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满身伤痕

等到到了月梓涵现在住的院子的时候,月梓涵向雾卫说了一声“你们先带着东方彻回去,好好招待,我改日再去。”

雾卫领命,便退了下去。月梓涵冷眯了成君轩一眼道“走吧。”说着就小心翼翼的带着成君轩往屋子里走去,一进去就说“之烟,之琴你们去烧桶热水来。”

说着就把成君轩放到榻上。把一颗药丸拿出来递给成君轩“把这个吃了。”成君轩推辞道“不用了,月儿我不碍事的。”

成君轩说着说着就见月梓涵低着头,成君轩艰难的抬起手“怎么了?月儿?”月梓涵这是哽咽的声音才缓缓的传来“你是不是个笨蛋?被人欺负成这样了,还不知道还手啊?”

成君轩一愣,艰难的坐起来,把月梓涵拥进自己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安慰着月梓涵“没事了,没事了。我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吗?”

成君轩不说还好一说月梓涵哭的更是厉害了,这可把成君轩给弄得傻眼了,他可没哄过女子啊,不知道怎么哄啊,只是慢慢的摸着月梓涵的头“月儿,不要再哭了,你在哭我的伤口就又要进盐水了。”月梓涵一下子怔住了,泪水是咸的。

月梓涵此时也愣是逼着自己收回了眼泪,看着笑得一脸欠扁的成君轩说道“你作弄我?”“怎么可能?月儿,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哭。”

月梓涵给了成君轩一个白眼,这时之烟说道“小姐,热水烧好了。”“端进来吧。”待之烟把热水添置好了,月梓涵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

之烟怔了怔,不久就挂着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退了下去。月梓涵没有看到,向那边坐着的成君轩说道“你先进去清洗一下吧,那样才好伤药。”

没想到成君轩竟是脸有些微微红了“月儿,你当真要我这样?”月梓涵没有感觉任何不妥“是啊,不洗洗怎么上伤药啊?”

成君轩这个时候才吞吞吐吐的说道“那好吧,不过我的手臂不能大动作,前些日子把我的手筋给差不多挑断了,不过已经吃了药接上了,还不能大动作。”

月梓涵一愣,就赶紧上前帮着成君轩脱下那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换的衣衫“那你怎么还拖着东方彻走,你就不怕自己变残废吗?”

成君轩笑道“我只是想把我受的苦,还给他而已。”

月梓涵鼻子又是一酸“对不起。”

成君轩愣了愣“干嘛说对不起啊?”

“对不起我来晚了。”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要是没有月儿,我就算打到了东方彻也没有办法立即走出来。所以说不要自责了。”

月梓涵也不再说话了,就安心帮成君轩把衣服脱下来,别怪月梓涵,这成君轩一身血污,什么都看不到。月梓涵小心搀扶着成君轩走向浴桶,把成君轩放进浴桶之后,成君轩就自己开始洗身子,不得不说半个多月没有洗澡这身上的味道啊,成君轩自己都闻不了了。

过了半个多钟头,月梓涵见成君轩洗的差不多了,就让之烟又烧了一桶热水,在里面放了些调理身体的药材,让成君轩跨到这个桶里来。

只是没想到成君轩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月儿,那个你能不能先转过去。”月梓涵见成君轩红着的脸,才终于知道为什么红着脸了,月梓涵急忙回头说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你赶紧到这个浴桶里面来。”

月梓涵当听到一声水声时,没有回头,知道成君轩扯了扯自己的衣角“月儿,你可以转过头来了。”月梓涵这才慢慢的回头,这次没有去上手只是说道“你每天泡半个时辰,你感觉到水凉了就叫我。”

成君轩点了点头,便开始安心的倚着浴桶的边缘,只是还未靠近就倒吸了一口凉气。月梓涵连忙帮成君轩去查看,只是一看就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那成君轩原本光滑的背上充满了伤痕。月梓涵看到了鼻子又是一酸,拿出了一盒药膏往成君轩悲伤开始慢慢的涂抹了起来。

这药膏一碰触到肌肤就感觉疼痛少了一份,成君轩也是眯着眼睛,享受着。只是半个时辰过后,月梓涵叫醒了差不多睡着的成君轩,递给了成君轩一套衣服“这是我去你府上拿的,你先穿着。”

然后就扭头不看他,等成君轩出水了之后便只穿了亵裤,月梓涵一见脸色瞬间变红“你怎么穿上衣?”成君轩回头道“上面的伤口不能大动一动就裂开了。”

说着还指了指胸口上的伤口,月梓涵见了,就拿了那个药膏往成君轩胸膛上的伤口抹了点“这个伤口是怎么回事?”

“是怜文刺得。”

月梓涵惊讶的抬头,只是本来离得就近,这一抬头就正好撞上了成君轩的下巴。惹得成君轩倒吸凉气“月儿,你不用那么惊讶吧。”

月梓涵不好意思的帮着成君轩揉了揉“没事吧?”成君轩摇了摇头“那怜文为什么伤你?”“那个时候东清皇帝说东方彻已经娶了太子妃,让我们等一等,只是我不想让怜文受委屈,便拉着她打算回晨宇。只是没想到她给我下药,在我昏迷前她说她已经把身子给了东方彻,不能和我回晨宇。”

“然后呢?”成君轩长臂一揽把月梓涵轻抱在怀里,月梓涵没有挣扎,怕一不小心就碰触到了他的伤口。成君轩眼色有些迷茫“然后东方彻就只给了怜文一个侧妃之位,就为了侧妃之位她就联合外人一起算计我。”

月梓涵回抱着成君轩说道“不用伤心,皇家本无情。只是她刺了你一刀,我就要刺她两刀。”成君轩笑了起来,月梓涵见成君轩笑了,自己也开始笑了。

成君轩感觉自己怀里的人儿是那么的真实,心里的一块大石也放了下来。怜文,我答应贤妃就助你到如此地步,以后你与我无关。

月梓涵笑的累了,就让成君轩躺在床上,自己帮着他上药,成君轩问道“月儿,这是什么药膏啊?”“这是我自制的,你可是第一个用的呢。”

成君轩微闭了闭眼“月儿,真聪明。”月梓涵见成君轩有些倦容,就说

“你先睡吧,我帮你涂好就行了。”

成君轩这时候睁开眼

“月儿,涂完了你去哪?”

“我?我去隔壁睡啊?”成君轩抓住月梓涵的手臂说道“你陪我一起睡好不好?”见月梓涵的眼神有些躲闪就立马叫道“月儿,我好疼。”

月梓涵一听妥协道“好吧,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好好养伤。”成君轩点了点头“都听月儿的。”月梓涵笑了笑,手里继续抹着药膏。

直到把成君轩的伤口都给涂满了,月梓涵才放下手里的药膏。看着成君轩的睡颜,轻抚了抚“你终于回来了。”

见外面天色不早了,月梓涵让外面的之烟又烧了桶热水,自己洗了洗身上的汗味,便也在成君轩的旁边睡着了。

-------------------我是完结线----------------------

一天两章哦,还请亲们不要吝啬打赏,多多益善。我很感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