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已被赐婚

那名大夫一见月梓涵就赶紧去帮她把脉,一把脉就脸色明显变好了。

站起来向沐九归拱了拱手道“这位月小姐是之前应该是吃完护心脉的药丸,但是此时药效过了,不过无碍那已经被化解了大半,现在老夫去开个可以让月小姐昏睡休养方子,每天照这着个方子每天熬成一碗,午饭后找人喂下即可。”

沐飘飘这个时候问道“那涵表姐怎么吐血不止呢?”那名大夫笑道“不碍事,那是淤血。吐干净就好了。”说着就下去开方子了,而沐飘飘也小心翼翼的把月梓涵给扶到月梓涵的屋子,然后就吩咐米云下去熬药了。

月梓涵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好久之后了,因为旁边没有任何人,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看了看屋子里的摆设,不是自己所住的月蓝院。月梓涵愣了好一会儿才知道自己与月钟断绝了关系,这里应该是沐府的院子。

月梓涵感觉自己好了不少,但是坐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头晕,给自己把了把脉。发现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月梓涵才放下心来。又躺在那里闭目养神,月梓涵听到一声门响,月梓涵以为是她们几个,只是没想到确实成君轩。

月梓涵一愣“怎么是你?”成君轩见月梓涵醒了,立刻朝她扑来“月儿,你终于醒了。”月梓涵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见成君轩把自己给抱个满怀。说道“你弄疼我啦。”

这时成君轩才一脸讪笑的把月梓涵给放开,“不好意思啊,月儿。”月梓涵摇了摇头“你怎么来了?”成君轩有些哀怨道“还不是因为月儿你,你要不那么拼。我就不会那么担心了。”

月梓涵被他说中,心情自然有些戚戚然。把脸往成君轩怀里一埋,成君轩似是感觉到了月梓涵此时的心情。有一下没一下摸着月梓涵的头发说道“别伤心了,你不是还有我吗?”

月梓涵闷闷的声音传来“我还以为是荟桑雪下的药才使得月钟性情大变,我估计错了,那种药是让人更接近于本性,更没想到月钟在外面还有养了一个外室,那我娘算什么?”

成君轩听着月梓涵类似于哀怨的宣泄,心里也是不好受,但是问道“月儿,你是什么时候发觉月钟有一个外室。”月梓涵沉默了一会儿。

才说道“那个时候我易容去魅楼打算办点事情,却被一个小孩子给撞了一下,低头一看那个孩子跟月钟有八分相似,那个时候我在安慰自己说那只是巧合,却没想到原本说去军机处处理事情的父亲,现在却拉着一名女子的手,见那月剑撞了我,便上前赔罪。说小儿不懂事,让我别往心里去。说着就一家四口往前走去,我感觉不对劲,便让雾风去查了查那名女子。查了才发现那是月钟的一双儿女,并且那名名叫绿娆的女子已经跟了月钟七八年了。”

说着说着月梓涵的声音有些哽咽,成君轩知道她心里不好受,任谁也不想知道疼爱自己的父亲竟然养了七八年的外室,却把自己等人蒙在鼓里。

因着现在是秋天穿的衣服还算少,成君轩都感觉胸膛那里已经湿了。赶紧安慰道“月儿,你昏睡的时候,岳母已经去了官媒那里,并把事情说了之后,便宣布和咏月侯月钟和离,岳母的一双儿女则是归岳母来养。”

月梓涵这时抬起头疑惑道“那个月钟没有说什么吗?再说了怎么那么好说话。”这时成君轩露出一个一切有我的表情,月梓涵抽了抽嘴角“不会你出面了吧?”

见成君轩点头,月梓涵感觉瞬间凌乱了“你干嘛来趟这趟浑水?”成君轩刮了一下月梓涵的鼻子说道“你夫君是谁?你也不想想,有我出马还有搞定不了的事情吗?”

月梓涵思前想后“那个月钟不会什么都没说吧。”成君轩顿时愣住“没有,他只是说全凭官媒做主,便扭头就走了。”

月梓涵抽了抽嘴角“我是说没有说姓氏的问题吗?”成君轩这时站起来,从一旁拿出一道圣旨,给了月梓涵说“好好看看吧。”

月梓涵疑惑着接了过去,一看瞬间心里动了一下,这个圣旨上面写了一大堆奉承话,月梓涵直接略过,看到了重点。“待到月梓涵及笄之日后三天是个良辰吉日,赐予墨王为正妻。其母为二品淑人。因墨王的意愿,一生不纳妾不纳侧妃,因着月梓涵快要及笄所以姓氏不用再改,还是随姓月。”

成君轩准确无误的说了出来,见月梓涵呆愣在原地,上前把月梓涵拥在怀里说道“月儿,我们就要成亲了。”月梓涵还是想着那句话因着我快及笄?月梓涵问成君轩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成君轩一愣“现在是九月二十了。”“九月二十?等等那就是说离我及笄还剩……”成君轩接道“还剩下二十二天,而月儿还剩二十五天就会嫁于我为妻子。”“我昏迷了那么久?”成君轩点头“是啊,不过月儿,嫁衣是你自己绣还是让绣娘来绣?”

月梓涵许久未说话,待月梓涵终于接受这个事实了之后翻了一个白眼“当然是我自己绣,你说的都是废话。”

成君轩一脸喜悦,任由月梓涵鄙视自己。这时外面传来了高慧淑的声音“墨王,涵丫头可是醒了。”成君轩回道“外祖母,月儿醒了。”

月梓涵瞪了一眼成君轩,向外面说道“外祖母,我醒了,进来吧。”月梓涵还以为是只有外祖母一个人,只是没想到一开门呼啦呼啦都来了。月梓涵抽了抽嘴角“不知道今日怎么都上我这里来了?”

这时沐飘飘说了声“我们听说涵表姐你醒了,便都来看看。”月梓涵这个时候下床了说道“你们几位快坐吧,我没事了。”

高慧淑一脸沉重的说道“涵丫头啊,我还以为你醒不过来了呢。”月梓涵摇头笑道“怎么可能,我命大着呢。”这时候月子翔跑了过来“姐姐,你可吓死子翔了。”

月梓涵蹲下来摸了摸月子翔的头说道“子翔,你听说了月钟的事情了吗?”月子翔点了点头“我听说了,爹爹很坏,子翔再也不理他了,也不叫他叫爹了。”

月梓涵点头“子翔真聪明。”说着便站起来向林倾曼行礼道“那日没有好好的见过舅母,还请舅母不要见怪。”

这时林倾曼则是一脸责怪的说“你看着孩子,怎么还讲这个事啊,我们是一家人,哪里有什么礼数可讲啊?”

月梓涵听到此也是笑着点了点头,这时沐飘飘向成君轩说道“您就是姐夫吧,我叫飘飘。”成君轩点头“我听你表姐说起过你。”

沐飘飘又鼓着脸说“我表姐还有二十几天就成亲了,你可要对我表姐好一点,要不然我饶不了你。”此话一说完就见林倾曼责怪道“飘飘怎么说话的,快向墨王赔罪”

成君轩摆摆手“无碍,无碍。舅母我们现在也算是一家人,还请舅母不要见外才是。”

-------------------我是完结线-------------------

我又来厚脸皮的要打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