嘴里,却没想到成君轩一下子咬住自己的手指,微微用舌头碰了一下“月儿。好甜。”

月梓涵直接给了他一个巴掌“好好看戏,没事耍什么流氓?”说完就不在理会他。而是专心看着戏。

成君轩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便一脸奸诈的看着月梓涵。

那名小厮见了陈景珠把字据给撕了,没有发火,虽然自己心里很想上去把她给揍一顿,但强忍下来又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陈姨娘,我们按照您表妹写的内容可是又抄了几遍,真正的还在魅楼里面放着呢,要毁灭证据?不过是个假的。”

说完就有递上去一张,陈姨娘接过来感觉瞬间整个人都石化了。这……把她的全部家当卖了都没有一千两黄金,这让她如何开口。

这时就见一辆马车从街角那边拐过来,走到侯府面前。那只素白的手一掀帘子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陈姨娘顿时大叫出声“老夫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月梓涵听到陈姨娘这样说有些诧异,老夫人?不是在乡下养病吗?怎么突然来了京城。这时只见那个帘子被掀开,那个老夫人被一名女子搀着下了马车。月梓涵皱眉感觉有些不对,这老妇人才六十多岁,怎的会如此苍老?

那月老夫人一下车就看到围得都是人的侯府皱眉“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那名小厮笑了笑“我们是魅楼的,前来讨债。”

月老夫人看了看陈姨娘“可是她欠了你们的钱?”

陈姨娘被老夫人的眼神一扫顿时感觉不好意思起来“老夫人,并不是贱妾所为,是贱妾的一个远房表妹去砸了魅楼,只是要赔偿的时候她跑了,这些人便拿着字据前来侯府讨债。”

月老夫人冷哼一声“我堂堂咏月侯府还拿不出一点银子?那一听就是个烟花之地,砸了便砸了还好意思上面要账,景珠把钱还给他。”

陈姨娘顿时暗叫不好,小心翼翼的说道“老夫人,并不是只有一点小钱,他们要一千两黄金。”月老夫人眼睛顿时瞪大“你说什么?一千两黄金?”

那名小厮点了点头“不错,这几日正临皇上寿诞将至。来往的人也越发的多了起来,我们都没有跟你们算上这几天损失的银子,一千两黄金还算是少的。”

这是那名少女缓缓开口“这位小哥,你们口中所说的魅楼可是什么地方?”

这名少女一开口那些个男的感觉都置身于阳光里,只是现在是深秋这名女子的话也想一阵春天的气息。成君轩冷哼一声“歪门邪术。”

月梓涵惊讶的回头“你也看出来了?”成君轩点了点头“若是没猜错,恐怕是惑人术。”月梓涵惊讶“你知道的挺多的,不过看上去还不是很成熟。”

月梓涵前世也是见过惑人术,那个时候是在成君豪的手下办事,亏了那名女子帮着迷惑人心。成君豪的事情也办的及其顺利。

月梓涵想到了什么“你没感觉?”成君轩伸手一揽月梓涵的细腰“我又不是一般的男子,只对月儿动心,其他的就算是天仙我也不屑的看上一眼。”

月梓涵勾了勾唇“这可是你说的,如果你敢违背我就把你给宰了。”成君轩刮了刮月梓涵的鼻子“知道了,你也不会有那么一天。”

月梓涵笑了笑继续转过头看戏,那名小厮却不置可否,见得美女多了,比如说主子就比这个女人强了不少。这个女人太过于狐媚,让人看了颇为不舒服。

而从魅楼带来的人也是像这位小厮所想“魅楼,顾名思义。但是一般的青楼不同。”那名女子接下来开口“这位小哥,那不过还是青楼?只是一千两黄金很是不值。”

那名小厮一甩头,听见了自家主子的传音入密

“不用跟她客气,既然他说不值那就把这几天的收入损失也加进去。回去主子我有赏。”

那名小厮听到自己主子如此吩咐自然更是骄傲“既然这位小姐说不值……”(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