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红脸芙蓉

话月梓涵都已经摊开说了,可是崇晨帝还是一副不领情的样子。这时成君轩劝道“父皇,还

是试试吧,月儿的医术还是有保障的。”

多亏了成君轩这番话崇晨帝还是一脸不情不愿的说道“那就勉强试试吧。”说着就摊开了手,月梓涵上前把脉了一会儿。

感觉甚是不对劲,这个崇晨帝的脉搏看上去很是平稳,只是为何有种有心无力的感觉?月梓涵向成君轩说道“轩,给我一枚银针。”

成君轩赶紧上前递给了月梓涵一根银针,月梓涵往崇晨帝手腕上一扎说道“父皇,还请见谅。这个还是要用银针才能准确。”

崇晨帝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月梓涵等了一会儿把银针抽出来,看到那扎进去的银针已经尽数发绿。一拿出来几人都是变了脸色,月梓涵轻嗅了嗅,脸色瞬间变得难堪至极。

崇晨帝见月梓涵的脸色不好看便连忙上前问“老三家的,朕这个毒可有和解?”月梓涵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时成君轩也着急地问道“月儿,你这个是什么意思?”

月梓涵叹了口气道“这个毒应该是最近新下的,中毒还不深。”崇晨帝问道“那你知道是什么毒吗?”“莲花醉。”

一说完这个殿里都陷入了死寂。莲花醉无色无味,却可以让人慢慢的沉醉在自己的梦中,最后在自己的梦中死去。每次只要一点点便可以让一个没有内力的普通人死去,这个人下在崇晨帝分量极少,不被察觉。

要不是月梓涵今日看到恐怕在这个剂量下去,崇晨帝没几天不就驾崩了。过了好一会儿成君轩问道“月儿,这个毒你有没有办法解?”

月梓涵想了片刻便说道“要是有了红脸芙蓉就好解。”崇晨帝这时疑惑的问道“红脸芙蓉?”成君轩回答道“红脸芙蓉。花瓣通红,但是根茎却跟平常的长得一样,长在极南之地。每三十年开一次花,开花三天三夜。在我们中原实际难养活的,所以更突显红脸芙蓉的珍贵。”

崇晨帝也是安静了下来,顿了顿“这个毒不解也罢,等到有了红脸芙蓉的消息再来吧。你们先回去吧。”月梓涵这时上前递给了崇晨帝一颗宝丹说道“这个可以暂时压制父皇您的毒性一年。”

崇晨帝这次没有疑惑便直接吞了下去“我会先排查出来给朕下药的人。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新婚夫妇我没必要据得太久了。”

说完就闭眼休息了,这时成君轩和月梓涵行了礼便回了去。在回去的路上。月梓涵见成君轩都是一脸很不好的面色,便也低垂着头“轩,你希望崇晨帝的毒解吗?”

成君轩说“当然希望,在我母妃没有在我身边的时候。多亏了父皇对我不闻不问,我才活了下来。”月梓涵小声说道“那我知道哪里还有红脸芙蓉。”

成君轩一下子看向月梓涵激动的抓住她的肩膀“月儿。你说的可是真的?”月梓涵看了看四周说道“我们回去再说吧。”

成君轩也从喜悦醒过神来,便赶紧带着月梓涵回府。回到府里月梓涵不紧不慢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把头发上的华盛给抽了去“夫人的发髻真是不习惯。”

这时成君轩也进了屋来问道“红脸芙蓉在哪里?”月梓涵坐在那里捏了捏腿,成君轩立即上去帮着月梓涵揉腿“那个黎明宫殿有一株红脸芙蓉。”

成君轩疑惑的问道“黎明宫殿?在什么地方?”月梓涵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记得里面的主事人是姓上官,你可以去查一下。”

成君轩点了点头“金肆,你去找人查一下黎明宫殿。”说完转过头来就看见月梓涵双眼汪汪的看着自己。成君轩一下子坐了起来。一把搂住月梓涵“娘子,既然都解决了。何不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呢?嗯?”月梓涵点了点头“是应该去教训教训苏苏了。”

成君轩哀怨的看着月梓涵“月儿,你转移话题。”说着还在月梓涵耳垂上轻舔了一下,惹得月梓涵一哆嗦,整个人都僵硬了。

月梓涵娇嗔的看了一眼成君轩“你父皇的毒还没解,你就这样子?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成君轩则是把吻转到了月梓涵的脖子上,轻轻地流连“那不是有我家娘子大人么,为夫就吃软饭就行了。”

月子涵噗嗤一笑,便推开成君轩说道“现在都酉时了,你的娘子大人我饿了。”成君轩一笑“这个好说。”

说着便出去让人准备饭食了,月梓涵则是让之烟烧了桶水,自己去那边的浴桶里洗起澡来。等到成君轩回来了,月梓涵正好裹着外衫出来。

见成君轩进来了,便脸红的道“你怎么进来了?”成君轩一下子关上门,把月梓涵抱到床上“月儿,你穿成这样要是被看到了可怎么好?”

月梓涵摇了摇头“还有谁看得到啊?我只是裹着出来,一会儿还是要换的。”成君轩看着因动作而有些散开的外衫,心里更是大振,便直接封住月梓涵的樱唇。

月梓涵有些无奈早知道就让之烟进来伺候了,现在这个场景还不能叫人,男人真是成了亲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成君轩发觉到月梓涵正在出神,咬了一口月梓涵胸前的蓓蕾说道“月儿,你不专心。”

月梓涵被成君轩这样一碰感觉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了,哀怨的看了成君轩一眼。只是在成君轩眼里这时月梓涵的一个眼神都能让自己心猿意马,正打算脱衣服时。外面传来之琴的声音“王爷王妃,膳食做好了。”

两人的动作瞬间停下,月梓涵一把推开成君轩。拿起衣服去那屏风里换了起来,而成君轩也是整个人坐在那里。

之琴见没人答话便又叫了一遍“王爷王妃……”还没说完就见成君轩气冲冲的说了一句“端进来。”之琴等人看到这个场景顿时知道为什么王爷生气了,感情破坏人家好事了。想到这一条几人瞬间跪下“冒犯了王爷王妃,还请王爷恕罪。”

这时月梓涵说道“没事,你们先下去吧。”那几人如蒙大释立即退了下去,还顺便关了房门。月梓涵这时才走了出来坐到桌子面前“赶紧来吃饭吧,你不饿我可是饿了。”

这时成君轩才不情愿的走了过来“月儿,那群人太不懂规矩了。”月梓涵笑了笑“现在才什么时辰?你也不看看。”

成君轩突然坏笑的凑过来“那月儿你是说等到晚些的时候我就可以了?”月梓涵红了红脸“还疼着呢。”成君轩立即垮下脸来,小心翼翼的看着月梓涵“月儿?我温柔一点好不好?”

月梓涵继续淡定着吃饭,不再理会他。任由他在那里用哀怨的眼神看着自己,月梓涵则是该干嘛干嘛。让之琴把饭菜撤下去,自己则是漱了漱口。

和衣躺着睡觉。看着还在原地坐着的成君轩“你在不睡觉我就真的睡了。”

说完就翻过身背对着成君轩,成君轩此时把蜡烛灭了。

走到床前“月儿,现在晚了。”然后就脱了衣服躺在月梓涵的身边。(未完待续)

ps:你们觉得上官是哪位?要有提问的积极性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