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芙蓉被盗

月梓涵感觉成君轩是赤着身子躺在自己的身边,便往里面挤一些。

用锦被隔开两人的距离“赶紧睡觉,本小姐我很困。”成君轩低低的笑了一声“月儿。”然后就这个人躺到月梓涵的旁边,紧挨着月梓涵。

月梓涵有点不适的扭了扭身子“你别贴我那么近,我要睡觉。”说着就要去推成君轩,只是成君轩一转身把月梓涵手给牵住,那只手直接附上了月梓涵的身子。月梓涵嘤咛一声,这一声嘤咛直接把成君轩的理智给放了个空。

成君轩把月梓涵的双手把压至头顶上,而自己则是压在了月梓涵的身上,堵住月梓涵的唇。

……

次日月梓涵又是昨天那个状态,成君轩今日没什么事,便哪也没去呆在月梓涵身边。看着月梓涵极其不好的睡相,不时地帮着月梓涵盖住露出来的肌肤。

不是成君轩好心,而是那些肌肤上布满了吻痕,成君轩为了自己不再控制不住便帮着盖住月梓涵的肌肤。不知过了多久月梓涵才微微转醒,动了动身子感觉浑身酸疼,前晚还没好昨晚又是这样。

这让月梓涵都不想起来了,反正今天都没什么事。月梓涵就一直躺在床上没起来,看了看四周发现成君轩并没有在这里。

月梓涵也乐得自在,裹着被子往外面移了移,拿起放在一旁的书本,开始看起书来。这时成君轩和上官宫琦进来了说道“吟风这几日大概就会赶过来,你要心理准备好。”成君轩点了点头“那就……”

成君轩呆了一会儿就直接关上门,向上官宫琦说道“你先回去吧,如果吟风来了你就跟我说一声。”说完就直接把上官宫琦给踢了出去。

上官宫琦站在门口,满头雾水“指使爷做完事。就一脚把爷给踹出来,真是的。”说完就拍了拍被成君轩印上脚印的衣服“这可是黎光锦啊,我好不容易从吟风那里要回来的。”

说着说着就直接走了。而成君轩直接闯到里间问道“月儿,你怎么不穿衣服啊?”月梓涵冷眯一眼慵懒的说道“衣服离我太远了,我身上酸疼,不想动。”

说完指了指昨晚被扔在地上的某件可怜的衣服。成君轩看着月梓涵这样喉咙一紧“那你可以叫之烟进来啊。”月梓涵摇了摇头“我这样子让之烟看见又要取笑我了。”

说着还扬了扬下巴“说起来还是某人的杰作呢。”成君轩红了红脸,强迫自己不去看月梓涵露在外雪白的肌肤。去把月梓涵的衣服捡了起来“月儿。要是有人闯进来怎么办?”

月梓涵接过衣服“我不想动了,反正不是还有你嘛。不过今天不是没什么事吗?”

成君轩点了点头,可谁知月梓涵并没有穿衣服而是继续裹着被子斜靠在那里看书。“那就可以了吧。我现在不想动,你要有事就先去忙吧。”

成君轩没有出去而是坐在月梓涵的旁边问道“明日就是归宁了,你不去看看选什么礼物吗?”

月梓涵靠在成君轩的身上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说道“什么都可以,不必要现在去。晚上再去也是一样的。”说着就继续看书,成君轩好心的拉了一下月梓涵的被子。挡住快要泄露出来的春光“随你高兴。”

月梓涵见成君轩没有要走的意思便疑惑道“你没事情去忙吗?”成君轩点了点头“有啊。”“什么事?”“当然是去陪我的娘子啦。”

月梓涵给了他一个白眼把书放在旁边,从他身上离开趴在床上说着“你去第二个抽屉里哪一个绿纹瓷瓶的药,帮我涂一些在背上。”

成君轩听话过去拿过来说道“月儿,你涂它干嘛?”月梓涵给了他一个白眼“明日是去归宁。要是外祖母她们看见了笑话我怎么办?你不涂我让米云她们几个进来涂。”

成君轩忙沾了一点在手上,轻轻地帮月梓涵涂抹起来,这药膏出手生凉。涂在身上很是舒服,月梓涵叹了口气说道“你帮我都涂一下吧。最重要的是脖子。”

说着就闭着眼很快呼吸就均匀了过去,成君轩见月梓涵睡着了便小心的把背上的都涂好了。只是脖子那里有些难办,毕竟月梓涵是躺着的。事到如今成君轩小心翼翼的把月梓涵给翻过来,只是月梓涵胸前也是布满了红梅,这让成君轩有点犯难。

一动可能就会扰到月儿睡觉,但是穿了衣服就看不见了,所以成君轩这个时候还是算正人君子的。放下手里的药膏,帮月梓涵盖好。

这一眨眼月梓涵醒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月梓涵体力恢复了些便穿好衣服下床去找成君轩了。成君轩正跟上官宫琦讨论东西呢,月梓涵一推门一愣“这位是?”

这时上官宫琦一脸正色道“您就是嫂子吧,我是上官宫琦。”

月梓涵心里有些震惊,上官宫琦,上官家的大公子,是经商的奇人,产业更是遍布三国各处。不过他怎么叫自己为嫂子,这时成君轩插话进来“月儿,他是我的好友。”

月梓涵这时才点了点头,走到一旁坐下“你们在讨论什么?”这时上官宫琦说“我们在讨论红脸芙蓉。”月梓涵了然“红脸芙蓉啊,我听说在黎明宫殿有一株。”

这时上官宫琦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我就是黎明宫殿的大当家,只是那红脸芙蓉被贼人盗了去。”月梓涵心里震惊但是没有表现在脸上“贼人?你知道具体是哪个吗?”

这时成君轩插进话来“就留下了一块牌子,还是黎明守卫拼死留下的,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符号。”月梓涵说“能否给我一观?”

月梓涵接过那块牌子见上面的符号好像在哪里见过,便仔细想了想。这时上官宫琦道“莫非嫂子见过这些?”

月梓涵这才想起来“我见过,那日在侯府的时候我从陈姨娘身上见过。”月梓涵的思绪飘到自己重生不久,那日下午陈姨娘来找茬。

在刚开始强硬到最后看到个黑影飘过就直接跪地求饶,当晚自己又往她的房间里去了一趟。看到陈姨娘正在洗澡,只是那块牌子挂在陈姨娘的脖子上。

只是当自己把她迷昏之后,摘下来看过,因为看不懂便又放回了原处。

“只不过那个牌子小了很多,具体我也不知道了。”

上官宫琦急忙问道“不知嫂子能否和我一起去,顺便带个路。”月梓涵看了一眼成君轩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不过要过几天。”

上官宫琦虽急但也知道不能急于一时,便强忍了下来。这时成君轩问道“月儿,你这次来有什么事吗?”“明日不是要归宁吗?我来找你去挑归宁礼。”

这时上官宫琦也是一脸兴趣的说道“我能跟着看看吗?我还未曾见过轩的宝库呢。”

可谁知成君轩站起来走了说道“别想了,不带你。”

说着就和月梓涵一起去了库房。

上官宫琦撇了撇嘴“小气,罢了我还是去找线索吧。”说着就直接飞掠出了王府。(未完待续)

ps:请亲们不要放弃我,我会努力更新哒,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