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三哥四弟

君轩看着月梓涵的吃相笑了起来,月梓涵瞥了一眼成君轩“你笑什么?”

成君轩摇头“看月儿吃饭的样子很可爱。”月梓涵忍不住给了成君轩一个白眼“你不要吃东西吗?”“当然要吃了。”

说着也拿起一旁的糕点吃了起来。月梓涵揶揄的看了成君轩一眼,便低头快速解决盘子里的糕点。待两人吃完了之后就往马车那边走去。

月梓涵一上了马车就感觉有些犯困。便倚着成君轩的肩膀开始闭眼小歇,成君轩见月梓涵有些困意,便吩咐金肆赶慢一点。

等到到了皇宫门外因着不能让马车同行,月梓涵便和成君轩一起下来走着了。那名侍卫见今日墨王穿了一身暗红色的衣服,心里惊诧的不行。可谁想到那和自家父亲断绝关系的月梓涵也是穿了一席大红衣裙,两人走在一起显得很是般配。

在出示了墨王的身份令牌时之后,便和月梓涵手牵着手前往龙清宫。只是还未进去就见崇晨帝身边的内侍太监说道“奴才参见墨王墨王妃,皇上让奴才请您和墨王妃前往御花园。”

成君轩点了点头,便和月梓涵一道前往御花园。月梓涵疑惑的看着成君轩,传音入密道“我们还没大婚怎么就叫我墨王妃啊?”

不久一听到成君轩的声音“那个是父皇的意思。”月梓涵一脸了然,看来那个崇晨帝对我还是抱有好感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让底下人现在就叫我墨王妃。

走着走着就到了御花园,只是没想到御花园还有好多人,月梓涵一眼看过去,为首坐的是烨王,第二坐的是江王。第四坐的是文王,而第五坐的自然是衡王和月灵。

留下个第三位子给了墨王成君轩,月梓涵坐下来看着那边还有几个位子。也不开口便安静地坐在那里,只是过了一会儿就有人陆陆续续的前来。月梓涵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只是一些朝中重臣。当月钟看到月梓涵一袭红衣坐在墨王旁边,听见通报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心里不由得冷叱一声,拉着绿娆坐在月梓涵斜对面的位置上,月梓涵借着抬头把这场地里面的人看的清清楚楚。

看着还有一个位置在崇晨帝下首,月梓涵心中了然,向成君轩低声耳语道“看来那个位置应该就是墨林国的小公主和皇子了?”

成君轩点了点头“我们昨天才见到他们,今天父皇就已经召见我们了,有九成是他们。”月梓涵微点了点头“不要喝那什么劳什子公主和皇子给你的任何东西。”

成君轩点了点头,这时成君豪隔着文王成君桐说道“三哥,那日你在东清消失不见了,我听说你是坠马而亡了,还请三哥见谅。”

成君轩冷笑一声“这是好说,只是下次别再犯同样的错误就好。”

这一席话让成君豪脸色有些难堪,这时文王成君桐说道

“三哥,平时不见你穿红色,看来有了三嫂就是不一样。”月梓涵有些微红,开口道“文王客气。”这时成君桐说道“哎,还叫我文王就生疏了,我叫成君桐,三嫂叫我什么都行。”

这时成君轩插话道“还没成亲,等成亲了再说吧。”成君桐追问道“不是没剩几天了吗?早叫晚叫都是叫。”

月梓涵看出来了能跟成君轩开玩笑的兄弟可能只有这个成君桐了。只是玩笑还没开始就被月灵给打断了“四哥,你可别叫她三嫂,会掉了你的价。”

这句话一说完立即引得全部人都往月灵这里看,月灵还没搞清楚哪些视线是什么意思,只不过她现在能呛月梓涵这个可是大快人心,看她今天和墨王一起穿红衣,那个贱人穿红色那么难驾驭的颜色,竟然还能穿的惊为天人,这个认知让月灵更是气愤,自然不能让月梓涵独自占风头。

只是月灵还没高兴多久,就听见成君桐皱了皱眉“你叫谁四哥?”月灵现在心里很是高兴便没有思考脱口道“是叫四哥你啊,还能是谁啊?”

这时还不等成君桐说话,就见江王冷声叱道“你有什么资格叫四弟为四哥?”

这时月灵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一脸泪汪汪的看着江王“月梓涵都能叫文王四弟,为什么不能叫一声四哥?”成君桐这时接道“住口,你只是一介侧妃。你能跟三嫂比吗?不过是个庶女。”

这个庶女让月灵脸色变色了,这时成君豪缓缓说道“行了,二哥四哥。我会好好教训她的。”说着就不再开口说话,这让月灵很是郁闷。

今日成君豪好像有些魂不守舍,月灵则是低低的说一声“怎么统统都护着那个贱人?”她这句话自是让人听的清清楚楚,月梓涵这时候抬头看向月灵,按住想出手的成君轩说道“看来月小姐脸上的伤势好了?”

说着还直接从月灵的脸上瞄过。月灵直接捂住脸“别跟我说话,我不认识你。”月梓涵冷笑“我认识你就行了,反正你不是也无所谓吗?是啊,有灵药就是不一样。”

说完就不再开口,而月灵这厮则是一脸苍白,捂着脸满眼怨毒的看着月梓涵。月梓涵自是不理会这种眼神,笑话,这样看着月梓涵的也有十几个了。要是每次月梓涵都要上去教训一番,那还不要累死。

所以便安静地坐在那里,直到崇晨帝和墨林国的皇子还有小公主来了之后。这场所才算是彻底安静下来,月梓涵静静地与成君轩两人坐在那里。不去看那位皇子和公主,反正跟自己也没关系。

反倒是月灵上前大献殷勤,月梓涵嗤笑一声。端起酒杯向文王举了举,然后一干而净。算是谢谢他刚才的话语举动。

转过头来看见成君轩类似于吃醋的眼神,成君桐一脸尴尬“三哥,我就喝了一杯酒。”成君轩哼了一声,这时月梓涵推搡了一下成君轩,伸手递给他一杯百花酿,不得不说这宫里的百花酿还是很好喝的。

在成君轩接道月梓涵一杯酒的时候,脸上立马阴转晴。月梓涵无奈说道“你还是快喝吧,一点小事。”成君轩嘟了嘟嘴“对我来说就不是一点小事。”

月梓涵见成君轩还在嘟囔着这个事情,便附在成君轩耳边说了一句话。就是这句话让成君轩又转回正常,甚至是更加喜悦。“月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月梓涵点了点头。要不是顾忌着有人成君轩好想亲一下月儿,只是抬头看向成君桐的时候脸色立马变阴沉。

成君桐叫苦不迭,知道就不向三嫂寻求庇护了,自己跟成君轩脾气和得来。更是一起长大,带自己格外亲厚些。

自己也是跟他很是亲近,没想到就因为三嫂敬了自己一杯酒,三哥就生气了。

虽然心里叫苦不过也知道成君轩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他还不了解三哥么?

说着就赔了笑“三哥,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

位子之间隔得并不远,所以成君桐这样的话虽然小声但是就他们两桌人听得到。

月梓涵听完扑哧一笑“轩没有那么小心眼。”

---------------我是完结线--------------------

某人啊,又来厚脸皮的要打赏了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