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心生愤怒

红杉脸色苍白说道“是墨王殿下对我一见钟情,非要娶我为正妻不可。”

月梓涵挑眉“一见钟情?”红杉点头,月梓涵走上前去低头看向红杉,红杉被这个人的眼神吓了一跳。但也是强撑着。“墨王你听到了吗?她说是你逼迫她啊。”

这时成君轩在轿子里冷笑一声“笑话,往本王身上扑来的女子难道都是我一见钟情吗?”

月梓涵冷笑道“既然你说王爷对你一见钟情,又是在东清国救得王爷,我们都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你是怎么快速过来的晨宇?”

“这……”红杉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月梓涵冷声道“你既然答不出来就不要在这里侮辱王爷的名声。”

说着就往马车上面走去,可谁想那红杉一下子扑出来抱着月梓涵的大腿说道“不要,王爷对我是真心的,求你不要拆散我和王爷。”

月梓涵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你要是再在这里造谣我就废了你。”说完动了动腿可谁知红杉根本不松手,月梓涵心里那叫一个怒啊。

月梓涵直接强行挣脱了红杉的手臂,抬起一脚把红杉踢个老远。这一举动让那些原本喧闹的人群立马静了下来,月梓涵冷哼一声直接上了马车。

只是转身的瞬间向之烟说道“你去把她带回王府,我已经废了她的武功。“之烟点头便下了车,月梓涵冷声道“回府。”

待走到老远就听成君轩笑了起来“月儿,你可真有气势。”

月梓涵则是靠在成君轩身上,抬起了大腿,在成君轩看不见的地方摸了摸,该死,那个红杉往自己腿上下毒。成君轩见月梓涵不理自己,还以为是累了,便摸了摸头“一会儿回了府先去睡一下吧。”

月梓涵摇了摇头“我还是先回侯府吧,你明日是不是还要进宫面圣啊?”成君轩点了点头“那好吧,不过你回去要好好休息,过段时间我就让父皇为我们赐婚。”

月梓涵点了点头,不再说话。手里动作不停,在这里吃解毒药必定会惊动成君轩,再说了自己身上的解毒丸已经差不多没有了,只剩下侯府里才有。所以月梓涵才压制着它,只能等到回到侯府才能解毒。等到大约半刻钟左右,外面金盏说“王爷,已经到了侯府了。”

月梓涵睁开眼说道“我先下去了,等到我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完再去找你。”说着就跳了下去,伸手让之琴扶着她,小心翼翼的下了车,向成君轩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回府,见他们走了之后。便走到侯府看样子翻墙是不可能的了。

自己又是一身男装,只能由之琴搀扶着往侯府后门走去。现在可能都在午休,所以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丫鬟和下人。

月梓涵一进月蓝院就让之琴去拿梳妆台里的解毒丸,自己一下子瘫软在地上。而从外面过来的米云,见院子里有一个男人趴在地上就一下子打算尖叫起来。

月梓涵自然也是看见了米云,在她开口尖叫的时候。月梓涵满头冷汗的说道“米云啊,你别叫了,有那尖叫的功夫就把你小姐我扶起来。”

米云一下子愣住“小姐?”月梓涵艰难的点了点头,米云连忙跑过来“小姐,你怎么成这样了?”“别多说了,你先把扶到那里坐着。”

米云连忙把月梓涵从地上搀起来,然后一步深一步浅的往那个软榻上走去。月梓涵在那里小坐了一会儿,就见之琴拿着解毒药丸走出来“小姐,是不是这个?”

月梓涵点头,便接过来吃了下去。又等了一会儿才感觉腿那里好一点,月梓涵向米云和之琴说道“你们两个一个去找身衣服给我,一个去帮我烧热水我要洗澡。”

两人领命便退了下去。月梓涵则是坐在那里恢复着体力,再等了一会儿就见之琴走了出来向月梓涵说道“小姐,水烧好了,你可是现在要去?”

月梓涵这时才睁开眼说道“走吧。”月梓涵慢慢的走到西屋,在之琴的帮助下进了浴池。月梓涵一进去就把之琴遣了出去,自己在那里泡着澡,感觉腿部渐渐地恢复知觉。月梓涵勾唇一笑,果然不出她所料。这种药再吃了解药之后并不会立马好转,需要热水的化解才能不留下病根。

月梓涵在泡到完全恢复之后便出了浴池,拿起一旁米云送来的衣裳,穿戴好出了门。看来泡的时间挺久的,现在都已经近黄昏了。

月梓涵甩了甩半干的头发,让米云帮轻挽了一个发髻。便出门前往碧玉阁,一出去就感觉不对劲。这一路走来都没有遇到多少丫鬟和奴才,米云一出门就噤了声,月梓涵疑惑“米云,这是怎么回事?”

米云支支吾吾的说出了真相“自从小姐走后,不知道沐勤勤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小姐你出去了,她就在侯府里面嚣张跋扈,但是二小姐跟她对着干,侯爷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对她们两个无比放纵,这丫鬟和小厮也自请出府了好多。”

月梓涵眯了眯眼睛“那母亲身边呢?”“夫人和大少爷没有受到波及,又不能跟老爷也对着干,便只得每日在房间里呆着,而大少爷则是住在沐老爷的府上不回来了。”

月梓涵听闻松了口气“她们两个就让她们两个斗去,只要不危及到娘亲和子翔一律不用管。”米云低头称是,月梓涵心中冷凝便快速前往碧玉阁。

直接前往主屋,一进去就看到沐清雨坐在外面,一副愁容,月梓涵开口说“娘,你怎么坐在这里?”沐清雨一听月梓涵的声音立刻回神,转头看向月梓涵“涵儿?”“是我,娘。”沐清雨立刻哭了起来“娘还以为你出事了,那衡王回来说墨王坠马而亡了,娘亲以为你也出什么事了。你可吓死娘了。”

月梓涵在沐清雨哭诉中苦笑了一声“娘啊,你想想,那成君轩武功那么高,怎么会坠马而死?这只是他们的诬陷。”沐清雨这才抬起头“涵儿,你们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月梓涵摇了摇头“娘亲,你是不是还没吃饭?我陪你一起吃饭好不好?”

说着就向旁边的示儿说一声“你去准备饭菜。”示儿一脸为难说道“这,大小姐恐怕有些不妥。”月梓涵疑惑“这有什么不妥?”

示儿连忙跪在地上说道“是二小姐说夫人身子弱不能吃油腻的,这一个多月只许给碧玉阁清粥咸菜。”

月梓涵一愣“月灵?说只能给娘亲清粥咸菜?爹爹没有说什么吗?”

示儿摇头“老爷并没有说什么。”

月梓涵顿时怒火中烧“当家主母就只能吃清粥咸菜?那陈姨娘吃什么?”

“回小姐,这个奴婢不知,只是见陈姨娘最近容光焕发可见过得很好。”

月梓涵把月白放了下来,摸了摸沐清雨的身子,发现越发的单薄起来。心中更是止不住的愤怒

---------------------我是完结线----------------------

哟哟,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如果不忙的话就抬抬你们的小手给点打赏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