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没事找事

冷冷的开口“不知道阁下是哪位?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对面的男人看不出任何慌张,缓缓地说道“你还不配见我的真颜,你只需告诉我你是什么人?是从哪里来的?其他的不必多说。”

月梓涵在丈量着从这里要出府的距离,听到这名男子这样说。不屑的冷笑一声“你也不配知道我的身份。”说完就抽出随身带的鞭子来,如果把这个男人给毒倒的话。

自己要走还有一线生机,只是……要是毒不倒自己恐怕也小命难保,事到如今只能赌一把了。

月梓涵一甩鞭,打在地上的声音响彻天际。在别处的之烟和雾风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瞬间回神,直接往那个鞭子声去。

直到到了不远处就看到月梓涵和一个男人在对峙,便藏匿在旁边准备偷袭。这时那个男人说道“不用垂死挣扎了,就算你们三个全来了也打不过我。”

月梓涵冷哼一声“那要看看才知道了。”月梓涵说了一声“一起上,速战速决。”同时传音入密给另外两人“打完直接走,要不然就都走不了了。”

说着就直接扑了上去,那个鞭子直接往那人的脸上抽去,同时身后之烟和雾风一起往后心刺去。这时那名男子直接用内力挥退开两人,月梓涵的鞭子直接在他转身的时候抽到了肩膀。那名男子直接拿出一把匕首射入月梓涵的肩膀,那把匕首直接射穿月梓涵的肩膀。

而自己也是身影一个踉跄,看来这个男人在鞭子上淬了毒。忙用内力压制,只是貌似压不住了。那名男子冷哼一声“今日放你一条命,再让我见到你就不是只受一掌那么小的事情了。”

说完就直接消失在原地。月梓涵倒在地上看着那名男子消失不见。对两人笑了笑“已经打探出来了,回魅楼。”

说着就强撑着和两人一起出了侯府,等到月钟赶到的时候就只看到了一片狼藉的地方,可恶竟然一点线索都没留下。

等到月梓涵她们回到了魅楼之后,月梓涵向雾雨说了偷听到的谈话。让雾雨用笔记下来,自己则是说完了接过来看一看。发现无误之后便让她们去烧桶热水,月梓涵今晚打算不回王府了。

看着一旁的热水。把身上的血腥味散了散。月梓涵才慢慢的进入浴桶,把肩膀上的伤口用水清洗干净。

拿起一旁的药开始自己涂抹起来,这个只能让自己看起来无碍。只是还是不能大动,万一被成君轩看到了又要找凶手了。

月梓涵躺在床上轻轻地一圈接着一圈的动着肩膀,舒缓血液的流通,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月梓涵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只是突然自己一个人睡觉有些不习惯。

月梓涵肩膀上的伤不能大动,所以为了不让成君轩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势等到把伤养的差不多的时候。自己就住在魅楼里。

月梓涵看了看天气问之琴“现在是第几天了。”之琴回道“已经第五天了。”月梓涵动了动还未完全愈合的肩膀“收拾东西我们今天回去。”

之琴点头便下去收拾东西了,月梓涵看着外面的天空,希望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等到月梓涵回到府上已经是午后,问了墨伯墨伯说“王爷被皇上宣进宫了。王妃要不我先去跟王爷说一声。”

月梓涵摇头“许是有什么大事,我等他回来就行。”说完就进去了,这一路上月梓涵都是低着头直接进到了自己房间内。

让之烟给自己换药。既然回来了就不能再在成君轩面前换药了。月梓涵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裂开,只能小心行事。

月梓涵换完药让之烟把软榻搬到院子里。自己躺在那里暖洋洋的晒太阳。只是就在月梓涵昏昏欲睡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嚣张的女声“我的轩哥哥呢。”

月梓涵没有理会,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苏苏。这时那苏苏挡在自己的面前,正好挡着自己的太阳,月梓涵才睁开眼“不知道苏苏郡主有何事?”

那苏苏一伸手就想把月梓涵给拉起来,看着那苏苏的手想碰自己,月梓涵冷哼一声“之烟,把她给我丢出去。”

苏苏大惊失色“你敢?我可是郡主。”月梓涵双眼冷眯“我还是墨王妃呢,也没看你给我行礼。身为皇室郡主,一点都没有礼义廉耻。之烟不用管,给我把她扔出去。”

这时一个威严的女声插进来“墨王妃好大的阵仗啊。”月梓涵冷眼一瞧,此人是苏苏的娘亲。月梓涵冷哼一声“这苏苏来墨王府撒野,是她的阵仗大还是本王妃的阵仗大?”“娘亲,她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

月梓涵冷眼一瞧“沈夫人,不知道本王妃怎么欺负苏苏郡主了?她不尊我是王妃之尊,也不讲究个男女大防。”

这沈夫人虽好听,那也只是崇晨帝为了保全她死去的丈夫的妻儿,才给了一个二品夫人。连成姓都让自己自称,但是苏苏却记得皇后娘娘的青眼。封了个郡主,只是这个性子太野了。

但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便开口“墨王妃得饶人处且饶人。”

月梓涵忽然笑了起来“你们主动来我墨王府,还说让我得饶人处且饶人?沈夫人你这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别以为本王妃不知道”

此话一出那沈夫人脸色立即变得难堪起来,本来今日趁着墨王进了宫,自己带着苏苏前来墨王府跟墨王妃说说,让墨王娶苏苏为侧妃,只是这个情况让自己如何开口。

月梓涵眯了一眼“我们墨王府不收一些阿猫阿狗,烦请沈夫人记住。之烟送客。”

沈夫人一咬下唇“月梓涵你欺人太甚。”

“这是我的地盘,你不来我这里我也不想去招惹你,劝你死了那条心吧。”说着就站了起来,打算回屋。只是没想到那个苏苏猛的扑上来拉住月梓涵衣袖,这一撞月梓涵的伤口又裂开了,月梓涵脸色一凝“放手。”

之烟猛的上来把苏苏给挥开,月梓涵自从大婚之后就只穿红色的衣服。所以出血了之后看不真切,月梓涵缓缓说道“之烟送沈夫人和苏苏郡主出去。”

说着自己就回了屋子,之烟赶紧把两人给赶出了王府,自己则是快速的回到屋子。见月梓涵已经自己在上药了,之烟一下子跪倒在地“请小姐责罚,我没想到那苏苏会直接扑上来。”

月梓涵摇了摇头,把药瓶给之烟“没什么。我也没想到,这件事不能透漏给成君轩知道,知道了吗?”这时成君轩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月儿,你回来啦。”

月梓涵迅速拉上衣服,示意之烟赶紧收好瓶子。自己则是拢好衣服慢慢的出去看着成君轩“嗯,我回来了。”

成君轩一进院子里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心里一颤“月儿,怎么有血腥味啊?”月梓涵暗道不好,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道“我没闻到啊。”

成君轩和月梓涵走进屋发现之烟也在这里便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成君轩抱着月梓涵说道“月儿,你骗我。”

月梓涵心头一颤“什么骗你?”

“你说你只去两三日,现在都第五天了。”

“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未完待续)

ps:哎呀,都没有人给我粉红票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