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月钟拦路

这时绿娆连忙扶了荟桑雪起来,只是还没扶起来自己也被成君轩过来的杯子砸中手腕“本王让她跪下,谁敢扶?”

这时旁边瞬间一片寂静,荟桑雪见没人替她说话便哭诉道“爷爷,祖母你们怎么不为我说说话呢,好歹我跟墨王也是亲戚啊。”

当月梓涵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抬起头“你刚刚说什么?”

荟桑雪扶着旁边的凳子坐了下来,直勾勾的看着月梓涵说道“我说也算是亲戚啊,难道不是吗?我就要嫁于衡王为妻,墨王是衡王的三哥。我嫁过去自然改叫三哥,亏你还是个聪明人,这点都绕不出来。”

荟桑雪说话间尽是鄙夷,月梓涵微微笑了笑。看来这个荟桑雪是觉得大婚快到了?就谁都不放到眼里了,可惜踢到一块铁板上面了。

“前几天我们进宫赴宴时,月灵小姐因着叫了四弟为四哥却被当众训斥,这个你该知道吧?”荟桑雪一仰头“我自然清楚。”

“你知道四弟说了月灵小姐什么吗?说她只是一个妾室,哪怕已经位居于衡王侧妃?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个好听一点的妾罢了。”

荟桑雪猛地站起来,指着月梓涵说“你在调侃我?”这时成君轩有一个茶杯扔了过来,正砸中那只指着月梓涵的手“月儿是本王的王妃,你还没有资格指着她说话。”

看了看旁边的绿娆“不知这位又是为什么来此?这里好像没有一个人给你有关系吧?”这时绿娆赶紧跪下“墨王殿下,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只是……”

“那就滚,当沐府是什么?想来就来?你们不会是专门趁着本王带着王妃归宁,来捣乱的吧。”绿娆当下面色一白。鼻子抽抽搭搭的要哭。月梓涵及时制止“别,今天本王妃归宁,你别在这里哭哭啼啼的。省的扰了我们大家的好心情。”

这时荟桑雪看到了沐飘飘手里的一整套琉璃头面,惊讶的大喊一声“飘飘你这个琉璃头面哪里来的?”月梓涵冷眼看着荟桑雪,这时荟桑雪感觉所有的视线都在自己身上,感觉有些悻悻便开口道“我是说飘飘不适合这个琉璃头面,不如交给堂姐。我给你换一套白玉头面。”

沐飘飘一咬唇。这个荟桑雪好算计,白玉可不比琉璃漂亮,也不比琉璃带出去有面子。沐飘飘虽然不太在乎这些。但是也是个女孩子,这个荟桑雪打的什么算计真当自己傻。月梓涵冷眯一眼荟桑雪“飘飘那套是我送给她的,谁来也不换。”

荟桑雪脸色一白“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又不是要占她便宜。”这时外面有家丁来报说“已经准备好午膳了。”沐九归瞥了一眼荟桑雪。对这个明明不是自己孙女的女子真是掏不出来好脸色对待,只是涵儿说还未找到沐明一家。自己只能忍了。

说着“那我们去用膳吧。”月梓涵和成君轩自然起身,走到后面跟着往偏厅而去用膳。而荟桑雪和绿娆则是被晾在那里,没人让她们去吃饭也没有人让她们走。荟桑雪一挥衣袖“我们走,我就不信了。这月梓涵还能翻天。”

说完就带着绿娆走了,而这几人没有了荟桑雪和绿娆心情自然变好了。整个吃饭期间都是充满了温馨,吃完饭了两人陪着几人又说了说话。直到日头都快下山了,这时沐九归说道“你们还是回去吧。别忘了早日让我抱上小曾外孙。”

月梓涵红着脸说道“外祖父说什么呢。”这时成君轩笑了一声“不辜负外祖父的期望。”说着又和几人一一告了别,然后月梓涵和成君轩回了马车。一进入马车月梓涵就整个瘫软在成君轩身上“我好累啊,要不我们去云来楼吃红烧茄子好不好?”

成君轩帮着月梓涵揉了揉肩膀“你就那么喜欢吃红烧茄子啊。”月梓涵点了点头“平生最爱……”看了一眼成君轩又加了句“的美食之一,嘿嘿。”

成君轩摸了摸月梓涵的头顶“那我们就去云来楼。”月梓涵点了点头,这时外面的车夫,把马车掉了个位置前往了云来楼。月梓涵说完就又窝在成君轩怀里,等到车夫把车停了下来。成君轩漫不经心的问道“到了吗?”

外面的车夫说“王爷,还有一点儿,现在是出了一点小麻烦。”月梓涵这时睁开眼“什么麻烦?”成君轩掀开帘子看见挡在马车前面的月钟和一群家丁,不悦的问道“月侯爷这是要干嘛?造反啊?”

月钟听到成君轩这样说脖子上的青筋都凸显出来了,强忍下愤怒说道“不知道内人身上的伤是不是王爷所致?”成君轩皱眉“就为了这一点儿事?月侯爷就挡着我的去路?”月钟知道自己不能怎么样墨王,只是自己看到绿娆和沐勤勤回来之后浑身是伤,一问之下才知道她们去了沐府,也没干什么就被墨王给教训了一顿。

自己心中自然降不下这个火,便找人盯着他们,据人所报他们现在要去云来楼的方向。自己则是带着人守在这里,果不其然在这里看到了他们。

“月侯爷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云来楼?”月钟正值高兴期间“当然有人来告诉我。”

成君轩双眼一眯“你派人跟踪本王?”月钟还没察觉期间有什么不妥便脱口而出“没错。”成君轩冷声道“金肆,把这帮对本王不敬的人给宰了。”

说着就吩咐车夫直接行驶过去,只见月钟想挡着。只是被金肆给缠住了,情急之下“我要上禀皇上,你纵奴行凶。”成君轩理都不理月钟,直接把马车停到云来楼门口“你好好看着,要是月钟赶了上来,你不用和他争执。”

马夫点了点头便守在那里。这时成君轩便和月梓涵一起进了云来楼,月梓涵疑惑道“你不是也没有多针对她们吗?怎么会满是伤痕?”

成君轩摇了摇头“可能是那两个人自己弄的伤痕来嫁祸给我,不用管她们。”

月梓涵点了点头“怕是那个月钟一挣脱就会来云来楼找我们的茬。”成君轩点了点头“我们还是赶紧去占个包厢去吃饭吧。”月梓涵笑了笑“走吧。”

两人随着小二前往了位于二楼的包厢,点了一些小菜“我今天在外祖父家吃的有些撑,我看你没怎么吃过东西。”“哪有,我也吃得很饱了。”

月梓涵点头揉了揉肚子说道“感觉消化的不好,还是不怎么饿。”成君轩上前帮助月梓涵揉了揉肚子“看来确实吃的撑了。”

月梓涵给了他一个白眼“我还能是假的不成。”这时那几道小菜上来了,月梓涵夹起一块脆黄瓜放进嘴里“这家酒楼做什么都好吃。”

“那要不要提一个厨子回去?”月梓涵摇了摇头“这就不需要了,我还是时不时得来吃一次就好了。”

这时月钟的声音传来,月梓涵和成君轩相视一笑。直接飞掠下了楼,进了马车。

那月钟一开门见没有人有些错愕,这都看见了墨王府的马车了。

成君轩的声音似嘲笑的说道“咏月侯,明日朝堂见。”说着就已经和马车一起远去了。(未完待续)

ps:唉,我上架了之后,好多都离我而去了。还请亲们不要离开我,我不会断更的,求粉红票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